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仙侠玄幻 > 花开荼蘼又一春 > 第十九章 计诈李初见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十九章 计诈李初见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只是算成为一个真正武者的吗?

“师傅,”秦非韩激动的开口唤了一声,他不知自己在此刻应该说些什么?如果没有师傅,他恐怕一生都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武者了。

“好了,既然你已经成为武者一阶了,以后就好好修炼。”说着荼玉川便拿出了一本册子递到秦非韩的面前。

“这边是我修习的心法,你好好练吧!”

秦非韩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师傅就将心法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他,毕竟成为武者一阶之后才能选择修习心法,在成武者一阶之前都是打磨身体为主,一般有习武天赋的人都需勤奋冥想,直到内力达到九阶武者之后,破除屏障成为武者一阶。

秦非韩稳住自己的心情,郑重的接过荼玉川手上的书,书册封面上用隶书写着两个字,《心经》。

虽然秦非韩上一世没有修习过心法,但他知道,心法分上中下三等,而有心法才可立派。

上等的心法可遇不可求,据秦非韩所知,拥有一本上等心法是成为武圣必不可少的要求,而想得到上等心法则不得不拜入那些武林大派,比如春华阁。

《心经》不知是上中下三等中哪一等?

“想什么呢?”荼玉川奇怪的看着秦非韩。

“没有,师傅,我只是从来没有听过《心经》这门心法,不知……”

“你一个五岁小家伙,能知道多少心法?既然拜我为师,就好好练,管那么多干嘛。好了,现在言归正传。你怀疑杀了徐总镖头的凶手是谁?”

秦非韩抬头看向荼玉川,“师傅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捕快,怎么会知道谁是凶手呢?”

荼玉川有点哭笑不得,“难道只有会破案的人才能过问命案吗?你就告诉我,你怀疑谁?”

看来师傅是铁了心要听他的意见了。“我觉得应该跟陈镖头有关吧,他今天的表现很奇怪。”

“其实当时我们来的时候,可能就是徐总镖头身死之时,那个时候大家都努力御敌,根本就没有时间下毒。所以我怀疑是否是在很早之前徐总镖头就已经中毒了,不过是当时正好毒发。师傅,你到底是怎么判断徐总镖头是什么时候死的?”

“我当然能确定,对一个习武之人而言,可以通过习武之人的血脉流动和经脉的状态,就可以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而不是单纯的通过肌肉僵硬程度来判断。我不是说后者不准,只是精度没有前者那么准。用前者可以很准确的判断他的死亡时间,应该是我们到了之后不超过半盏茶的时候死的。”

秦非韩第一次知道这种方法,但是想观察一个武者血脉流动和经脉的状态,怕不是低阶武者可以做到的。

秦非韩叹了一口气,“陈镖头说过,他在中午的时候送过饭,我怀疑他是不是在那时候将毒放进去的?”

“你知道为师怀疑谁吗?”荼玉川的表情有点奇怪。

“师傅――”

“我怀疑孙解语。”

“什么?可是那不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吗?”秦非韩很惊讶,师傅怎么会怀疑她。

“小姑娘,你才多大,叫人家小姑娘。而且她们都是春华阁的人,武者八阶,比你还高一阶呢。而且,你见过不用见人便能知道徐总镖头是武者六阶的小姑娘,难道她有透视眼?别忘了,当时陈镖头是怎么说的?他说徐总镖头从进入这个茶肆开始,就从来没有从马车上下来过,就算有人见过他,除了马车上面的两个人,也就只有去送茶的人了。”

秦非韩惊讶的张大了嘴,是呀,他怎么把这点给忘了呢?可能是因为孙解语说的话太多了吧,以至于她一不留神说漏了嘴。可这样一个不聪明的人,真的有可能会如此轻易杀掉一个老江湖吗?

“看来徐总镖头这次涉的水有点深啊。”荼玉川的神情有点落寞,他不明白为什么徐总镖头会和春华阁扯上关系,无论如何,一个镖局的总镖头应该不会也不敢得罪春华阁的才对啊!

“那师傅,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秦非韩虽然不知道这件事为何会和春华阁的扯上关系,但他知道,春华阁的人可不好得罪,师傅作为六扇门的捕快,不知会如何选择。

“也不知道这个孙解语的师姐是知情还是不知情?也许我们可以从她入手。”

“走吧,我们去会会这位春华阁的李初见。”

师徒二人打开房门,便走到了李初见的房间门口。

荼玉川正要敲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李初见看见门外的涂玉川,表情有几分惊讶,但是很快便温柔的笑了一下。

李初见请了他们进来,入座后,李初见给二人斟茶。

荼玉川看着放在他面前的茶盏,开口说道:“李姑娘,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据实已告。”

李初见看荼玉川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点紧张。

她尴尬的笑了笑,说:“大人,你这话说的好奇怪,好像对今天的事初见知道什么似的。”

“你师妹真的是第一次出来行走江湖吗?”荼玉川不打算再和她废话,直接单刀直入。

李初见吓的瞪大眼睛,看着荼玉川。“大人说的这是什么话?虽然我师妹初涉江湖,但是离开师门自然不是第一次了,如果我当时的表述有任何歧义让大人误会了的话,还望大人见谅。”

“如果你这个师妹所作所为对春华阁而言,将令整个门派蒙羞,不知道李姑娘会怎么选择?”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初见突然间站了起来,她下意识地抓住了自己放在桌上的佩剑,张嘴正想争辩,眼角却看见秦非韩震惊的眼神,她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反应实在太过激了。

“我……”李初见松开自己的宝剑,缓缓坐下。“不好意思,大人,我有些反应太大了,初见是个孤儿,从小是被春华阁抚养长大的,初见一直把春华阁当做是自己的家,突然听到大人的话有点激动,还望大人不要见怪。”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