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仙侠玄幻 > 花开荼蘼又一春 > 第二十一章 徐半宵的打算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二十一章 徐半宵的打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陈泽宇,我说你怕什么呀?我来的时候自然是避着人的。”徐夫人看不惯他小心翼翼的作风。

“可是现在是非常时刻,总要小心些,你来干什么,你想吓死我啊!”陈泽宇的表情有点狰狞,他真的没有想到徐夫人的胆子这么大,这个时候竟然还敢来见他。

“我说陈泽宇,你就不能有出息点吗?我告诉你,你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是徐夫人,而不是陈夫人吗?就是因为……”

“你闭嘴,你疯了吗?”陈泽宇快步冲到徐夫人面前,似乎是想捂住她的嘴。

徐夫人伸手推了他一把,陈泽宇下意识的顺着她推的力度往后退了两步。

“别让我看不起你,知道吗?不过今天我还真是对你有点刮目相看了,你居然知道趁着那个家伙重伤的时候把他毒死,说,你是不是对我还余情未了?”

徐夫人的表情多了几分温柔,她用她水灵灵的眼神勾着陈泽宇,那双眼睛就像会说话似的,里面盛满了陈泽宇的身影。

陈泽宇似乎是被徐夫人迷惑了,他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徐夫人说了什么。“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呀,我怎么敢毒死徐总镖头?你别忘了他可是武者四阶,岂是我这种小喽啰能够对付的。我就一个八阶武者,你可别害了我。”

徐夫人的脸色立马变了,“不是你,不是你杀了他?不是你那是谁动手的?”她似乎是在问陈泽宇,又似乎只是在问自己,“是啊,你这种胆小,如鼠做法怎么可能会下这么大决心?但是我高看你了!”

陈泽宇颓废的揉了一把头发,他随意的坐到桌前,“你何必说这种嘲讽我的话呢?如果我当年真的有胆子和徐总镖头为敌的话,就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他抢去了?我承认,徐总镖头死了,我很高兴,但是你让我杀他,我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胆子。”

徐夫人冷笑一声,“你倒是坦然啊,没那个胆子,也没那个能力,我当年为什么会喜欢上你?现在,你说你还有什么啊?你告诉我啊!”徐夫人的眼中有泪光闪现,她真的不能接受,五年了,她爱的人就只有这点出息吗?

陈泽宇猛的抬头直视徐夫人的眼睛,“我有你!”

徐夫人怔怔的看着他,忽然猛地转过头去,“哼,你有我,你就是这么有我的吗?你连你的东西都保护不了,你还好意思说这话?”

“是,我是保护不了你?但是就算我保护不了你,你就不爱我了吗?”

“什么?姓陈的,你竟然能说出这样无耻的话,如果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无法保护,那我凭什么跟你过一辈子?”徐夫人真的绝望了,她当年的眼光有多差,才会喜欢上这样的人。

陈泽宇有点哑口无言,“但是,但是我们是相爱的啊,只要我们相爱,那么无论有怎样艰难困苦,我们都可以一起克服啊!”

徐夫人被他气笑了,“行啊,你既然觉得任何困难都能够克服,那你告诉我,现在这个局面怎么克服?”

陈泽宇搓搓手,“这事也和你我没关系啊,又不是我杀了徐总镖头。不过,徐总镖头死了,镇远镖局恐怕要散伙了,你说以后这日子可咋办?我恐怕得想办法再找另外一个镖局混饭吃了。”

“那我呢?我该怎么办?”徐夫人的口气很无所谓,但又带着几分讽刺。

“你不要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嘛,现在既然没了徐总镖头,你再换个人便是了,到时候你去哪家镖局,我就去哪家。”

“呵呵,”徐夫人刚开始只是浅笑,后面几乎放声大笑起来,“这就是我所选的良人,多可笑!”

“你小声点,”陈泽宇吓了一跳,窜到徐夫人的面前。“难道你不怕被那个捕快知道我们的关心吗?说来也是倒霉,如果徐总镖头死的时候他没有来的话,也许这件事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反正我又不会报官。”陈泽宇叹了口气,但是想到要不是荼玉川及时赶到帮忙的话,也许他也危险了,他的心情变的很复杂。

“既然这件事情不是你干的,你有什么好心虚的?这样,从现在开始我们俩保持距离,免得徒惹一身是非。行了,我走了,你自己多多保重。”说着徐夫人便站起身来,离开了陈泽宇的客房。

陈泽宇看着徐夫人离开的背影,下意识的伸出右手,似乎想要挽留,但最后,他颓废的放下了胳膊。也许对他对徐夫人而言,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两个时辰后,李初见去了荼玉川的房间,二人聊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李初见便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荼玉川便去见了茶肆老板夫妇,问过老板娘才知道,当时她和徐夫人也没聊什么,只是,她当时看徐夫人的心情不好,就好心陪她多说了几句家长里短的话,荼玉川谢过二人后,便去用早膳。

“唉,我说多管闲事的捕快大人啊,你到底想清楚怎么查这个案子了吗?我跟你说一个最简单的方式,你不接受,那你现在说这案子怎么办啊?我不可能永远在这里等你破案吧。”

徐半宵的这张嘴,实在是不讨喜。

“看来徐公子比较关心这件事情啊,却不知道徐公子和徐总镖头有什么关系,毕竟你们两个都姓徐。”本来都打算放这小子一把了,他既然还敢来挑衅他,那他就不客气了。

“放肆,我跟这样的人一个姓,我都嫌恶心。”徐半宵的表情就跟吃了苍蝇似的。

“哦,好歹徐总镖头的镇远镖局在江湖上还有几分地位,怎么在你的嘴里就变成了让你说一个名字都嫌弃的程度?莫非你们之间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纠葛?”荼玉川慢条斯理的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

“你套我话?”徐半宵气的站起身来,拍了一下桌子。“就算我和姓徐的关系不好咋了,我告诉你,我虽然跟他私下有些纠纷,但是跟这个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我要是杀他,就当面锣对面鼓的挑战他,一剑把他结果了,这才是江湖中人解决恩怨最正确的方式,啥姓徐的那样的人,我都懒得动脑子。”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