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玄幻 > 劫回缘:废材九阡邪 > 第443章 九阡邪被抓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443章 九阡邪被抓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玩什么?真是不好意思了,实在是感受不到啊!”殷栾掩着嘴咯咯笑了。

九阡邪眸子一眯,没反应?

一旁的小银鼠似乎看穿了九阡邪的想法,提醒一句。

“它本身就是个毒物,自然对你这点小毒没反应了!”

九阡邪一愣,恍然一笑,难怪哦。

“看来对付你还得用点心思了呢。”九阡邪眼珠一转,想到上次申屠水女对战的时候,申屠水女在她面前耍过的把戏,突然有了主意。

绝对防御吗?呵呵,这一招要是用来防身的话,倒是不错!

如是的想着,全身霎那间起了变化,整个身体周围包裹上了一层水溶质一般的透明薄膜。

九阡邪身上肉眼可见的透明水色看的殷栾眉目微挑。

“哦?水属性的能力吗?防御力虽然强了些,但是这攻击力可就差了点了哟?

接下来要提醒你小心了呀,我会从你的正面攻击,以四成的魂力,爆破了你的防御力。”

九阡邪嗤笑。

“呵呵,居然这么明明白白的告诉我,这是打的什么主意啊?”

殷栾笑容轻佻又魅惑的扬着下巴,声音里满是倨傲。

“本干将可不屑对你耍什么伎俩,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就是要让你清楚的认知到,就算是本干将告诉你了,本干将要如何对你出手?告诉你本干将要使出什么样的招数,你也无法在本干将手中夺胜!”

九阡邪轻笑出声,这套路她以往也经常对要下手的猎物所使用,早都是她玩剩下的了。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呀,这就是你通常对敌人下手所使用的套路吗?以此来崩塌对方的心理防线,然后对你产生畏惧,从心理上不战而败是吗?

你放心,你的这招,你的这套路,在我这里是绝对不会得逞的,那不妨咱们来试一试吧,看到底是谁的话,能在这儿应验了。

我说你的这招四成魂力用在我身上,对于我来说,不疼不痒,且更是无法破了我的防御力。

而且,我会在你出手的同时给予你致命一击。”

殷栾眸里神色一暗,这个黑袍人好狡猾,心思居然如此深沉,看来是不好对付了,她的心理暗示,已经被看破了!

不过,这也无妨,她就用实力来让他畏惧!

“干将大人,我等助您一臂之力!”

殷栾瞥一眼围上来的极恶六秽,袖袍一挥,声线透着一股冷寒。

“都给我退下,不许插手,今日遇到如此同类对手,我要亲自会一会他!”

见殷栾眸子里终于有了认真,九阡邪缓缓闭上眼睛,迎接殷栾的正面大招。

极恶六秽顿时间愣愣的面面相觑,这……是要来真的了,从来没有看到干将大人如此要动真格的眼神跟模样!

虽然想助殷栾上去拿下这个黑袍人,但是见殷栾这副模样跟命令,一时间全都僵硬在了原地不敢动作,怕扰了干将打人如此的战斗雅兴。

鉴一面无表情地退到了一旁,等待双方大战结束之后,就拿下黑袍人去交差。

“吞天噬地——”殷栾低喝一声,手中汇聚出了多种色彩交融的光色彩球,彩球在殷栾的手中逐渐的凝聚变大,浓浓的毒气萦绕在彩球上,轰然被砸出,抛物线状的砸向了九阡邪的面门。

“砰——”

大招爆在九阡邪的身上,九阡邪瞬间消失不见,下一秒一团震荡的空气,忽然出现在殷栾身前,殷栾本能的感知到身前的莫名危险,疾风后退,却是晚了半拍的被九阡邪一招偷袭得逞,只见眼前突然惊现一只手,五指成爪的扣进了身体里——

“啊——”被人硬生生撕裂身体,抓了她体内的内丹,剧烈的痛楚让殷栾惨叫出声。

本能使然的全力一掌打在了九阡邪身上,下一瞬九阡邪狠戾一抓的扯着内丹扯出了殷栾的身体。

硬生生的挨了殷栾结结实实的一掌,九阡邪紧攥着内丹,在这惯性大力的一掌之下,被打飞出去——

“噗——”倒飞出二十米远的九阡邪砸在地上猛吐一口黑血,重伤的不轻。

这一幕看着周围震惊愕然,已然石化的集体惊掉了一地眼珠子——

九阡邪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拿到手了,接下来她要跑了。

“还回来,把我的内丹还回来——”被生生夺了内丹的殷栾,暴怒大吼的欲要扑向九阡邪,可下一秒整个人似乎没了生气一样的瘫软在了地上,幻化出了原形。

一只体型庞大的红色毒蜘蛛。

极恶六秽大骇。

鉴一脸色剧变,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九阡邪已经夺路逃跑。

“给我追——”鉴一目光撇向逃跑的九阡邪,咬牙吐出一句,下一瞬,紧追而去。

“咳咳——”九阡邪脸色惨白的捂着胸口,动作滞涩缓慢,比起以往那疾风闪电一般的速度,明显慢了一倍。

“往哪里逃?”鉴一大掌抓在九阡邪的肩膀,下一秒就见手里中的实感忽然一空。

人又没了?!

鉴一眸子一眯,好诡异的身手,人哪儿去了?

正狐疑的四望间,九阡邪身形又现的踉跄着扑倒在三米远,是被人拽倒的。

什么东西拽着她?

九阡邪呼吸凌乱得抬手拿袖子一抹嘴上的黑色血迹。

小银鼠坐在九阡邪的肩膀上跳脚大叫。

“你个笨蛋,你被那毒蜘蛛在胸前给系上蜘蛛丝了,你没发现吗?”

小银鼠这么一提醒,九阡邪才低头望了一眼自己的胸前,虽然看不见蜘蛛丝,但是能够感受到有一丝微妙的魂力在牵引着她。

“妈的,还以为只是毒呢,被那只魂兽给算计了,居然在我身上还下了这么一招。”九阡邪恼怒的劈掌斩断胸前的蜘蛛丝。

可再想逃跑已经晚了,一道阴影已经罩在了她的头顶上。

“呵呵,很不错嘛,居然能够将王主身边的殷栾干将给干掉。”

九阡邪缓缓抬起头来,瞧着眼前的男人,在男人眼里看到划过的一抹赞赏之色。

“呵呵,干将?你那位同伴也不错呢,要不然我也不能中招的栽在这上面。”九阡邪挫败一笑,指间捻起一根红色的丝线,漫不经心的轻轻一吹,从指间散落。

后面追上来的极恶六秽,望着九阡邪那张没了帽沿遮挡的脸庞,脸色一顿。

“居然是你?”

九阡邪撩撩眼皮,掠一眼开口的阴阳镜,口气轻飘飘的,嗓音带了点无力跟懒散,“是我啊,怎么?很惊讶?”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