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 > 王者飞扬 > 第18章 龙吟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18章 龙吟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见秦飞扬一脸流口水的样子盯着自己脸上的面具看着,干将老爷子便说;“至于这面具嘛,是我师傅为我打的,也是他老人家留给我的唯一遗物。”

秦飞扬还想继续询问些什么,可是老爷子却微微合上了双眼,琴飞扬便识趣的走开了。

这破铁匠铺真心没什么好看的,抬眼一撩便已是尽收眼底,除了一些日常的用具,没有一丝新鲜的玩意。

眼看着赤擦着满脸的汗水,满脸犹豫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里那柄长剑在他手里红的吓人,秦飞扬本就是个胆小的读书人,见到那浑身冒着火焰的剑,连连后退了数步疑惑的看着赤。只见赤好几次想把剑伸入面前的一大缸水中,可是却犹豫着不敢下手。

忽然!秦飞扬感觉到背后一道寒芒闪烁,他整个人一动不敢动了,一道杀气似乎从他的身体穿越而出,同时赤也感觉到了这阵杀气的凌厉。

原来这道杀气是从干将老爷子目光中传来的,只是从微微眯着的眼眸中一闪而过,杀气便是如此的厉害,秦飞扬大着胆子慢慢回头看了过去,被那冰冷的面具遮盖,却是什么也没有。

正在秦飞扬愣神之际,刺啦一声,吓了他一跳,赤终于将手里握的那柄剑深深的插入了水缸中。身后又传来了老爷子的一声轻叹“哎!”

赤小心的拿起长剑,细细的端详着,秦飞扬也凑了上去,远看着还行,近看起来,才发现这柄剑剑身表面并不光滑,细细的黑点遍布剑身,但却发着幽幽的黑光。秦飞扬虽不懂铸剑,但大学学的是机械工程!金属材料是当时必修的一门专业课程,到了现在却也已然忘却了大半。

秦飞扬不知深浅随口嘟囔了一声:“可惜了。”

赤虽离得秦飞扬很近却憨憨傻傻的没听见,干将老爷子看起来年岁已高,却听的清清楚楚,便问:“你懂剑?”

秦飞扬忙到:“不懂不懂。”

就这样赤又开始了他叮叮咚咚的生活,秦飞扬百无聊赖,坐在干将老爷子旁边静静的看着。这一次捶打足足半晌,秦飞扬已经快睡着了,一旁的干将老爷子却早已鼾声如雷。

叮咚之声渐渐停止,秦飞扬又别见了犹豫的赤,一下没忍住秦飞扬脱口而出:“快!快啊!!”

闻言赤一下将那烧得通红的铁剑插入了水缸,刺啦一声,老爷子也幽幽的转醒了,拿出长剑,赤兴高采烈的说:“爹爹!爹爹!成了成了!”

干将勉强抬起耸拉着的眼皮到:“成什么成!差的远哩!”

干将早已听见了秦飞扬的叫喊,心下思量身边这位少年好是奇怪,似乎懂些铸剑的道理,只是来历不明,虽然早就派暗月的那些人去打探了,可是依然音讯全无,气得老爷子直骂这群只会吃干饭的家伙。也只好等到见了白再他听秦飞扬的虚实了。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先前学过的知识在秦飞扬努力的回忆中一点一点的建立了起来。

在几次赤的犹豫下,秦飞扬都果决的帮他做了决定,就这么二人的感情便亲近了许多,毕竟敲打了一上午的赤最大的不高兴,便是淬火失败。经过三五天的时间原本暗淡的铁匠铺便被挂的满满当当的,这些都是赤和秦飞扬合作的成就。剑刃反射出的阳光将铁匠铺照的亮亮的。望着满墙的成就,除了老爷子一家人也都有了些欢喜之色。

秦飞扬和赤又在合作铸剑,说是合作其实秦飞扬所有出的力也就只是一句话而已,但是单单就是那一句话便了却了这一家奇怪的人的所有心愿。

这天干将老爷子躺在躺椅上又要进入梦乡了,忽然有风来袭,墙上挂着的剑反射出的光线将老爷子惊醒,老爷子忽的抬手一挥,只见墙上的宝剑被他挥的满屋子乱飞,吓得秦赤二人不敢言语。

老爷子一个起身四下打量着,见没什么异样,便将目光投在了秦赤二人身上:“剑呢?”

赤早已被吓得有些颤抖起来,秦飞扬也是大着胆子问到:“怎么了老爷子?”

干将并不言语,起身将满屋子的乱剑开始收拾,一边收拾一边拿起每一柄都细细的端详着,终于他握着一柄剑久久未动。

秦飞扬:“老爷子,怎么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干将干涩的大笑声,二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那笑声反而越来越发狂热。原来干将早已封刀,此生再不铸剑,便将所有心血都依托在了赤的身上,可是赤对淬火这道最为重要的工序一直未能突破,铸出来的剑不是韧性不够,就是硬度太差,久而久之老爷子便失去了希望,只是心有不甘,想等着哪一天天神召唤,赤可以传承他的铸剑本领。

没想到,秦飞扬的到来便是这味药引子,摸着手中的三尺长剑,老爷子拿出了磨剑的石头,赤接了过来,开始第一次磨剑,老爷子在一旁细细的讲着:“正反次数都一样,力度都一样,万万不可毁了这柄宝剑。”

秦飞扬在旁边也帮着数着,眼看暮色渐沉,风也渐渐的大了起来,当宝剑脱离磨刀石的一刹那,被风吹得忽然好似龙吟一般,听的,三人一阵恍惚。

干将:“成了!成了!终于成了!”

干将目光温暖的看着秦飞扬:“你二人,今夜结为兄弟可好?”即使秦飞扬的来历仍旧不明,可是为了他的铸剑手艺得以传承老爷子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经过月于的共同生活,秦飞扬也越来越觉得身边这位黑红色的壮汉确实是位不错的兄弟,为人仗义爽朗。想着身边举目无亲实在是有些可怜,便也应了下来:“好”

拿着那柄剑二人轮着看了又看,其实他二人哪懂的这剑的好坏,只是听到干将老爷子的夸奖心中高兴罢了。话说这柄剑原是前些日子就已经挂在墙上了的,只是二人又不懂剑的好坏,只是见这柄剑有些光芒,便挂在了墙上。干将老爷子本就早已失望至极,对他们的作品也一直漠不关心。这才差点使这柄宝剑明珠埋粪土。

老爷子兴高采烈的招呼莫邪去买些肉食,今晚庆贺。

这时风渐渐的大了,秦飞扬拿起宝剑挥舞了一下,龙吟之声更盛!

干将:“就叫他龙吟吧!”没想到的是,早在内堂的干将老爷子已是听到了秦飞扬的舞剑之声,忍不住给这剑起了名字。

更另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剑在今后的日子里陪同秦飞扬叱咤风云,纵横峡谷!!!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