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十一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十一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黄维桢说道:“新来的学子,有不会的,找昨天来的人请教,我不说昨天的内容了。那么,现在让我们巩固一下昨天的内容。”黄维桢说完,刷刷的在白板上写了起来,教室里顿时只剩下一阵“吱吱”声。

黄维桢写完,道:“下面我们比数的大小,被点名的学子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回答的时候要统一格式,譬如‘某数比某数大’或者‘某数比某数小’,你们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黄维桢心中想着“周星星同学”,将教鞭指向那小屁孩。那小屁孩忿忿的站起来,这种问题,对他的智商是一种侮辱,要知道,黄维桢可是亲口说过他能毕业了的。黄维桢也无奈啊,他想来个开门红,可是今天来的人太多,他没有把握猜对哪个人是昨天来的“老同学”,只能拿小屁孩祭刀了,说错,是让小屁孩表现自己了。

小屁孩答完,黄维桢看着下面满满一屋子人,道:“自荐来回答问题的,考核额外加1分,若是回答全对的,加两分。”黄维桢说完,教室里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分,但是知道什么是额外啊。

第一自荐的站起来,道:“夫子还未知晓我们姓名吧,你怎么给我们加额外分?”黄维桢指了指他桌子上的牌子,道:“今天领到牌子的号码,就是你们的学号,考试的时候,也要把学号写上。”得,学号都出来了,距离现代化社会又进了一小步。

黄维桢每问完几个人,就在把白板上的数改一改,问的顺序也不一样,倒也不怎么怕他们鹦鹉学舌。黄语嫣最后都自荐起来回答问题了,黄维桢提醒了下小屁孩,要不要再自荐来回答问题要个额外分,小屁孩臭屁的将脸扭到一边。

黄维桢让他们下课,自由活动一会,就去闹涨薪俸了,那掌柜好像得到指示,薪俸给到了20贯。黄维桢又打劫了一些洛阳纸,方回到教室。学子们见夫子都回来了,也都回来坐定。黄维桢将昨天教小屁孩的那一套,又重复了一遍,只是多教了他们怎么验算。黄维桢等他们消化了一会,就给他们每人发一张洛阳纸,让他们抄自己写在白板上的题型。抄完后,黄维桢道:“每种题型,我只会做一道题,剩下的你们要自己拿回去做。考虑到文化普及程度,黄维桢出的填空题,全都是“568-549=()”格式的繁体字和阿拉伯数字双重表示法,计算题也是双重表示法,需要演算和验算的,才是只用阿拉伯数字表示出来就可以。黄维桢各做完一种题型,对还有疑虑的,又解释了一会,黄维桢看时间差不多了,就道:“你们手中的试卷,也就是抄了题目的洛阳纸,最好用鹅毛硬的一端来蘸墨作答,以后来上学,谁都要带一根鹅毛当笔,记住了吗?

“记住了。”“那么下学。”

黄维桢和黄语嫣回到家中,黄维桢让黄语嫣自己做试卷去,他则认真的准备着考核试卷的试题。黄维桢聚精会神的用宋体将试题工整的抄在洛阳纸上,按照想好的布局一点一点的抄,力求试卷的美观。黄维桢抄完,额头上竟然隐隐见汗。黄维桢返回书画店,找到掌柜,问他可有相熟悉的刻章高手,掌柜的自然认识。黄维桢将手中的试卷递给掌柜道:“能将这些刻成阳体反文吗?一面刻一雕。”掌柜接过试卷,看着上面优美的文字,竟然忍不住激动起来,道:“你这个试卷卖吗?”黄维桢脸色古怪的道:“这东西能卖钱?”掌柜激动的说:“能,我给你100贯如何。”黄维桢说道:“你不再想想?”黄维桢本意是让他别冲动的,这玩意儿不值钱。不想掌柜咬了咬牙,道:“160贯,再高我就买不起了。”黄维桢愕然。黄维桢被掌柜拉着签完字据,黄维桢都想不明白,这他喵的是什么社会:急钱的时候,惦记三叔六叔的100钱,不急钱的时候,铜钱成贯成贯的找上门。

黄维桢道:“那雕版什么时候刻好?”掌柜道:“明天中午吧,刻好了我给你送去。看在‘刘府壹年级算术期末考试’的份上,雕刻的费用刘府出了。”

黄维桢想着,后天掌柜是不是要掐死自己。哎,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回去准备几把刷子了。

翌日,黄维桢看着千奇百怪的试卷,批改的时候一阵哀嚎,小屁孩倒是体谅自己——他交了白卷,可能是不屑做。黄维桢批改完道:“现在就教你们何叫分,填空题总共60分,答对一题得一分,错一题减一分。计算题40分。每题4分,其中答案2分,演算和演算各一分。演算和验算有一点点错,都直接扣完1分,所以你们万万要时刻保持严谨,因为在我们算术的世界,只有对错。”黄维桢把试卷发了下去,又道:“我把60分以下评为差,60分到69分为及格,70分到79分为良,80分到100分为优秀。你们自己看看自己的评分吧。最后,明天就要考试了,考试时间为1个时辰,希望大家尽快熟悉使用鹅毛笔写字。若是你们都能考得满分,我就将以小屁孩为视角,教大家唱一首与众不同的歌曲,大家说好不好?”

众人见黄维桢叫史侯为小屁孩,都忍着笑,听说还要唱一首调笑小屁孩的乡下俚曲,众人心里全都心痒难耐,一个个的都憋着坏。史侯见黄维桢叫他小屁孩,有点受委屈,向那道人望去,那道人也看向他,手比了个刀子横在胸前,史侯吓得连忙摇头。

中午时刻,掌柜拿着两块雕版来找黄维桢,黄维桢谢过他之后道:“要不雕版我用完,送给你吧。”掌柜暗想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道:“你不会想求我做点什么吧?”黄维桢道:“没有,我只是想单纯的补偿点与你,昨天你买我的那个试卷,可能没有值那么多钱。”掌柜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黄维桢爽朗,也就大声的回答道:“行,瞧你这豪爽,某也不能小气了,日后你但要洛阳纸,不,是蔡侯纸就行了,我这里都免费给你供应。”后来掌柜的一见黄维桢用车来拉纸,就拿出刷子,一遍一遍的刷黄维桢送的雕版,那庄严神态,就好像考古学家拿着刷子,在刷一个珍贵的骷髅头骨。

黄维桢说下午自行活动之后,就宣布下学,带着黄语嫣回家,临行前,史侯犹怒气冲冲的瞪了黄维桢一眼。黄维桢心中有愧,不愿多留,疾步走了,黄语嫣杏眼圆睁的瞪了回去。

黄维桢填饱肚子,就回房去了。黄维桢早备好墨水,用小点的刷子往雕版上涂墨,然后把洛阳纸覆盖上去,用干净的大刷子抹了几下,揭下来,半面试卷就在黄维桢手中形成。雕版印刷术发明的时间,也从唐朝提前到了东汉。黄维桢多刷出了20来张后,就拿了张样本,带着雕版去见掌柜,掌柜了解后,手指着黄维桢,颤抖不已。这颤抖,也许是因为买亏黄维桢试卷的气愤,也许是因为震惊于雕版印刷术的伟大。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