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十九章 自古年少皆爱俏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十九章 自古年少皆爱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翌日,黄维桢坐着糜府来迎接自己的马车,来到糜府大门前,门前立着一个半大小孩,见到黄维桢后道:“你就是小沛黄维桢?在下糜芳,字子芳。特在此迎接维桢兄长。”糜芳说完,就迎上前来,拉着黄维桢进府。

黄维桢道:“子芳,何事如此急切?”糜芳边走边道:“昨夜偶入兄长书房,见一美人图,我甚是喜欢,就带着去找兄长,央他送我,不想他看到画后,死活不应。我今天特意等维桢兄长,也出万贯求维桢兄长给我画一张美人图。维桢兄长可不能厚此薄彼,我兄长能应得之事,到我这里了就应不得。”

黄维桢道:“应得是应得,不过你要多帮我做些事。”糜芳说道:“你但说,要是能帮,子芳肯定应了,就怕我办不到,我可没有我兄长那么大的本事。”黄维桢道:“子芳帮我把那万贯,送到小沛黄家村族长处,就说是帮我做事的酬劳,他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还有就是告诉他们,我在办一个蒙馆,他们要是有适龄的孩童舍得送来,我不但免费,还包他们食宿。要是有孩童来,子芳要能帮我把他们接来我住处,那就更好了。”

糜芳见都是一些简单之事,应了下来,道:“若是他们不信呢,怎么办?”黄维桢道:“要不你糜家去时,也带上家慈和舍妹,我见她们迁来徐州城后,过得有点苦闷,正好可以回去走走。”糜芳道了声行,就率先进了书房。

黄维桢甫入书房,就闻得一声“色痞”。黄维桢抬头随声看去,就见糜贞横眉竖目地站在书桌边,对着他瘪瘪嘴,而糜竺则看着黄维桢哈哈笑出声来。糜竺说道:“我昨日方见识维桢书法,犹惊叹于维桢超绝技艺,如今又见维桢之画,方恨老天如此不公,如此厚待于维桢。”

糜芳走到书桌后,糜竺以为他要动粗抢画,急忙伏在桌上护住。糜芳拉着糜竺的衣袖道:“兄长起身,我已央得维桢兄长也帮我作一幅美人图,我要他现在就给我画。”糜竺闻言,连忙收起画来,摆好笔墨纸砚,道:“维桢请便。”

糜贞道:“如此庸俗之作,岂可一而再的现于我糜家。我不知道便罢,如今我知道了,我就要管管,今天不能再画美人图。”

糜芳说道:“不要,我就要美人图。维桢兄长画里的美人,可比姐姐(糜贞和糜芳的年纪,史书上并没有说明谁大)好看多了。”糜贞闻言,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惊咋道:“你说什么?你信不信我扣你月例?”糜芳好顽,缺不得钱财,不敢反驳。

糜竺灵机一动,道:“维桢,要不你照着舍妹模样,给她画一张吧?”糜贞闻言,心中有点期待,面上升霞,却故作推辞道:“怎么可以这样。”黄维桢忙道:“不可,令妹我可画不来。”糜贞听到黄维桢这样说,心里怒了:画不来?嫌我不够美,上了你的画,弱了你的名头是不是?糜贞气道:“8年级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黄维桢道:“我作画,讲究形神俱似,我和糜姑娘不过见过两三次面,现在委实画不出糜姑娘的特有的神态来,故而不愿画,怕有损了糜姑娘的风姿。”

糜贞听完,心里稍稍受用了点。糜竺听完,双眼放光,道:“依维桢之言,要画出如此佳画者,非熟悉不可。那你这画中人儿,不知道是哪里人氏?”糜贞听到兄长这么一问,也很感兴趣,看向黄维桢。

黄维桢泪目,一个谎言果然需要无数个谎言来掩盖。黄维桢道:“此画中人物,我也未曾得见过,也不知道世上可有此人物,我只是听家师说故事时,对此人物描叙颇多、详实,故而画出来而已。”

糜芳道:“有如此漂亮姐姐的故事,那故事一定很好听,你把那故事也说给我听听好不好。”糜竺和糜贞本对黄维桢之言颇为怀疑,如今听到糜芳之言,兴趣也转移到了故事上,就没有发问。

黄维桢道:“不好,我现在忙得都没有功夫做自己的事,哪有时间给你讲故事。说吧,要画和你兄长一样的美人图,还是要我另画一张?”

糜芳说道:“画和兄长一样的。”糜芳才说完,糜竺急道:“维桢稍等。”

糜竺说完看向糜芳,道:“弟弟勿闹,美人图两张一样的还有啥看头?你不想看到两个不一样的漂亮姐姐吗?想的话就让维桢兄长画不一样的,以后你想看兄长手上的美人图,来兄长书房看就是,没有必要再画出一幅一样的出来。”糜贞看到自己之前的话被当成耳边风,自己兄弟竟然还在自己面前讨论起画何种美人,气得跺了一下脚,眼不见为静的走到一边,摆弄起自己哥哥的收藏品来。

糜芳听兄长说得有理,以后还可以随时进他书房看画,遂改口道:“那还是请维桢兄长画不一样的吧。”

黄维桢倒是无所谓画什么,反正就是一个肖像图而已,随便从视频里抠出一个就是。黄维桢笔下刷刷了一会,一个赵雅芝版的白娘子,跃然纸上。糜竺知道黄维桢会画画,还很高超,但是没有想到黄维桢画得那么快,就这么一会,就赚走了自己的万贯铜钱。

糜芳看着同样一袭白衣,风情却完全不一样的美女,脸上笑出了花,道:“我不用再羡慕兄长的美人图了,我也有了属于我一个人的美人图。以后我要攒钱,建一个自己的书房,拿来存放这幅美人图,以后别人想看,也得来问我要钥匙开锁。到时候我想给就给,想不给就说钥匙没有带。”说完瞄了瞄糜竺,整个一小人得志的模样。

糜竺气得够呛,昨晚黄维桢离开他书房后,他还没有回来,自然没有给他书房上锁,让糜芳溜进去看到了美人图后,才有今天这趟子的事,不然平时想要见糜芳一面,即使是他这个糜家之主,都有点难度。

糜贞听见这边动静,知道黄维桢已经画好,就走了过来。其实糜贞对黄维桢的画还是有点好奇的,要是画上的人儿没有她美,或者是她自己,她就不会有之前的反对之语了。糜贞看着桌面上的画,又一股邪门怒火直冲脑门,道:“子芳你小小年纪,就收藏一个大姑娘家的画像,传出去别人非笑话你不可。姐姐先帮你收着,等你16岁的时候,姐姐再还给你。”糜贞知道自己弟弟好顽,若是画在她手上,他非拿出去炫耀不可。糜贞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有比她美丽的人儿。糜竺也道:“对,子芳要听你姐姐的,即使等不到16岁,至少也要等你建好书房再要回去啊,这样你也有可以上锁的房间存放了。”糜芳就是个半大小孩,要是画在他手上,不出一天非弄污了不可,撕破、遗失都是有可能。糜芳见自己两个最亲近之人都如此说,就答了声好。

黄维桢见画画的事办好,就把糜芳答应的事和糜竺提了一遍,糜竺见都是一些琐碎事,就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也就吩咐行走小沛的行商一句话的事,等哪天再走小沛了,我让他们去接伯母她们就是。”

黄维桢又一阵感谢,才开始抄录起《太史公》,而糜芳不知道又去哪里顽去了,糜竺有生意需要打点,也没有久留书房里,倒是糜贞,今天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翻起自家兄长的藏品来。

书房里,一个在专心抄写《太史公》,一个在漫无目的的翻东西,一个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黄维桢饿着肚子道:“糜姑娘,不知道府上可提供午餐。”糜贞气道:“你所做之事,又非是为我糜家,凭什么让我糜家给你提供午饭?不追究你昨日吃的糕点,就已经对你够宽宏大量的了。”

黄维桢知道自己和糜贞不知道为什么不对眼,早就有被怼的准备,此时闻言,连糕点都不好意思吃了,只得去糜府外,自找吃食。

糜贞看着好像早有所料的黄维桢走出书房,好像自己在他眼里就该是这样刁蛮任性,不讲道理似的。糜贞恨不得冲上去,将黄维桢狠扁一顿。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