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二十章 轻棺两副上青楼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二十章 轻棺两副上青楼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糜竺吃饭的时候见糜贞自己一个人来,诧异地道:“怎么你一个人来,维桢呢?”糜贞道:“那讨厌人儿,谁要请他吃饭。他好像出府自己买去了。”糜竺道:“胡闹!维桢那样的青年才俊,你要是不喜欢,以后对他也不能再任性,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对他颐指气使。我们糜家,可能要靠维桢将声名布于天下,成为大汉数一数二的家族。我们糜家和维桢的合作才刚刚开始,而且以后合作的地方会越来越多,所以我希望你能和维桢走到一起,为我们糜家、也为我们徐州,留住维桢。”糜竺说完,将使君府上的事,全部诉与糜贞听。

糜贞听兄长说到要自己嫁给黄维桢后,就已经心中愤怒——自己的兄长竟然为了家中的利益要自己结好他人。糜贞带着叛逆的情绪,听糜竺将话说完:原来那个8年级生不仅是个自大狂,还是自恋狂,他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就敢对蔡大家之女表白心意。糜贞道:“那个欠扁的8年级生,谁喜欢,谁拿去,兄长以后可不能把我算进去。”

糜竺也有点生气地道:“你也莫要太高傲,谁也看不进眼里,你等着,看看几日后,天下谁人不知道黄维桢之名。到时候莫说小小的徐州,恐怕普天之下,年纪轻轻就有维桢这样才学的,再也找不出一个人来。这样的人你不喜欢,你要找什么样的?”

糜贞也气道:“那小妹我不喜欢这些文绉绉的才子,行了吧?整天酸溜溜的,手无缚鸡之力,除了耍文弄墨,还能干点什么?小妹要找,就找个冠军侯似的人物,总强过一个弱书生。”

糜竺气骂道:“还口口声声说维桢自大,我看你是失了智,冠军侯那样的人物,你这辈子,莫说是嫁,恐怕是看,都不能看上一眼的。你就少做些白日梦,多多留意身边的眼前人吧。”

一顿饭,在火气十足的氛围中,终于落下了帷幕。糜贞知道了兄长的意思后,耻于和黄维桢同于一个屋檐下,吃完饭后,找自己的闺密戏耍去了,而糜竺则去书房,向维桢表达了自己的歉意。黄维桢不是计较小节之人,况且糜贞说的也有道理,说了一声无碍后,就揭了过去。

抄书之日甚是平淡,期间黄母接来黄家村四个适龄启蒙孩童,黄维桢在家附近又租了一室,让他们住下。钱多好办事,蒙馆之一应事物及西席,皆已物色好,只等孩童招满,即可开馆。黄维桢去木匠处领回自己订做的东西:说是订做,其实就是黄维桢说了下要求,由木匠据此完善完成的,黄维桢在木匠铺里试了下,对效果很满意。临走时,黄维桢将一套现代家具图纸丢给木匠,留下订金,给自己家订做了一套。

那个木匠见黄维桢不但是大主顾,而且设计的东西颇有独到之处,比如之前设计的白板,现在已经不时有人来自己店里订做了,故而对黄维桢很是重视,黄维桢每到他店中,他都会停下手中的活,非要上酒席说话不可。黄维桢的处世观念本来就是人人平等,自然不会看轻谁,也不怕耽误时间,和他唠嗑唠嗑。

黄维桢回到家,把自己这段时间画好的画一张张的装在木框中固定好,突然想起别人用会分不清顺序,又在画的背面标上序号,装在木箱中。这些又花了黄维桢快两天的时间,黄维桢看着眼前长长的木箱,心中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可以说黄维桢来到这个世界后的全部精力,都花在了这个木箱上。现在她终于完成了!

黄维桢早就想着怎么让这个木箱震惊这个世界,现在就是去实践它的时候了。黄维桢雇佣来几个人,将装了画的木箱和另一个空着的完全一样的木箱抬了出去。黄维桢在前面走着,抬木箱的人跟在后面。由于木箱类似棺木,黄维桢他们走在路上,怕沾惹晦气的人纷纷避让。渐渐的,有人瞧出有点不对劲:这抬的不往城门而去,而是往城中最繁华的东市去的。难道又有豪强仗势欺人,现在人家抬死者去抗议伸冤了?

爱看热闹是人的天性,越来越多的人,跟在了黄维桢他们后面,汇成一股人流,向东市流去。衙差看这情形,怕闹出什么大事,急忙跑去使君府,通知朱并。至于拦下黄维桢,他们可不敢,他们中可是有人亲眼看过使君亲自搀扶着醉酒的黄维桢,让人送他回家的。朱并此时正在和陈登陈元龙议事,听闻此事,连忙和陈登随差役寻黄维桢而去。

黄维桢来到怡红院门前,让人到门边歇着,就往怡红院里走去。众人见状,皆大惊:这年头,被豪强欺凌死的,都不算什么大新闻,但是被妓院欺压出人命的,也许是头一遭。众人好奇心被勾起,更是围着,不肯散去。

此时华灯初上,恩客也将陆续上门,那么多人堵着大门,还如何做生意?怡红院的老鸨都被惊动到了,院里的姑娘也好奇心纷起,走出房门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

老鸨迎向黄维桢,道:“公子好面生,不知道怡红院哪里得罪了公子,惹得公子如此作弄我怡红院?”

黄维桢有点尴尬,道:“老鸨误会了,我此来,非是闹事的,而是有一物事,想借贵地一用,至于租用场地的租金,一切都好说。”

老鸨哈哈笑道:“公子怎么净说些胡话。我怡红院是要赚钱不假,但是要让你拿来放置门外那些物事,还是免了吧。我怡红院要赚钱,也不是什么钱都赚的。”

黄维桢道:“要不要赚我这个钱,也不只是你一个人能做主吧?敢问老鸨,不知道你东家是哪一位?”黄维桢自忖和朱并、陈登、糜竺、刘府族长有过眼缘,要是他们中有人是怡红院的东家自然最好,要是都不是,让他们从中说项,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老鸨正欲答话,不想有人先她之前开口了,“我还以为我陈家哪里得罪了维桢呢,惹得维桢如此大的阵仗。怡红院正是我陈家的产业。”开口的正是和朱并一起赶来的陈登。

“唉,听家仆说怡红院有热闹看,我连晚饭都顾不上吃,就急急赶来了,不想却是这么一趟子事。人生当真没有什么乐趣。”这样想看陈登出丑的,不是刘府族长是谁。

“我以为谁吃了豹子胆,敢来捋元龙虎须呢,原来是维桢。你说你要借个地方,怎么不和我说,维桢和我还是太生分。”说话的正是糜竺,和他一起来的,还有想看热闹的糜芳。

旁观热闹之人闻言,尽皆吃惊,三个徐州最有钱有势的人,齐聚怡红院,这种概率不是一般的小。

黄维桢道:“我研究出了个物事,想找个地方来放,不想太过叨扰子仲,就自己找到这里来了。这里汇聚四方商贾,我想他们会帮我把我研究的物事散播出去的。”

糜竺道:“维桢既然如此说,那我就将在徐州的商贾给你请来,只希望维桢日后不要与我这样见外。”糜竺说完,转头对家仆说道:“去,将在徐州城的外地客商都请来,就说我包下怡红院请客。”那家仆领命而去。

陈登道:“子仲是何意,难道维桢要来我这里,我还会收维桢的钱,今天我做东了,你们只管吃好玩好。”老鸨闻言吃惊,不想自己的东家如此看重自己眼前这个叫维桢的少年。

黄维桢道:“那我放在门外的物事?”

陈登道:“随你摆弄了。你摆弄好后,来我这里坐坐。”说完将朱并引到主座上,糜竺、刘府族长可不客气,也找地方坐了下去。

黄维桢叫人将东西搬上朱并对面的二楼,摆弄好后,让人用青纱将整个二楼遮住,只留了一个长方形状的口子。

黄维桢忙好后,才跑下楼去给朱并见礼。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