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二十三章 天下美人入吾彀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二十三章 天下美人入吾彀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酒席上,众人旁敲侧引,连激带哄的让刘府族长把画带出来看看,都被刘府族长含糊其辞地避过去了,众人见刘府族长看得严,心中的好奇心越盛,不过见刘府族长油盐不进,就把话题引到了刚才看的《伪战国群英像》上。张世平道:“某走南闯北,也算薄有见识,却不知道维桢的《伪战国群英像》有何说法?”

黄维桢道:“此《伪战国群英像》我谓之为翻书视频,由多张连续动作画面组成,当这些画面快速翻过时,因我们的视觉暂留而感觉图像动起来。方才我们一息的时间,大概看了12幅画面左右。”众人闻言都惊呆了,糜竺问道:“那刚才我们,一共看了多少张画面。”

黄维桢道:“家师为了能更精准地标记时间,将60息又记为1分钟,而60分钟又记为1小时,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家师学究天人,2小时刚好又合1时辰之数。方才我们所看的《伪战国群英像》视频时长正好5分钟,即为300息,共3600幅画面,开头和片尾的3幅,还没有计算在里面。”众人闻言有被震惊麻木的趋势,3600幅画面,全部是眼前这个少年画的吗?如此看来,那些租赁费,简直就是白菜价送给他们一样。

黄维桢道:“画画、文字虽然能将历史事物留下来,给后人以为考察历史的依据,但是其中难免带有些许作者喜恶,当权者意志,由此而可能导致作品失去客观性,让后人对历史产生曲解。那我们能不能发明出一种东西,在一些重要的时刻,将人、事、物定格在画面中,留做历史的见证?当后人想了解这些人、事、物的时候,就把这些画面调出来,甚至能像刚才诸位看到的那样,将这些人、事、物,放映出来。大家想想看,要是谁发明出了这样划时代的东西出来,岂不是名留青史?”

众人的呼吸急促起来,商人者,求名利二者者也。现在与坐之人,谁的钱财不够其糜糜过一生,却还如此劳劳碌碌,皆追名也。

苏双道:“维桢大才,还请教我等,路在何方?”黄维桢道:“《墨经》上有载,小孔成像”糜竺怕黄维桢又侃侃而谈,越座拉扯黄维桢衣袖,道:“维桢,言已颇多,口岂不干乎,子仲敬你一杯。”说完脖子一仰,樽中之酒,已经一饮而尽。黄维桢见糜芳如此,也喝了一樽。黄维桢正欲多言,却发现那个实验,自己也是一知半解的,怕误导他人走弯路,就没有再多言,可是看在他人眼里,却成了黄维桢在糜竺的提示下,不肯再将机要的消息透露给他们。

众人中非徐州人氏的,对糜竺心生不满,一边想着以后怎么从黄维桢嘴中套话,一边消化今天的见闻。而糜竺现在则想着早点结束这个该死的酒宴,他真怕黄维桢突然又说出点什么,要知道黄维桢嘴里蹦出来只言片语,让他这等嗅觉灵敏的商人,往往有迷糊灌顶之感。

在各人心思中,酒宴终于还是结束了。糜竺在他们开口之前,将黄维桢拉往门外,要送黄维桢回去,各人见糜竺防得如此严,气得吹胡须瞪眼睛。糜竺哪里会在意他们的表情,让马夫驱车而去。

马车上,糜芳道:“维桢兄长,为何我手中的美人没有登上《伪战国群英像》,难道是她不够漂亮?”黄维桢反问道:“那你觉得你手中画像上的姐姐漂亮吗?”糜芳道:“漂亮。”黄维桢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是兄长我遗漏了。你手上的美人图,说不得因为没有上《伪战国群英像》,更显得珍贵呢。”糜芳闻言,细思好像是这么个道理,脸上的郁闷之情才一扫而光。

糜竺道:“维桢,我现在真想把你绑在我们糜家里,这样你有什么好主意,我们糜家都能第一个知悉了。你说你怎么从来没有对我提起过《伪战国群英像》,更没有和我说过小孔成像什么的。今天怎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却突然说了?难道你还相信不过我,怕我们糜家坑了你?”

黄维桢道:“《伪战国群英像》的视频也是才最近完成,所以没有来得及和你说。至于小孔成像法我也是一知半解,只一家糜家,恐怕很难研制出来,所以我才决定广撒网的,看看有没有能人异士研制出来。”黄维桢继续说道:“此时娱乐的方式还很少,要是真有人能研究出摄像机,我们姑且叫他摄像机,我们也未必只能拿他来拍摄历史重要时刻,我们可以找人来演一些著名、好看的故事,比如《山海经》上的故事,然后租赁给他人放映,放映的人可以收取观看的人的观看费。观看的人要是多了,你们这些商人巨贾想卖什么东西想让人广而知之,可以出点钱让放映的人在放映的间隙放映一会你们商品的信息与其你们商品在同类商品中的优势,那么观看的人,会不会受此影响,购买此类商品的时候,优先购买你们的商品。”糜芳听得晕头转向,糜竺却眼中冒着幽幽的亮光,这一刻,他深刻感受到新事物衍生出来的产业,是一个多么巨大的饼馅。

糜竺道:“还请维桢不吝多言。”黄维桢道:“创新,才是一个家族、甚至是一个国家走向强盛、并且保持不衰的关键因素,而创新则需要各种领域中优秀的人才,尤其是那些优秀的匠人们,他们对人类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现在却没有得到与贡献相匹配的财富和地位,实为一种不幸。子仲要是有心,可以多多留意这方面的人才,他们但有有利于百姓、国家的发明,带来的财富是不可限量的。创新的路上虽然崎岖,但是维桢始终相信,人类迟早会发明出能将人、事物的影像、声音拍摄起来的摄像机。”

正是黄维桢如此坚定的语气,让糜竺下定决心将研制摄像机当成糜家的长久项目做下去。糜竺道:“使君已经将雕版印刷术献给朝廷,我观维桢近日神色无异,并无获罪陛下之征兆,看来维桢此次非但无罪,恐怕还有功啊。”

黄维桢道:“这样自然最好,维桢也不求赏赐,但求能安然度过此关了。对了,关于《伪战国群英像》,不知道,子仲可还有什么想法?”

糜竺道:“我欲与使君、元龙、刘府族长商议,每隔一日就在元龙怡红院放映一次。怡红院中多四方商贾,由他们将名气散播出去,吸引更多的人前来观看。”

黄维桢道:“不知道我们能不能以《伪战国群英像》为引,组织一个全大汉范围内的角色扮演评比活动。我们将《伪战国群英像》中的各色美女画像发往各州,寻找与画像相似之人,让他们穿上画像中的衣服,巨资奖励与画像相似的前几位。仅此活动,就不知道能吸引天下多少文人骚客了。事后,我们还可以和她们签订契约,设立一个部门,教她们琴棋书画等各种才艺,我想会有很多人想请她们去各种重大场合表演的。当然,她们和妓院里的姑娘是有很大区别的,她们只是卖艺,不卖身,我们和她们签订的,也只是工作契约,她们的人身还是非常自由。”

糜竺闻言,面上已经潮红:摄像机蕴含的商机还是纸上画饼,但是现在黄维桢说的,可是可以立刻施行的,如此名利双收的活动,糜竺恨不得多来几个。糜竺现在对黄维桢的经商头脑,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糜竺叫停马车,黄维桢问他欲何为。糜竺道:“我现在就去和使君他们商议具体事宜。”

黄维桢道:“今天这么晚了,他们又喝成那样,还怎么商量事宜?”糜竺道:“可是我现在满身的干劲,想找人发泄,想要现在就让他们知晓我、维桢的想法。”身有骄傲藏不住啊,黄维桢笑道:“我早听说你府上研究彩色墨水,不知道现在可出了成品?”糜竺道:“些许微末技艺,早研制出来了,一会回到府上,我命人给维桢捎上一套。”

黄维桢道:“今日已晚,明日再让人带来吧。发往各州的画像,若是彩色的,不知道子仲以为如何?”糜竺惊喜道:“维桢当真能画出来?若真是如此,活动的服装也可以开始着手裁制了。维桢当真是能急人之所急。对了,这些画像,我想买下来,你说个价钱吧。”

糜竺没听说过彩画价格,连个参考价都没有,干脆让黄维桢自己开吧。黄维桢道:“还是万贯一幅的价格?”糜竺见黄维桢还是按照之前的价格卖,心中感动,道:“维桢说一万贯,那就还一万贯。子仲在此,承维桢情了。”黄维桢道:“一幅10金,全画下来恐怕有200多金了,古有君王千金市马骨,我这200金,也可以买五分之一匹千里马了。”

糜竺道:“怎么,维桢想要买匹千里马?”黄维桢道:“非也,维桢只是想说,10金一幅画,亦已足贵矣。”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