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二十五章 忙趁东风放纸鸢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二十五章 忙趁东风放纸鸢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黄维桢等他们唱完,又等了一会后,道:“你们会唱,那你们能看懂,会写出他们不?”那些孩子们懵懂的摇了摇头,黄维桢并没有从他们眼中看到渴望读书的**,也许读书对他们来说完全是不相干的事,他们只需要子承父业,然后一代代的循环做下去——只要还能维持生存,就不会轻易做出改变。黄维桢从他们眼中,看到了一个时代的悲哀。

黄维桢环顾了一下围观的人群,这些孩子的父母很多就在人群里面,他们自然想让自己的孩子比自己过得更好,只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者正在做的局限于自己的认知,做得不够好。黄维桢现在身微言轻,也不想多说什么鼓动的话,蛊惑这些父母们,将他们的孩子送来自己的蒙馆。黄维桢淡淡地道:“各位乡里,我乃小沛黄维桢,因缘际会小有资财,现在西市2道临街开有一黄家蒙馆,因族里小孩人数未够,故来此招收,以成一室之数。”

围观的人群听完黄维桢说后,有不少人全无兴趣的散开了,糜贞见此情形,向黄维桢递去了一个挑衅的眼光。黄维桢心中无波,继续道:“前来黄家蒙馆启蒙的学童,不仅不收束脩,还免费提供带肉午餐,每年还发放四套黄家蒙馆特色学童服装。”

留下来的人听完,心中意动:5、6岁的小孩,能帮什么大忙,但是要是送去黄家蒙馆,光是四身衣裳,就是大赚特赚了,更遑论带肉的午餐了。黄维桢话声刚落,就有人道:“不知道黄家蒙馆,可收女娃?”黄维桢道:“自然收。”

那人道:“那我让我家大丫去你黄家蒙馆,你黄家蒙馆答应的四身衣裳,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放?”黄维桢道:“夏秋二季两身、冬春二季两身,开馆后两、三天内,就先发夏秋二季的这两身,秋深天冷后,再发冬春二季的两身。”那人喜滋滋的道:“那不知还须办何手续?”

黄维桢道:“你只需在我这里填下你家在何处,还有你家大丫的名字就可以了。”那人道:“我家大丫还没有名字,不若你帮我家大丫取个吧?”说完,从合唱的队伍中,拉出一个蓬头稚发的女童。黄维桢道:“不知尊姓是?”

那人道:“我姓王。”黄维桢道:“那叫王雨娟,你看如何?”那人道:“我也不知道何为好,你说好就好。”黄维桢询问了下他的地址,将手续办好,道:“明天你辰时领雨娟来西市2道的黄家蒙馆,申时再来领回去,没有意见吧?”那人道:“我让她自己上蒙馆就行了,她对这边熟悉得很,哪里还用接送。”黄维桢道:“必须接送,确保雨娟的安全,是你也是我们蒙馆的责任。每个来黄家蒙馆的学童,就不再只是你们自己家的宝贝,也是我黄家蒙馆的宝贝,所以我们都不希望有什么意外发生吧。”

其余众人见黄维桢如此重视他们的孩子,更是放心让自己的孩子去黄家蒙馆启蒙。黄维桢收了7个,并帮他们取了名:唯一的一个男童取名叫李雄,其余的六个女童名字是王雨娟、张梦阑、杜月桐、刘弦思、于双燕、周楚楚。而黄维桢的四个堂弟,黄维桢也给他们取了名字,由大到小,分别叫黄智、黄富、黄强、黄立,黄家蒙馆的12个座位,终于可以坐满人了。

糜贞对黄维桢用充满铜臭的方法招收学童嗤之以鼻,估计是站累了,招呼也不打,自去马车上歇息去了。

糜芳看着黄维桢道:“那接下来我们去哪里顽。”黄维桢道:“我们回蒙馆吧,今天你兄长给我捎了几套彩色墨水正好让你们画画顽。”几个小孩都没有画画过,也有点跃跃欲试。黄维桢回家的时候,顺路去通知了夫子,让他明天来蒙馆教授。

黄家蒙馆里的课桌椅子,全部是后世样式的,讲台、白板,样样俱全。黄维桢教了糜芳和黄智5人怎么坐后,就去房间里带来笔墨纸砚,分发给他们,并让他们稍等一下。黄维桢坐在讲台前,刷刷的画起来,不一会,一个女童模样的黑白肖像,一模一样的出现在六张洛阳纸上。黄维桢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张,道:“你们现在看到的画上的女童,她穿的就是黄家蒙馆的女学童服,只是还没有着色而已。你们现在就来给衣服上色,要是你们画出来的衣服比我画出来的漂亮,那么黄家蒙馆的女学童服就按照你们画的样子来订做。我们这样画画的过程,我叫它时装设计,而你们这些画画的人,自然就是时装设计师了。所谓时装,简略的说就是款式新颖而富有时代感的服装。我们可以根据人们当下的喜好,甚至是揣摩人们未来的喜好,设计出可能受他们欢迎的服装,再让店家裁剪,这样做出来的服装,就更加容易卖掉了。”

糜贞感兴趣地道:“那要如何知道设计出来的服装别人喜不喜欢?”黄维桢道:“我们可以一次设计出很多种,每种先做出一两件,请模特穿上做个展馆,再邀请那些店铺掌柜、文人骚客、名流贵媛来观看,看看他们的反应,不就知道了?”

糜贞闻言暗自点头,指了下糜芳道:“他这样的,给我来一套。”说完就找了个座位坐下。给小孩设计的桌椅,糜贞坐着肯定不舒服,若是平时,她说不定会抢了黄维桢的夫子座位以图舒适。

黄维桢嘀咕了几句,又准备一套去了,临走前,不忘嘱咐糜芳他们,一支笔只能蘸一种颜色的墨水。黄维桢又给糜贞画了一张女童肖像图,递给她后,就将自己脑海里的女童画出来,因为这些都不用管自己的双手,所以画得很快。黄维桢见时间还多,就画起答应糜竺的彩画来。期间黄母买菜进出,都蹑手蹑脚的经过,生怕打扰到了认真的黄维桢他们。

大概到了午时,黄维桢率先停下作画的手,走下教室去,看看他们画得如何。糜芳等六人毕竟是小孩,上色的时候,难免各种超出界线,墨水也涂不均匀,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因为彩色墨水种类多,他们基本都把每一种颜色都描了上去,于是人物显得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那画让人看着整个的不舒服。他们看到各自的画作后,都哈哈的笑起来,手上、衣服上、脸上的墨水都随着笑声颤抖起来。

他们笑闹了一阵,又一起去看糜贞的作品。糜贞笑吟吟、自信满满地看着黄维桢他们靠近。黄语嫣看到画后,失声道“哇,好漂亮。”

黄维桢走近一看,暗道了一声好美:主打玫瑰红色的直领襦,缀以黄色的襦领,黄色的绳扣,黄色的襦带,显得很是大气;披肩主打浅绿色,上面的花纹和镶边是颜色更深的海绿;裙也是浅绿的,上面的梅花装饰朵儿浅红,枝条淡黑,再加上裙摆的浅白缀边,一股古朴、淡雅、恬静,扑面而来。

糜芳道:“姐姐,我要穿这身衣服。”众人闻言,皆哈哈大笑起来,糜芳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男的。糜芳不服气地道:“维桢兄长,请把黄家蒙馆的男学童服画出来,我也想设计出漂亮的衣服来。”

糜贞得意洋洋地道:“男学童服暂且不急,我们还没有见到这个8年级生的设计图呢。对,就是设计图,黄家蒙馆女学童服设计图。”

现学现卖,闻一知三,看来这个糜家大小姐也非泛泛之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