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二十八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二十八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太尉杨赐起身,厉声道:“陛下岂能将朝会视为儿戏?!竟为听一首小小童谣而解散之,不知陛下以为刀笔吏如何记下今日之事,后人又如何看之?若陛下就此散朝会离去,臣请奏辞官还乡。”杨赐说完,灵帝刘宏身形顿了一下,耳边又不时传来辞官之声,气得浑身发抖,却又不得不转过身来,重新坐在坐位上。灵帝刘宏荒唐无状,却也还是爱惜羽毛的,能保住一根洁白是一根,至于已经污黑了的,灵帝刘宏才不会在意它黑上加黑。灵帝刘宏恼怒杨赐之言,却也只能强强忍下,偌大的国家,总需要别人来治理,自己搞了几次党锢,士人被杀的杀,被抓的抓,朝堂上用人,已经到了抓襟见肘的地步了,自己才在3月大赦天下,才逐渐缓和过来,难道现在自己还能大抓特抓、大杀特杀吗?

张让见陛下被士人胁迫,心中也是不喜,只是他们这些侍人,带着陛下吃喝玩乐还有一套,要治理国家,他们还真不行,不然陛下也不会还这么依赖这些士族。张让本想下朝后才把刘府族长的私信给陛下看的,现在看到这种情形,就把信掏出来,放在陛下面前的几上:朝会又如何?你们在下面说你们的,陛下在上面看他的私信,你们说的话,陛下根本没有听进,你们也不过是在徒费口舌。

杨赐见陛下重新坐好,道:“今夏多州干旱,粮食必有所欠收。百姓食不果腹,还请陛下给个赈灾章程。不久前又报,黄金河水溢,臣恐瘟疫又横行,甚至激起民变。还请陛下遣专人前往防预瘟疫,一并主持赈灾事宜。”

众公卿闻言,就知道这个是苦差事,国库都已经空虚到无力供陛下享乐了,哪里还有钱出来大面积赈灾。众人抬眼向陛下看去,却见陛下好像在沉思着什么,众人心中一紧,生怕陛下口中冒出自己的名字来。

过了许久,灵帝刘宏还是未发一声,众人也不敢出言,怕出声引起注意,要是这样而揽下这种苦差事,那就是哭都没有哭了。最后还是杨赐等得不耐烦了,道:“陛下。”杨赐见灵帝刘宏没有反应,又连声轻叫了数声,一声比一声大,期间张让也不帮杨赐叫醒,懒洋洋地倚峙在一边。灵帝刘宏最终还是在沉思中反应过来,嘴里喃喃的道:“徐州刺史,徐州刺史。”

王允闻言,道:“陛下是让徐州刺史应下杨太尉所提之事吗?”灵帝刘宏才“哦~”一声,众臣立马如山倒的俯身在地,高呼“陛下英明”。灵帝刘宏何时有过这等待遇,连“哦~”后面的“不知方才太尉所奏何事”都忍下了,没有问出口。

灵帝刘宏招手唤来张让,轻声细问方才杨赐所奏何事,张让细答之。灵帝捻须点头,自语道:“徐州刺史敢扣下我一幅字画,今以一苦差事以报之,也算略施小惩,两全其美。前**事后人替,没有毛病。”灵帝刘宏转头看向众公卿道:“可徐州刺史朱并年老体衰,孤早已前些时日准其辞官还乡,不知道诸位现在可有合适的人选?”

众公卿闻言,后背又是一凉,徐州刺史这等封疆大吏要职,没有资历的是不敢奢望,有资历的可不想担上这么一件苦差事,何况现在的这件苦差事,还得花真金黄铜才能买来的。灵帝刘宏可是将官职,官职升迁花钱几何,明码实价的标在那里。将手中资源利用得如此充分,这个灵帝刘宏可真是因挥霍而穷得淋漓尽致。当然,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

灵帝刘宏见底下沉默了许久,心中竟然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以前都是这群腐儒刁难倒自己,现在自己竟然将他们刁难住了。灵帝刘宏眼神瞄向卢植,卢植哼着别过头去,你这个充满铜臭的官职别来找我。其实可能还是没有钱搞定升迁吧,范阳卢氏,才开始由卢植肇基业的。灵帝刘宏也不敢再多瞄几人,怕真有人气不住真买了,那黄维桢怎么办,还怎么出手买徐州刺史,现在这个剧情都让作者君为难了,作者君都不信,徐州刺史这样的大官,现在这种情况下,会没有人有想法。算了,只当灵帝刘宏此时疑心已升,现在如此封疆大吏要员,非皇室宗亲亲信之人不可轻许,这里说的让众公卿推荐,没有人真当推荐了就能当上的,自然也就不会推荐,所以朝堂上沉默了下来。当然用钱买还是能买到的。

灵帝刘宏扫了下众人道:“既然徐州刺史暂时空缺,那么赈灾等诸项事宜,留后再议。”杨赐闻言,气得想吐血,如此刻不容缓的事情,怎么能留后再议。杨赐还没有说话,王允已经先他一步道:“既然此事已经决定由徐州刺史负责,还请陛下拟旨。”人选早定下早好,免得提心吊胆。

灵帝刘宏闻言,觉得拟旨也无不可,遂应了。杨赐自然知道满堂公卿想法,可是想想自己,也不愿担如此苦差事,也就没有出言反对。

随后又有人进言:十常侍无所忌惮,各起高宅大第,规模同于皇宫,又其父兄子弟出任州郡牧守,残害百姓,贪暴胡为,天下怨声四起,请求灵帝刘宏圣裁。众公卿看着那个进言之人,暗忖他有这等勇气,怎么就不敢接下赈灾的事宜。张让瞄了瞄进言之人,发现是无名小卒,都懒得在灵帝刘宏面前辩驳。灵帝刘宏见张让本人都不在意,自己也就左耳进右耳出了。那无名小卒见自讨了没趣,也自回本位。

何进道:“大皇子辩已长身九岁,求陛下召回躬养身前,以悉政事。”众公卿闻言,心中暗自押宝。皇子辩属于嫡出,继承大宝可谓名正言顺,但因其母何皇后毒杀王美人,灵帝刘宏对他不是很喜欢,现在忠心拥护他的,恐怕也就何进。皇子协因其母王美人被何皇后所杀,为灵帝刘宏所怜爱,还得董太后躬亲抚养,皇储之争,似乎势均力敌。皇储之争。也是从现在开始。拥护皇子辩的,自然同意何进之言,拥护皇子协的,当然要反对皇子辩如此早回宫。众公卿没有急着站边,而是暗中观察灵帝刘宏神色,揣摩圣意。

皇子辩自小与灵帝刘宏分隔两地,此时的灵帝刘宏自然没有历史上说的不喜欢皇子辩行为轻佻,没有帝王的威仪,不适合做皇帝的印象和断语,有的只是一个父亲对一个孩子的思念,当然这思念中还含夹着一些迁怒。

一些些迁怒,对一个前面数子尽折的父亲来说,有什么重要的,特别是看到族中别支当家对皇子辩夸赞,心中更是想念喜爱。灵帝刘宏道:“既然侍中(此时何进应该还不是大将军)如此说,那就劳烦侍中派人去接回辩儿吧。对了,辩儿现在在徐州城。”

众公卿见灵帝刘宏如此熟稔皇子辩行踪,想支持皇子协的,没有急着出来反对,只是在静观其变。若是皇子辩真不适合继承大统自然最好,要是太适合继承皇位,那么改弦易辙,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何进大喜道:“谢陛下。”张让在傍边听着有点吃味,就好像自己的基友,去陪儿子玩后,没有时间陪自己玩了。一个人的爱就那么多,多给别人一点后,自己就会少分到一点,皇子辩的回宫,势必影响到灵帝刘宏对自己的宠爱。

张让暗思着,要怎么从灵帝刘宏那里多争一点宠。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