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三十章 绝色双娇誉洛城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三十章 绝色双娇誉洛城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卢植看着画上荣光清丽的女子,一丛乌油油的黑发作闺女装束,她下颏尖尖,脸色白腻,光滑晶莹,一张樱桃小口灵巧端正,嘴唇甚薄,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却不显突兀。女子背握长枪,鲜红的披风和墨黑的交领襦简洁鲜明交映,直如新月清晕,又似花树堆雪,让人难增他色。

曹操看着画上妩媚俊俏的女子,紫玉发冠束起黑发作男儿装束,她眉似远黛,眼若秋水,面莹如玉,一张樱桃小口丹红醉人,笑意盈盈,神色间透着一股英气令人难自持。女子侧身回头,鲜亮的衣裳和洁白的纯色马浑然相辅相成,尽显娇媚可爱,又露纯洁妍丽,让人难容他姿。

书画店的小二不时以观赏时限已至,将一些人赶出店去,书店内还是越来越挤。书店内陈列的字画古玩,早早就让掌柜吩咐小二收起来,免得被盗碰碎。多亏了掌柜的先见之明,书画店里到现在才没有什么损失。

掌柜站在两幅彩画中间,他身前站的是临时从别的店调来的和店里的伙计,一共有8个,还有4个伙计在不时请人离店。8个壮硕的伙计,艰难地顶着众人挤进来的柜台,还不时被公卿们划拉着别挡住他们看画,心中有苦,却吐不出来。掌柜看着店内挤满的人,心中苦笑:没有一个是来买东西的,有屁用。

掌柜才这么一想,一个靠前的威严少年突然爬上柜台,道:“我乃汝南袁绍,现为司隶校尉,欲买下此两幅彩画,掌柜开个价钱吧。”

掌柜还没有回言,一个浑厚的声音道:“本初请高抬贵手,让出这幅吴起美人图,操在此谢过了。”话音落完,一个脸色有点黝黑的中年人,矫健地爬上作为隔离用的柜台。

众人闻言,不少人已经色变:袁绍乃司空袁逢之子,出身名门望族,自其曾祖父起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因此袁家有“四世三公”之称。袁家门生故吏遍布天下,气势之盛,难有出其右者,如今他说要买画,恐怕还没有几个人敢跟他抢。至于后面说话的,乃是曹操,现任典军校尉,曹家现在自然没有袁家强势,但是因为曹操与袁绍熟稔,故而也敢出言买画。

袁绍还没有回,人群中又有人开口道:“这两幅画,我也很是喜爱。若是日日得见,说不得要年轻上几岁,这里袁家就厚颜了。”曹操顺着声音来处看去,那里被人挤得巍颤颤的,不是司空袁逢是谁。袁绍道:“既然家严有言,今日本初就要违逆孟德兄了。”

袁绍才说完,人群中又一个声音响起道:“在商自然言商,既然袁家要买,自然有卖,那么价高者得之吧。我家阿瞒既然喜欢,那么为父就尽力帮你买下来。”众人闻言,不得不又循声望去,不是曹嵩是谁。

众人开始有点兴奋,袁家和曹家竟然在这里为买幅字画对掐起来。曹嵩并不像其养父曹腾是个清廉之人,多年为官,因权导利,曹家现在可谓富甲一方。当然这样肯定还不能和袁家扳手腕的,但是如果袁家代表的是士族,那么曹家代表的就是宦官。若真是对掐起来,其他的大宦官们恐怕也不会任由士族落他们面子。最重要的是,此书画店拐七拐八,也算是陛下产业,彩画出售的价钱越高,陛下自然也高兴,宦官一方等于间接取悦了陛下,而士族一方,买画就只是花钱买画了,并不能从中获得什么附加益处。

众人中见曹嵩曹家这样的后起之秀,都敢捋袁家虎须,没有细想,就纷纷表示也愿意出资购买。袁逢见状,对曹嵩狠得牙痒痒。

卢植对王翦这幅彩画实在太喜欢了,出言道:“掌柜的将王翦这幅彩画赠与我,我愿用自己、家师、师弟、伯喈笔迹一换。”众人闻言,倒抽了一口冷气,要知道卢植师从大儒马融,为大儒郑玄的同门师兄,他们的笔迹,可不是说买就能买到的。这些众人难买到的笔迹,对于卢植而言,不过是有重复的,拿重复的换来好的、喜爱的王翦彩画,还真不算是什么失败的买卖。

掌柜苦着一张脸,看着这些激动着要买画的公卿,道:“诸位,安静一下,请听草民一言。”众人闻言,都想知道掌柜要说什些么,都安静下来。

掌柜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诚惶诚恐地道:“关于这两幅画,敝店对不起诸位了。这两幅画,主人并非是本店东家,而是另有其人。敝店也暂时未得到画主人授权出售的契书,故而这两幅画本店无权出售,只是作为样画,为徐州城登高节举办的竞美活动宣传。”

曹操见父亲因为彩画,已经得罪袁家,现在掌柜的说画不卖,这不是害自己凭白得罪袁家吗?隧道:“我看掌柜是不想卖,才推说画主人另有其人吧?若画主人真另有其人,还请掌柜告知,以平众公卿沸沸扬扬之怨气。”

众人听得曹操此言,想平息袁家对自己怨气的、对画还不死心的,纷纷赞同。掌柜也知其中利害,画主人也没有说不能将他告知于人,现在看见隐藏不住,也无所谓地说:“画主人者,乃徐州糜家糜竺。”

袁绍闻言,知道自己家与糜家生意上多有摩擦,若掌柜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要买这两幅画,恐怕有点难了。曹操听完后,有点丧气,自己喜欢的画,能做主卖的人却不在这里。其余众人也各各有打算,一时间看画的、沉思的,书画店里难得的安静下来。

灵帝刘宏在书画店门口,看着里面熙熙攘攘的众人,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张让见状,马上喊来一个伙计,道:“你去将你掌柜叫出来一下。”

那伙计听张让尖声细气的声音,就知道他是宫里侍候贵人的黄门,不敢怠慢,急忙进店通知掌柜。不一会,掌柜出来见到张让和灵帝刘宏,就要向灵帝刘宏施礼,灵帝刘宏阻止了他。张让小声道:“陛下

微服出宫,听说你这里新来了两幅彩画,想要看看,里面的人太挤,你去处理一下。”

掌柜领命而去,不一会,店里的人就少了很多。灵帝刘宏走进店内,远远就被吴起那回头一笑生出的百媚震住了,灵帝刘宏问道:“张父说徐州的《伪战国群英像》,能让画中美人似活般在眼前动起来,真有这般神奇事?”

张让道:“此事早已传得天下尽知,想来无人敢、也无人有能耐欺骗天下众人。”灵帝刘宏闻言道:“无能朱并,境内出现如此神物祥瑞,也不思进献朝廷。”随侍的掌柜闻言,憋笑憋得好辛苦。

灵帝刘宏越走近画,越能感受到画上美人那似有似无的仿若低头刹那间的娇羞。灵帝刘宏喃喃道:“真是太美了。”灵帝刘宏还想再走近点细看,却被柜台挡住了去路,掌柜不等吩咐,立马叫伙计将柜台全部撤走。

没有了柜台的阻挡,看画的众人下意识的向画走近。画上美人的秀发已经清晰可见,红红的小嘴唇原来好像也在含着笑啊,天啊,眉毛、睫毛竟然能画得明细如此。曹操看得如痴如醉,正想再细看,却听‘哧’的一声,画被人收起来了。曹操急怒道:“何方鼠辈,敢收起彩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