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三十八章 逞算计各怀鬼胎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三十八章 逞算计各怀鬼胎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陈登道:“此人张常侍也知道,正是黄维桢。”张让暗道了一声:“竟然是送给他。”张让沉思了一会,道:“糜竺让元龙求助于我,想必还会托人求助于其他常侍,不知道元龙可能让糜竺将此事独付于我?还有其他常侍帮衬自然能事半功倍,只是如此一来,功劳让常侍们分薄了,还有几个常侍能记得他的好?而糜竺打点的花费可要更多上好几。莫如将此事托付于我,我亦能保证将此事办成。如此大功能全于我身,我亦感念他与元龙之恩,必将在陛下面前替你们美言。”

陈登闻言,心中已是暗喜,却不露于形色,故作为难道:“麋子仲乃心思缜密之大商,谋此等大事,必已谋划周全,想好如何打点。刺史此等封疆大吏空缺出售,本已难遇,还是自己祖籍、经营生意之地之刺史,更是可遇不可求。我想麋子仲更愿行稳妥之策,以求确保买得徐州刺史一职。张常侍现在空口一句话,恐怕元龙很难让其改变主意。不过既然张常侍已开金口,元龙自然乐意向麋子仲转达张常侍之意,只是不知张常侍能许其何好事?”

张让听陈登之言,也觉得有理,寻思了一会后,肉痛地说:“若是糜竺将此事尽托与我,我不收其手续费如何?”陈登道:“糜竺都能打点其他常侍,又岂会少了张常侍这份?我看若只是如此,恐很难改变麋子仲心意。”张让道:“糜竺商贾,商贾莫不求利。我观其买徐州刺史,也是为求利。我若让其能以两千万钱原价买下徐州刺史,并让陛下免去徐州3年赋税,元龙觉得能否让其改变心意?”徐州刺史一职,因为那道赈灾旨意的诏书存在已经由香饽饽变成了烫手香芋,要是还能卖出钱,卖出高价,那功劳可大了去了:受灾的百姓有人替陛下出头,忧愁、烦恼着怎么解决他们填饱肚子的问题——虽然陛下没有因为这事难过过,可是经不住公卿们隔三岔五地拎出来提啊;陛下的金库充盈了,又可以挥霍一阵了。

陈登听到能免去徐州3年赋税,心中已动,嘴上还是保留了和糜竺他们抬扛的习惯道:“只免3年,时间会不会太短了?”张让仔卖爷田,心中岂会痛惜,心中又没有一州税赋的概念,道:“那就再加上2年,总共5年,如何?”

陈登激动得心脏少跳了几拍,却假装思索了一会后,才道:“张常侍的好意,我想麋子仲一定很难拒绝。只是那麋子仲、黄维桢,有事暂时脱不得身,不知能否不至洛阳,也能将那官买下?”张让道:“这些俱是细枝末节,只要钱财到,一切都好说。元龙让他派个可靠的人来我这即可。”陈登道:“如此我就替麋子仲,徐州城百姓谢过张常侍了。此事若是成,即使麋子仲真的少了张常侍的那份,我元龙,亦会为张常侍备上一份。”张让闻言,心里乐开了花,道:“那么我就在此先谢过元龙了。元龙只管等着诏书下来,但愿到时元龙莫要忘了方才之言。”

糜竺想靠徐州刺史求利?只怕到时候两道旨意一起下来,把身家都赔进徐州刺史里。幸亏现在交通信息闭塞,不然哪里找这样的冤大头去?陈登见不但黄维桢购买徐州刺史的事情有了着落,还意外有可能免去徐州5年的税赋,心中自是轻松愉快无比。两只狐狸,都在为自己打的好算盘暗自得意。

陈登忙些公务到午时,自回家用饭、休憩,不想刚好在自家门口遇上糜竺。陈登道:“二哥真不愧是精明商人,真能赶巧着上我家蹭饭。”糜竺道:“要不是有大哥发话,我还懒得上你这里呢。”说完拉着陈登,就往他书房走去。

糜竺拉着陈登进书房后,探头往门外望了望,看到近处没有人,才将门关上。糜竺脱去外袍,急切地解自己的衣带,只是他为了防止意外,将衣带绑得太紧,一时间如何解得开。糜竺额头都已出现汗水,道:“元龙,过来帮帮二哥解下衣带。”

陈登被糜竺紧张兮兮的样子,吓得想起某种之癖,果断道:“子仲,虽然我们已经结拜为兄弟,但是即使你尊为二哥,你的一些要求,元龙还是要拒绝的。”糜竺道:“要求,我的什么要求?不就是叫你帮忙解下衣带,我好将《航海王》拿出来给你看吗?你还要看不?要看的话就快过来帮我解开衣带。”

陈登道:“有你这样带画的吗?都要被汗打湿。”糜竺听完,着急得额头上的汗水蹭蹭往外流。陈登见状,急忙上前帮他解衣带。糜竺褪下里衣,陈登发现自己二哥还用锦带将画缠绑在小腹上,嘟囔道:“有必要这么怕丢吗?”糜竺将画卷轻轻压平,道:“有没有必要,你看了不就知道了。我可告诉你,这些漫画非常重要,我都还舍不得给舍妹看。今日拿来给你,你也只能先自己看,等我们准备得差不多了,才能让外人看,甚至在大汉刊行。”

陈登见糜竺说得郑重,也记到心里去,道:“二哥倒是和大哥近亲,我听不懂的话,不时从二哥嘴里蹦出来,是在大哥那里学来的吧?”

糜竺道:“这些有什么?等你看了《航海王》,你也会像我一样,对大哥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不说了,我就不打扰你看漫画了,后天我再来你这里和你商量。”陈登见糜竺转身欲走,急忙道:“二哥,稍等片刻。”说完将早上和张让谈话的内容,告诉糜竺听。糜竺道:“我知道了,我一会就派人去联络张常侍,尽早把大哥的事办下来。元龙可是立了大功了,免去徐州5年赋税的事要真能成,不知道我们兄弟三人,能多赚多少钱。”糜竺说完,整个人都乐癫了,傻笑着走出了书房。

陈登看着糜竺如此失态状,道:“有必要这么兴奋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