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三十九章 年少慕艾何唤叔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三十九章 年少慕艾何唤叔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天刚蒙亮,典韦打开蒙馆的大门,就看见陈登身形憔悴的候在门外,典韦讶异地道:“陈公子怎会如此早在此?”陈登道:“夜来兴奋睡不着,有些事想找找大哥,就干脆早来了。对了,我大哥起身了没有?”

典韦道:“公子往常多是入夜甚深方才歇下,没有如此早起,不过一般也日出那会就起了。陈公子若是没有什么急事,还是让公子多睡一会,等他自然起身为好。”陈登也知道了黄维桢所谓的人间乐事“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道:“如此,我就在蒙馆等我大哥起身吧。我无甚事,你莫需理会我,你自忙你的便是。”典韦闻言,自去洗漱。而陈登的脑海中,总是盘旋着娜美那倔强的神情——那个贪财调皮、心地善良的女孩,此刻正跪坐在陈登脑海中,恶狠狠地喊着阿龙的名字,用刀恶狠狠地插刺自己手臂上阿龙海贼团标志的纹身。

陈登迫切地想知道后面的故事——昨日糜竺送来《航海王》,陈登看了之后,就没有去府衙,在府上废寝忘食的将《航海王》看完。陈登已经被《航海王》里的一个个看似独立而又有联系的小故事吸引。陈登沉浸于《航海王》的故事中,甚至忘记了向黄母问好,直到黄维桢向他打招呼,陈登才在回忆中醒来。陈登兴奋地道:“大哥,《航海王》后面的呢?”说完又酸酸地道:“我和二哥与大哥相识,分不出先后,为什么大哥如此看重于二哥,什么事都是二哥捷足先登。难道大哥就没有什么事,先想到三弟我吗?”

黄语嫣耳尖,听到《航海王》三字,立马跑过来道:“兄长答应语嫣,《航海王》画出来后先给语嫣看的,兄长可要先等我看完了,再给元龙兄长带走。”黄维桢道:“橘子和风车篇,也没有多少了,我已经全部画出来。语嫣你一会就要上学,抓紧时间去吃早饭,中午散学了再看了。至于元龙,你要是急,就去我书房看吧。你们看完后,我就给二弟送去。《航海王》就暂时先画到这里,眼下竞美的事越来越离不开我,我打算把重心转移到竞美活动上,以后等时机到、有时间了,我再继续画了。”

黄语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央求道:“语嫣想看《航海王》,兄长先给语嫣画出来好不好?”黄维桢摸了下黄语嫣的头,道:“语嫣不闹,兄长会将《航海王》都给你画出来的。这段时间你好好学习,这样以后就能自己一个人也能看懂《航海王》了。”黄语嫣启蒙时间不久,识得的字还不多,要看《航海王》,总是不时地问黄维桢。

黄语嫣扑闪着大眼睛,道:“那我听兄长的,兄长记得以后要将《航海王》都给语嫣画出来。”黄维桢点了点头,道:“兄长会的,语嫣还是快去吃饭吧,去晚了,那两位大叔就要把好吃的都吃完了。”黄语嫣听黄维桢这么一说,恍然大悟似的,朝后院飞奔而去。陈登看着大哥这家子,羡慕地道:“元龙真羡慕大哥,空闲的时候,能画着有趣的故事,有儒慕自己的妹子撒娇,没有世间俗务的打扰,清闲自在,只怕是神仙也不换吧。”

黄维桢故作沮丧的脸道:“我怎么不知我过得好?我还想找些俗务做呢,这样也好能像三弟一样,人前高头大马,多威风。”陈登被黄维桢语句、表情逗得哈哈笑起来。黄维桢道:“三弟要不要去后院用点早饭,看漫画也不急在一时。”

陈登摇了摇头,道:“不了,我现在被娜美牵引得寝食难安,我还是去你书房看漫画吧。”黄维桢听到陈登如此一说,就将他引到自己的书房。黄维桢书房里也没有什么需要对陈登隐瞒的,也就没有收拾藏掖,自去后院拿了些新鲜糕点,给陈登食用。

关羽和黄维桢一家熟稔后,碰上饭点,也会上桌和黄维桢一家吃饭的,如此一来二去,又更加亲近了。黄维桢有意结交关羽,黄母和黄语嫣知道后,对关羽这个外人,也就更加热情了。黄维桢他们用过早饭,黄维桢道:“云长若是无事,不若陪我出去办点事如何?我怕有人闹事,典韦又离不开蒙馆,眼下我也就只有云长能信任之人了。”

关羽近来也是无事可做,见黄维桢这样说,同意道:“云长受公子如此照拂,心下正愁无路回报,公子既已如此说,云长敢不尽薄力?”典韦道:“大哥不若似我,供职于公子算了。这天灾**之时,莫说寻个好出路,能不饿死,也算老天爷保佑了。”关羽胸有大志,心中不怎么愿意,沉吟起来。黄维桢又怎么不知道以自己现下的身份,怎么可能就招揽得了关羽,道:“云长又何须为难,所谓人各有志,岂能因三言两语而改自己志向的?这几日你随我出去,就当是逛徐州城就好了。”关羽道:“就依公子所言。”典韦在一旁忿忿,想不通自己怎么就留不住大哥和自己在一起共事。黄维桢交代了几句,说不用管陈登,就带着关羽溜出去了。

徐州城城西的那个集市,可以说是一个广场,徐州城还有两个广场,一个在使君府门前,还有一个在怡红院门前。竞美活动接洽各方佳丽的接待处就在怡红院门前的广场上。黄维桢今日带着关羽游荡的,就是这个接待处。黄维桢画《航海王》的时候,糜竺每遇到与《伪战国群英像》上相似之人,总要黄维桢过去看一下,结合黄维桢的看法,决定让不让她扮演《伪战国群英像》里的角色。黄维桢被烦得多了,画好橘子与风车这个单元故事后,干脆停下画《航海王》,全心投入竞美活动中来。

此时天色尚早,徐州城别的地方还很冷清,接待处所在的这个广场却已非常热闹了——赶早的佳丽,吸引了众多狼的目光,又招揽来商贾、小贩。人都会赶早避免排队,这样想的人多了,赶得再早,也要排队了。黄维桢拉着关羽,坐在评审人员的座椅上,给关羽和自己倒了一樽浆水,砸吧着嘴品尝着,目光来回在眼前排队着的佳丽们身上来回扫视。关羽心里爽透了,在徐州城无所事事的日子里,他可没有少挤在人群中,看着各方佳丽们打发时间,何曾想过能有今日悠闲地欣赏美人们表演才艺。

接待处的办事人员多是糜府和陈府的人,现如今,糜府上下没有不认识黄维桢,纷纷向黄维桢点头示好。黄维桢没有插手他们评审,提意见也不是他来的主要目的,他来就是为了捡漏的——看过了那么多的影视剧,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当托尼老师了。

黄维桢看着眼前的队伍,对关羽道:“云长,你看排在第三个的那个姑娘,可有邹忌(佟丽娅,名字以后都这样了,何必非要李逵李鬼)神韵?”关羽还没有回答,一声“登徒子!”已穿入耳膜,“我说8年级生,你自己坏得流脓了,能不能就不要带坏人家红脸叔叔了?”关羽脸色泛紫,被俏生生的姑娘的喊叔叔,怎么还有机会带人家姑娘去看金鱼?黄维桢听到话声,不知道为何也是精神一震,开口道:“我与子仲已结拜为兄弟,你就不能喊我一声维桢兄长?还有你一个姑娘家家的,就不能别老登徒子、登徒子的叫我,你要知道,这样很容易引起别人误会,玷污到我名誉的。”

糜竺没有理会他们的拌嘴,径直走到队伍里的第三个姑娘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很是佩服黄维桢色眼如炬。糜竺道:“不知道姑娘芳名?你去那边登记一下,自会有人引你去活动的住处。等甄选结束后,经过一些简单指导,就开始评比了。”

那姑娘头发有点蓬乱,脸上和衣服却很干净,听到糜竺说自己入选后很激动,道:“小女名叫沐歌。”糜竺听后点了点头,向黄维桢走去,一屁股坐在黄维桢旁边的椅子上,至于自己妹妹和黄维桢的拌嘴,只要不引到自己身上就好。

糜贞冷哼一声,道:“我有冤枉你吗?你说你干的事,有哪几件是与年轻女子无关的?特别是最近出的内衣,我都不知道你平时脑海里都想着些什么?”糜贞说完,脸羞红了一下。黄维桢正经的道:“我能想什么?我只是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改善下你们女性的生活质量,顺便赚点钱,这也有错啊?你长能耐,你别用我们豆蔻的产品啊。刚才下马车,我看你比子仲都高,脚下穿了高跟鞋了吧,别以为你有裙子盖着,我就看不出来。你说你有没有还在用我们别的产品?”说完目光似有似无的往糜贞胸前瞟。

糜贞闻言、见状,气得呼吸都粗重了,不管不顾地说道:“你少得意,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把豆蔻给关了。”黄维桢被吓愣了,明明糜、黄两家各占一半的生意,怎么糜贞说关就能关了,还能这样操作?黄维桢还没有回击,糜竺却急了,道:“胡闹,你以为现在豆蔻说关就能关了吗?你也不看看订单排到了什么时候?下订单的都是哪些人?他们中又有几个是我们能惹得起的?”豆蔻走高端路线,那利润高得惊人,赚的钱容易得就好像去国库往自己家搬钱。糜贞要是真关了豆蔻,那就真是要了糜竺的命。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