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四十三章 寻发妻天子东游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四十三章 寻发妻天子东游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黄家后院,典韦端起饭碗正要往嘴里扒饭,突然停下来,道:“大哥,你的胡须呢?”典韦看着关羽光洁的下巴,有一点不习惯。关羽神秘地笑了一下,道:“剃了,如何,某看起来是不是精神、年轻了不少?”黄语嫣扒拉着饭,含糊不清地说:“看来我以后要唤‘云长兄长’了。恶来叔叔,你要不也剃了吧。”典韦逗黄语嫣玩时,无意中发现后,就喜欢上了用硬匝匝的胡须,扎黄语嫣粉嫩的脸颊。黄语嫣可不喜欢那种感觉,今晚见有机会,就不着痕迹地劝典韦将胡子剃掉。

典韦看看黄维桢、关羽,就只有他留有胡须了,不想太过另类,心中也意动,道:“我若是也剃了胡须,你以后也唤我兄长吗?”黄语嫣嘴中饭菜过多,说不出话来,忙忙点头。“那一会我也将胡须剃了。”

黄家在愉快的氛围中用晚饭,远在洛阳的皇宫却完全相反。何皇后将案几上的饭菜扫翻在地上,自己派人去接回皇子辩,不想皇子辩滞留在宫外嬉戏,完全不思返;刚才有黄门来报,陛下今晚又不来自己宫中留宿。何皇后都记不清陛下有多久没有来自己这了,儿子、夫君,一个个都不能让自己称心,何皇后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挫败感。而此时的灵帝刘宏听到张让禀报说没有带回《阿房宫赋》,气得暴跳如雷,听完缘由后,气才稍消。灵帝刘宏摒下张让,对着美人图发呆。

何皇后来寻灵帝刘宏,见灵帝刘宏如此模样,心中吃味,轻手轻脚走到画边,将墙上的画拉扯下来就是一通撕。等灵帝刘宏反应过来,两幅美人图,已经变成8份。灵帝刘宏又疚又怒,厉色道:“疯婆子,你做甚?”何皇后道:“我是疯婆子,我和你到底是谁疯了?我见你多日未曾来我住处,以为你宠幸别的嫔妃去,不想一查,原来你一直呆在这里。被两个虚妄的妖女迷得神魂颠倒,忘却人之大伦,我看你才是疯了。”

灵帝刘宏吃到痛处,粗着脖子道:“你个悍婆娘,你眼里容得下朕的其他妃子吗?发生王美人之事后,除了你,你说朕还敢宠幸谁?你身为六宫之主,地位尊崇,却毫无容人一点容人之量,不能母仪天下,也不怕天下人耻笑。”何皇后气得头上步摇直颤,道:“天下人耻笑者,又何单独于我?你看看你所行之事,事事向先废帝看齐,也就朝中无伊霍之臣,不然哪能由你行动专由?”

灵帝刘宏见何皇后竟将自己比作在位二十七天的废帝,气得扬起手来,向何皇后扇去,道:“朝中有伊霍之臣,孤又岂会朝政不通,致使朝廷困顿,让天灾**并行?”何皇后抚着疼痛火辣的脸颊,眼中泪水沁沁流出来,口出怨气道:“什么样的人,身边围绕什么样的人,孤未入宫前,入目者莫不如此。陛下倘若真贤明,又岂会让小人当道,致使君子明哲保身,不敢用命于朝廷?陛下既然如此不待见于我,明日宫门开启,我即往徐州,寻我那辩儿,也好教陛下眼不见为净。”何皇后说完,也不等灵帝刘宏同意与否,往门外行去。

灵帝刘宏看着何皇后离开,口中自语道:“你不喜孤,可以躲避不见孤。孤也有不喜之事,孤亦避之,却要担负众多恶名。”灵帝刘宏沉默了一阵,将撕毁的话拼凑起来,看了一会,突然一喜,自语道:“你可去徐州,孤又如何不能去徐州?明日你离宫,孤即向公卿言语,去徐州寻妻接儿去,孤看谁敢阻拦孤。”

翌日,接到张让回报何皇后离宫往徐州方向而去的灵帝刘宏,笑吟吟地看着阶下的满堂公卿,至于公卿所提之事,皆草草应允了事。众公卿暗奇灵帝刘宏今日之异样。灵帝刘宏见众公卿所提之议题已论毕,道:“昨夜孤与皇后置气,今早皇后已摆驾徐州皇子辩处,并言永不复见孤面。这可如何使得?孤决定今日既往徐州,劝回皇后,并迎回皇子辩。至于国家之事,着太子太傅袁隗、太尉杨赐,司隶校尉张温共决,遇有未能决之事,看轻重缓急,或飞马传报或等孤归京亲决。仪仗安全由光禄勋全权负责,西园八校尉各带部曲孤前听命。散朝。”

袁隗听毕,心中暗喜,能为家族增加影响力的机会从天而降。张温进言道:“国不可一日无君,我等三人岂敢逾越,替陛下决天下之事。陛下离开皇宫,即使防备再周密,也怕有疏忽遇险之时,陛下万金之躯,又何必置于危墙之下?”张温语毕,刘虞、王允、盖勋等尽皆出列附议。何进怒眼环视众人,阴阳怪气地道:“卿等欲疏陛下与皇后之情乎?”何进上朝前就得黄门告知,自己妹妹与陛下起争执,今天一早就已经离开皇宫前往徐州寻找皇子辩去了。何进心中有怨气,自然不敢对灵帝刘宏发,于是反对灵帝刘宏去徐州的,就成了何进的发泄对象。

灵帝刘宏道:“孤意已决,诸位公卿无须再谏。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们,徐州刺史孤已经卖出,求购者乃黄维桢,任命的诏书已于昨夜快马发往徐州,大家一起祝贺他吧。”灵帝刘宏说完,走出崇德殿。

殿中寂静了一会后,卢植道:“我师弟郑玄乃北海高密人氏,说来惭愧,一直未能去其故居一望。近日朝廷事少,我正好往与他处探讨下学问,诸位回见。”去北海貌似也可以绕道徐州城的,杨赐心中鄙夷,陛下去徐州城,说了是找回皇后、迎回皇子,其实他是去干什么,你们心里没有点数吗?一群精虫上脑的可怜人,世间佳人,也不过是红粉骷髅。卢植说完,何进说放心不下自己妹妹,也要去徐州城。马日磾见灵帝刘宏没有将重任托付于己,心中萧索,不忍见某些人嘴脸,表明也往徐州城一晤写出《阿房宫赋》的黄维桢一面。有此三人表态,又见灵帝刘宏如此着紧,加之近日弄得满城风声,又有不少勋贵大夫表示要往徐州一行。袁隗见离开洛阳的勋贵大夫出走了大半,心中的成就感降低了不少。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