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四十九章 被打扰了的约会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四十九章 被打扰了的约会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罗宾感受着身边的意中人关羽,第一次以轻松的心情逛在街道上,发现商贾小贩们的叫卖声原来不只是聒噪,发现蓬头稚子们的跑跳原来不只是烦躁。罗宾偷偷望了一眼关羽,发现他紧张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罗宾心中升起一股甜蜜,路过一个小吃食摊旁时,罗宾刻意放慢了脚步,眼神依依不舍的在那吃食上流连。关羽正愁不知如何与罗宾独处,见状心中一喜,不由得拉起罗宾的一幅衣袖,走到吃食摊边。

罗宾见关羽拉着自己,虽然没有被牵着手,脸上还是羞喜得滚烫,低下头,轻挪着小步,任由关羽牵着。“店家,你这烧饼怎么卖呢?”关羽欣喜中,话声好像有些颤抖。时下天气虽较盛夏清爽甚多,但也还是炎热,烧饼如此干燥物什不甚好卖,也就早上,雨天好卖而已。店家见生意上门,殷勤地道:“皮薄馅厚大烧饼,一文钱一个,吃了一个,管你饱到天亮。”罗宾此时已非落难之时饱受饥饿煎熬,听到如此抵饿的烧饼,早已没有以前的渴望了。关羽道:“那给我来两个,分开放。”罗宾拉了一下关羽的衣袖,道:“店家给我们来一个就好了。”那店家望向关羽,关羽道:“那就来一个,我们就尝尝鲜。”

那店家看关羽和罗宾衣着,不像是穷苦人家的,要真一人吃了一个自己的烧饼,那晚饭还如何吃得下。店家将饼掰成两份装好,将多的那份递给关羽,剩下的那份递给罗宾。关羽付过钱之后,两人就沿着街道向糜家酒吧行去。

罗宾将烧饼凑近嘴巴,一股香味直钻鼻孔,咬上一口,咸香适宜。这是罗宾吃过的最好吃的烧饼。罗宾道:“好硬。”吃得津津有味的关羽立马停下来,关切地问道:“磕着牙齿没有?要不烧饼你别吃了,一会到糜家酒吧,咱们要几笼小笼包,我保证不硬又好吃。”

“吃得急,牙齿咬得有点疼,不过现在没事了。”罗宾说道,“你以前经常去糜家酒吧?”关羽听到罗宾问话,后背吓出一层冷汗,要知道糜家酒吧少男少女多了,去那里物色另一半的少男少女也就多了,关羽可是经常和典韦一起去的,要是被罗宾误会了,多不好。关羽道:“是经常去,不过都是和义弟一起去的,去的时候也多是听书。”听书是多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关羽你也没少欣赏舞娘们的舞蹈吧。

罗宾听到关羽如此回答,心中一喜,知道能常去糜家酒吧消费的,绝对不是缺钱的主,也就印证了之前对关羽的一些猜测。罗宾笑盈盈的看着关羽,越看越满意。关羽被看得心里发毛,罗宾这表情绝对是要秋后算账的表情。“给,你拿着,或者你吃了。”罗宾将手上的烧饼递给关羽。关羽接过,道:“拿着多招人眼,我还是吃了吧。”

“嗯。”罗宾就一边走着路,一边看着关羽吃烧饼,不时的摇一下关羽的衣袖撒娇。关羽沐浴在罗宾温柔的目光中,开始恨自己迈的步子为什么那么长。又走了一阵,罗宾好似被关羽用衣袖拖着前行了。罗宾道:“云长,我累了。”关羽见罗宾用糯糯的声线唤自己“云长”,心都融化完了,也用温柔的话语道:“那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罗宾“嗯”了一声应答。

关羽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以前经常光顾的小酒馆在前方不远,道:“我们去那酒馆门前歇下吧。”罗宾道:“好。”酒馆伙计见是熟客上门,急忙上来招应。关羽对伙计道:“外面日头大,某走累了,就想来店前阴凉处歇下脚,并非是来吃酒,你且忙自己的去便是。”那伙计发现了关羽身边的罗宾,猜着关羽可能是要去糜家酒吧了,也不恼,道:“关壮士往日对小店多加关照,就进店里歇吧,何必见外。”关羽闻言,转头望向罗宾,征求她的意思,见她微微的摇头后,道:“店外有风凉爽,我们就不进店了吧。”

那伙计笑着进了店,想不到关羽那么大的汉子,也会怕一个婆娘。伙计见店中生意还未热闹,就抽了一张条凳,给立在店外的关羽送来,关羽和罗宾双双向他道了一声谢。伙计的一举一动,自然落在掌柜的眼里,掌柜看着缺一张板凳的桌子,显得好难看,数落伙计道:“我说你能不能别没事找事做,你看看那桌,这要是有客上门,你说那客人能看着舒坦?”掌柜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好似也故意让店外的关羽听到。那伙计道:“是,是,掌柜教训的是,以后我不敢了。不过关壮士也就是歇一会儿脚,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哼,你要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店里的事还忙不过来呢,你还瞎参合店外的。”

罗宾听掌柜的话后,觉得不舒服,拉着关羽就要走。关羽有心为那伙计出头,要不是有罗宾在身边,早就上前让掌柜的见识见识钵大的拳头是长什么样子的。关羽依罗宾正要离开,才站起来,就有陈府家仆喊道:“关壮士在这边,你们不需再找了。”说完走到关羽跟前,道:“关壮士,我家老爷和你公子让我们出来找你回去用宴。”

“用宴?公子事情忙完了吗?”关羽望了望身边的罗宾,相对于去陈府用宴,关羽还是比较想和罗宾去糜家酒吧玩的。那家仆道:“议事完有好一会了,我家少爷正准备宴会接待你家公子和糜家大公子呢。他们让我们出来找你一起用宴。”

罗宾道:“既然你家公子有请,我们还是回去吧。”关羽难得有和罗宾独处的机会,如何想放弃,道:“你回去和我家公子说,说我答应罗姑娘要带她在徐州城里玩了,现在抽不开身,宴会去不了了。”那家仆闻言怔了一会,“这”了好久,也“这”不出一个主意出来。还是能主事的家仆过来了,才随关羽所言,回陈府复命去了。

罗宾道:“云长,你这样对你家公子,未免让你家公子心里不痛快,小心他给你苦头吃。”关羽道:“我家公子才不拘这些小节呢,你不要放在心上,以后你就会知道我家公子是多么随和的一个人了。不提他了,走,我们去糜家酒吧。”

“恶来,你不是说云长和你家公子在陈府吗?你被骗了,云长背着你,偷偷出来给你找大嫂呢。”典韦闻言,被气得就要抓糜芳,恶狠狠的在他脸上一顿蹂躏,捏得他鼻青脸肿。糜芳气不过,指着那店前道:“我又没有骗你,你和我置气做什么?你看那门前,是不是云长。”糜芳也算经常往黄家蒙馆和糜家酒吧跑,自然而然的,就和典韦混熟了。

典韦闻言望去,见还真是大哥云长,不好意思的放下糜芳,大喊道:“大哥,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陪同公子去陈府了吗?”

关羽听到典韦声音,脸拉得似驴脸般长:怎么带罗宾出来一会而已,就遇到那么多事,还给不给人私人时间了?关羽虽不情愿,却不得不招呼回话道:“公子见事情忙起来时间长,就让我先离开了。”典韦和糜芳走到关羽近前,糜芳眼睛就盯着罗宾打量不放。关羽见状,挡在他们中间道:“怎么,你们又要去糜家酒吧玩吗?”糜芳道:“不然怎么会碰到云长兄长呢?要说兄长也不厚道,背着我们,就偷偷的把大嫂找。”典韦闻言,向关羽偷来迷惑的眼光。

关羽道:“怎么是背着你们?怎么是偷偷了?我们也是第一次出来,就被你们捉了个现行。”本来还想和罗宾来个独处时光的,现在全泡汤,指望典韦和糜芳识相自己走开,还是想着怎么让他们别提自己的丑事吧。思及此处,关羽闷闷不乐的矗着。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