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五十三章 不要和领导喝酒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五十三章 不要和领导喝酒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糜芳看着目露凶光的关羽,最终还是忍着疼痛没有叫出声来。关羽道:“还是找个地方坐一下了,老站着脚疼,还招人眼的。”皇子辩道:“既然都认识了,何必还用找地方坐,让服务员把桌子拼一下,我们就坐在这里吧。”皇子辩说完也不等众人回答,自喊来服务员。众人见此,也不在推脱纷纷入座,关羽牵着罗宾,坐到背着舞台的位置上。

典韦看着桌上好像还没有动用过的骰子,道:“你拉着我们和你坐,就不能再摆皇子的架子了,不然哪里能玩得尽兴,今晚我们要玩个不醉不归。”说完恶狠狠地看了眼孙策。史道人正要说话,不想被皇子辩拦了下来,道:“就如你所言,今晚我们就要玩得尽兴。”典韦道:“如此,我和我大哥还有罗姑娘一边,你和孙策还有周瑜一边,我们玩骰子喝酒,哪边先有人趴下就哪一边输。”酒吧的果酒虽然度数不高,喝多了还是会醉的。

糜芳闻言不乐意了,道:“我呢,怎么你们玩都不带上我的?”典韦看着没有入座的师勖、王越、史道人,道:“这不是人不够吗,论熟你应该分到我一边,论年纪,你又应该分到皇子他们那边去,干脆你别玩了,免得喝趴下露馅,被你姐姐捉到。”糜芳道:“我不管,我就是要玩,大不了今晚的账算到我头上。这样吧,我到皇子这一边,你们就多摇一次骰子,骰子点数加起来少的一边喝酒。”糜芳顿了下后道:“难不成你怕喝酒喝不过我们?要知道我们这边可是有4个人能喝,你们那边才三个人而已,也许只是两个人。”

这小破孩第一次跟我们出来嗨吗,怎么还不了解我们哥俩的酒量。关羽斜视了一眼糜芳,道:“就依你,即使我们这边只是两个人,也照样喝趴你们。”糜芳听到后,高兴地往每个人面前派放骰子,正要喊开始,不想孙策道:“这么好喝的酒,不是赢的一方喝吗?”酒吧的酒水卖得还是很贵的,孙策以前和周瑜来,也只是稍微要来少许尝鲜,每次还是不要重样的。糜芳道:“就要输的一方喝。你个愣子,一会我们要是赢了,你还喝不够,我请你喝到倒去。我先来。”糜芳说完,将身前的骰子拿起来,大力摇了几下后,放在桌上,顺手开盅,“三五四。到你。”

孙策闻言,拿起面前的骰子,摇了一下就放下来。众人依次摇过,罗宾多摇了一次,最终是糜芳这边输了,孙策乐滋滋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孙策喝完后心中暗道了声“爽”,要知道以前他可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喝的。罗宾乐得掩着嘴笑,刚才她两次摇出了大点数才赢的。关羽道:“别只顾着笑了,趁现在有点时间,多吃点东西,这样就不容易醉倒了。”罗宾嗯了一声,拿起身前的糕点、水果,吃了起来。罗宾吃了一会,发现关羽和典韦并没有动,道:“你们怎么不吃啊?”典韦道:“罗姑娘这就不知道了吧,对我和大哥而言,在糜家酒吧,千金都难买一醉。我们都想着怎么能醉倒快一点呢,怎么会吃东西。”关羽在一边连连点头赞同,道:“总有不怕死的小鬼头,要挑战我们的酒量。”

糜芳在一边阴阳怪气地道:“月桐和楚楚课桌上的秽物也不知道是谁吐的,要知道她们可是因此哭了快半堂课了,听说那天某人因为迟到,手掌还挨了一顿戒尺,要不是手茧够厚,现在估计还摇不利索骰子。”关羽在一边连连打眼色,让糜芳不要说了,不想糜芳没有理会,终究是说了出来。典韦有点生气道:“那次要不是我们在外面先喝了酒,我们会醉?”糜芳道:“醉了就是醉了,找那么多理由做什么。”周瑜和孙策、皇子辩在一边吃着东西,一脸期待糜芳再多讲点故事的样子,关羽可不想让他们如愿,道:“恶来稍安勿躁,我们这次喝趴他们就是。”典韦气呼呼地摇着骰子,道:“今晚非要在酒桌上见个真章不可。”说完将骰盅重重的压在桌子上。

“二一一,明显是理亏,骰子都不好意思出大数给你。”

“糜芳,你少说点没有人当你是哑巴,你再叽叽歪歪,信不信我以后不穿你设计的蒙服,看你以后还怎么在语嫣她们面前得瑟。”典韦粗着声音威胁糜芳,还真有用,糜芳现在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罗宾见到糜芳模样,双眼如月牙般,不难想起她那银铃般的笑声。关羽看痴了。罗宾同时摇两个盅,放在桌子上后,毫不在意地揭开来,“四六六,五五六,我们这边一共是四十六点,该你们了。”

还是糜芳这边输了,周瑜端起酒水也是一番牛饮,典韦道:“看着你们喝,我都渴了。”糜芳想怼回去,又不敢。皇子辩道:“莫要得意,才刚开始呢,最后还站得住的才是真赢家。看我先来摇。”天子之子开口,运气果然不一样,终于开始赢了。典韦正要斟酒自饮,关羽一把将他手打开,道:“你哪怕是真渴,也要先忍一下,让罗姑娘尝下这里特有的果酒。”关羽说完,把罗宾身前的杯子斟满。罗宾看着杯中红艳艳的酒水,下意识的说道:“会不会太多了?”关羽道:“罗姑娘喝喝看,不会醉的。”罗宾看了眼在座的皇子辩,暗想堂堂一国的皇子,应该不会帮关羽来灌醉自己的。罗宾端起酒杯,才靠近嘴唇一股浓郁的甜香就冲进鼻子,罗宾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后,水果的香味盖过了酒精的味道。冰镇过的果酒顺喉而下,罗宾感觉整个人都清爽起来。罗宾忐忑的心放了下来,心无旁骛的享受果酒的醇厚。罗宾喝着,眼角慢慢有泪水流出,放下酒杯的时候,竟然有点哽咽。

关羽手脚无措地道:“罗姑娘,你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哭了。”罗宾红着眼睛道:“我想起了我娘,我和她一起逃难的时候,无论如何饥饿,她都信心满满的给我打气,说我会活下去的,说我以后会活得好好的,最后她将半张饼都留给了我,自己却饿死在逃荒的路上。人和人的贵贱究竟是如何区分的,为什么有的人吃不饱的时候,有的人却可以吃腻山珍海味。”关羽、典韦听闻罗宾之言,不由想起以前的日子,哪曾想过会有今天之时。有时候贫穷真的可以限制一个人的想象力。

罗宾也太过直来直往,如此扫酒兴的话也在这种时候说。皇子辩此时心中隐隐有些不快,罗宾的这些责问,不就是在自己老爹的治下造成的吗?皇子辩道:“大人们不是都说酒桌上只谈风月,不谈国事吗?罗姑娘刚才之言可是有点违规了,该罚,该罚。”皇子辩说完,站起身给罗宾斟酒,史道人正要上前代劳,皇子辩却拦住他伸出来的手。皇子辩斟满一杯后,又从备用的杯子里取出两只,一一斟满。

关羽见状愤怒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子辩道:“酒桌上罚酒,不是一般都罚三杯吗?”罗宾看着满满的三杯酒水,不禁花容失色——这么多酒水,自己小小的肚子装得下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