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航海王在三国 > 第五十四章 心累也许友也尽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五十四章 心累也许友也尽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关羽看着皇子辩那毫不在乎的表情,好想一拳就打过去,看到他身边的王越和史道人,最终还是强忍了下来。关羽站起身,就要去拿罗宾面前的酒水。皇子辩一手拉住,道:“该罚的是罗姑娘,你帮她喝了,那还是罚她吗?”典韦闻言,气不过道:“你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枉为男子。”典韦说完,也站起来,也要去拿酒水,不想却被史道人拦住。典韦大怒道:“撒手!”史道人不为所动,倒是王越警醒的看向典韦。

史道人道:“天下弱女子多了去,若是罗姑娘没有一副好皮囊,你能这样拔刀相助?”典韦道:“在我眼里,天下女人都一样。我帮罗姑娘,是因为罗姑娘是我大哥看上的女人。臭道士,你不好好修道,理世间这些俗务作甚?”史道人道:“老道的事,就不劳烦您费心了。”

糜芳看着好好的酒局变成这样,心中是向着典韦关羽这边的,但又顾忌家中,不敢得罪皇子辩,着急间也没有想到息事宁人的法子,只得在一边干着急。孙策初生牛犊不畏虎,又恰逢坚信着有理走遍天下的年纪,脸上全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架势,一旁的周瑜,也饶有兴趣的看着关羽等人。罗宾看着这要打起来的架势,心中有点害怕,但更多的,是暖暖的感觉。罗宾心中很感动,第一次有外人这么关心她,为她着想。关爱自己的人,自己会很珍惜的,罗宾伸手去取酒杯,才喝到一半,桌边响起一声叹息,接着一声悠悠的声音传来:“想当初高皇帝与楚霸王项羽逐鹿中原,立鼎长安,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不想他的子孙,却沦落到只能欺负一个弱女子的地步了。可悲可叹啊。”

皇子辩寻声看去,说话之人长手过膝,大大的耳朵,身边跟着一个面如美玉,神采飞扬的美男子。皇子辩道:“大胆,你敢诋毁皇室,王剑士,你予孤拿下。”那美男子闻言,拦在说话之人身前,声如炸雷道:“大胆,谁敢我义兄乃中山靖王之后,真排班论辈,你还得叫声皇叔。我义兄教训你个后辈,何人敢说三道四,指手画脚?”王越闻言,停下脚步,看了眼皇子辩和史道人。史道人松开典韦的手腕,拉回皇子辩的手,帮皇子辩稍稍整理了下仪容后道:“非是皇子欺人,实是罗姑娘犯错在认罚。倒是皇叔将皇室说得如此不堪,难道就不怕宗正责罚?”

原先说话之人道:“我所言又非虚,问心无愧又何惧于人,倒是你带着皇子流连风月场所,还与一个弱女子置气,这要是给宗正知道,恐怕不好交代吧?”皇子辩道:“她对父皇无状,我罚她喝三杯酒而已,若真追究起来,再严厉的惩罚都有律可依。”皇子辩看着停下来的罗宾,道:“你若不想连累自己和他人,这三杯酒你就得喝完去。”

原先说话之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遇到这样比自己脸皮厚还没有肚量的,也不敢强驳,毕竟不知道自己的家谱经不经得起宗正盘查。糜芳见皇子辩如此为难罗宾,气呼呼地说:“我不要和你顽了,心累。”糜芳说完离开自己的座位,挤到典韦和罗宾之间,让罗宾和关羽靠得更近了。关羽在罗宾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向糜芳伸了个大拇指,糜芳乐得咧嘴直笑。

罗宾看到有那么多人向着自己,感动得哭花了脸,一边用手擦去眼泪,一边举起酒水,咕噜咕噜地喝下去,关羽不忍去看,转过脸去,不想和方才开口相助之人照了面。关羽抱拳道:“某乃关羽,字云长,谢谢兄台方才仗义执言。”那人道:“吾乃刘备,字玄德,方才之事备也没有帮上,云长之言折煞我也。”关羽又点了下头表示感谢,不经意间见糜芳给罗宾递了一方手帕,连忙抢过来,没脸没臊地就帮罗宾拭去脸上的泪痕。罗宾本还有点哽咽,见关羽此番举动,不由得破涕为笑。

关羽见罗宾不再难过,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关羽近距离端详着罗宾精致的面庞:麦黄色的脸庞经过酒水的微醺,爬上了一层绯红;长的睫毛,和那细细的眉毛一样,生得那么柔和,是不是随了她的主人性格;直挺棱角分明的鼻子,是那么可爱,怎么以前的人们就说她妖怪呢?不过谢谢你们的“妖怪”,才能有机会留到现在给我去珍爱。罗宾感觉脸上的手帕停下来了,才发现关羽直挺挺地看着自己,娇羞得低下头去,犹不解气,在桌下踩了关羽一脚,不过她可舍不得用力。关羽回过神来,呵呵地傻笑。

刘备见关羽注意力全然在罗宾身上,眼中不舍地悄悄离去。皇子辩见糜芳不坐在自己这边,自己和孙策周瑜他们之间空了一个位置,哪里还有之前的亲密模样,不由得意兴阑珊,又和关羽他们闹僵,不想再呆下去,起身带着史道人和王越离开,众人没有一个假意挽留的,皇子辩难过得眼睛有点涩。皇子辩低着头,走出昏暗热闹的糜家酒吧。

皇子辩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后,孙策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拍着胸口道:“好压抑,刚才我可紧张死了。”糜芳道:“你紧张?你紧张怎么还有心情偷吃糕点,水果?别以为我没有看见。”孙策狡辩道:“我一紧张,就想吃东西缓解。”孙策见他们都一副不信的表情,也就没有再解释。罗宾被酒灌得有点晕乎,想回家,不过见关羽和典韦都一下午了,还没有进什么酒水,就没有提出来。典韦可能是真渴了,斟了一杯酒喝起来。典韦抹了一下嘴巴道:“刚才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为什么大人不喜欢带你们小鬼头玩的原因,太难侍候了。”糜芳假装愤怒道:“既然你不喜欢和我出来顽,为什么总是跟着我蹭吃蹭喝?”典韦道:“别怪我说真话打击你,这不是作息和公子不一样吗,要是公子带着我,我才不稀罕跟在你这个小鬼头后头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养的打手呢。”糜芳道:“当本公子的打手还辱没了你还是怎么了,这徐州城,想跟在本公子身后吃香的喝辣的多了去了,本公子还不稀罕呢。”关羽斟了一杯酒,看典韦和糜芳笑闹。

孙策道:“酒还没有吃尽兴呢,再来啊?你们大人若是赢了我们,我们以后也和你们亲了。”糜芳雀跃道:“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这回我要做内奸,帮助典韦兄长们让你们输个分不清南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