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玄幻 > 梦干年 > 一卷 二四章 大秦首功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一卷 二四章 大秦首功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宛城告破后,曹嘉接到,蒙川进军彭蠡泽的军报。一时无语,鄱阳湖烟波浩渺,风景秀美。不等我回去,就跑去泛舟大湖,真是可恼。此时,曹嘉只得提前通知庚武,要他密切注视,彭蠡泽情势,随时准备围歼吴芮。

蒙川其实是知道此计议的,只不过吴芮发兵迅速,没来得及告之庚武。也是蒙川托大,以为吴芮不堪一击,才大意之。此番战事,进行于此,蒙川却是始料不及。听到号角声,蒙川顿时松了口气,这此真是太险了。

再说庚武,接连收到曹嘉两份军令,不敢大意。八千越川军,沿漓水缓缓向北,开近彭蠡泽。早在两日前,到达余干以西。此处乃吴芮辖地,庚武不敢冒进,停军于大江岸。转日,稍探报之,吴芮军集结开拔。庚武就猜个八九不离十,所以立刻全军开进彭蠡泽。

来的正好,看着大泽中,战船密布、浓烟滚滚、杀声震天。庚武即刻下令,擂鼓吹号,展开阵形,杀将过去。正交战的两军军士,闻声远望,不知为哪方援军,战事渐渐放缓。蒙川却是已知,立刻告之旗手,传至全军。让旗舰军士大喊:“援军已至,活捉吴芮!”

吴芮军士听之,不由心中慌乱。所有舰只,开始渐渐脱离战阵。吴芮看到熟悉的楼船,悬挂大秦的黑色玄旗。持剑一指大呼:“背主之小人,吾定杀之。”话虽狠,但形势不由人,吴芮只得令大军,向大江口撤去。

蒙川看吴芮水军欲走,岂肯放过,令梅鋗领庚武,驱舰船追之。自己乘斗舰,转换楼船,整肃舰队,随后跟进。彭蠡泽上演了一幕,追赶大戏。由于吴芮军撤逃,所有舰只尾部,暴露在梅鋗军舰的射程范围。楼船倒是没沉几艘,但军士损失严重。

就这样,一直逃到大江口,顺江而下,才摆脱秦军的追击。吴芮站在船头,望着彭蠡泽方向,怒火中烧。此次一战,是他没想道的结果。在自己的地盘,竟被秦军追得丢盔弃甲,真是丢尽了脸面。现在,连老巢番县都丢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吴芮不愧为一方豪杰,决定领军直接北上,会同英布,在做打算。

蒙川军至大江口,见吴芮军已逃远,长声一叹。跑了吴芮,这彭蠡泽占之难也,民众向吴不向秦,以后定反复。梅鋗、庚武此时近前,梅鋗道:“将军,吴芮定北上寻英布也,吾军再追亦难。今应速速攻占番阳,断其根本。令其成无根浮萍,不足为虑。”蒙川想,也是,番阳必须攻之。

经此一战,南海军竟死伤八千余人,楼船损沉十余艘,艨艟、斗舰不计。蒙川听了统计,心痛不已,暗中自责。因自己从军至今,未曾尝败,过于自负,乃有今日之伤。南海军士,大多是淹死的。蒙川不忍弃尸,整整打捞一天,用船送回邾县安葬。却不知,一天时间,让番阳的吴芮族众、部下、军属,逃了个空。

南海军至番阳,一箭未发,进了城。看着空荡的吴芮府邸,蒙川一时无语,感觉这胜仗,干巴巴的。城中民众却是无多少迁逃。蒙川立刻发榜安民,约束大军。几日后,大军回转九庐一带。由于庐陵,以被蒙毅遣军接管,蒙川令庚武领五千越川军驻守番阳。

战易,守难。蒙川深知其理,所以他决定,暂不回邾县。好在梅鋗在此扬越一带,颇有盛名。蒙川决定,依托南海郡,将九江一郡与南海三郡紧密相连。蒙毅也有意,从龙川之庐陵,将驰道贯通。这是曹嘉临走时所说“要想富,先修路。”当然,这些想法是好的,但所有事情都不是一蹶而就,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转眼入冬,大秦帝国,在上将军章邯的苦战中,似乎出现了希望。张楚都城被攻破,数路反军被平定,大秦还是那威盖九州的大秦。却不知,六国旧民、天下英豪,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大秦。不知会在什么时候,猛扑上来,咬上一口,来个不死不休。

陈郡尽南,汝阴城中,陈胜身心具疲,呆坐于地。怎么会是这般,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开始是为了活命,后来居然做了楚王。是谁提出让俺做王?唉!难道俺不想。可这王怎么那么惨,周文死了,吴广死了,张贺也死了,俺也得死吗?那群六国混蛋,当初老子给兵给财,如今却视俺为草狗。老子不服,老子乃张楚王!

夜已入深,陈胜毫无睡意,他在等,在等他的护卫将军吕臣。等吕臣收集众军士,重整大军,杀回国都。汝阴城中,夜风瑟瑟,没有因为楚王的到来,而彻夜欢嚣。相反,除了王公大臣,寥寥护卫,几乎是一座空城。陈胜不解,当初经此地,一呼百应,如今却不见人踪。待吕臣归,先往北到城父,定有跟随之众。

此时,夜更深,众人皆已入睡,陈胜也渐有困意,迷迷糊糊中,他听见了马蹄声。“轰!轰!轰!”是骑兵,是吕臣,陈胜猛得站起喊道:“快开城门,援军至也!”护卫迷迷糊糊,听到王令,一溜烟跑去城门口。“王上令!援军至,开城门。”城门守卫迷迷糊糊打开了城门。迷迷糊糊,全都是迷迷糊糊,迷迷糊糊的丢了脑袋。

秦二世二年正月,大秦右将军曹嘉,领四千虎豹骑,长途奔袭,于陈郡汝阴,斩杀陈胜。一份寥寥数语的战报,惊动了朝廷,惊动了整个大秦。曹嘉之名,传遍九州。有人称护国英雄,有人听之不屑于顾,有人想杀之后快。总之,曹嘉是出名啦!还得到了大秦此时的第一大功。

陈郡新蔡,府厅内,众将在座。上首在座之人,乃大秦上将军章邯。次首在座之人,乃大秦右将军曹嘉。现在曹嘉稳坐大秦军中的,第二把交椅。“众将官,陈胜、吴广之反,由去岁至今,六月有余。今陈胜授首,宋留降之,为大胜也!余有吕臣残部,不足为虑。然,六国之患,乃重矣!望众将厉兵秣马,再平中原。”

上将军就是上将军,一席话说得众人精神振奋,恨不得立马奔赴战场。接着,章邯望向曹嘉,问道:“右将军,今汝将赴咸阳,老夫在此送行,望安顺归返。”“上将军,麾下定将陈胜首级与那宋留,齐整送至咸阳。”“善!将军此去,定乃加官进爵,老父先行道贺。”“上将军垂爱之情,麾下铭记于心。”

厅内众人,听得都快睡着了。此时,王奔说了一句:“两位将军光说无酒,甚是无趣也!”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纷纷附和。好好的军事会议,改成了酒席盛宴。推杯换盏,曹嘉和章邯竟是,称兄道弟起来。王奔、李引也是频频敬酒,一个是叙旧,一个是赔罪。一切尽在酒中。

曹嘉于军中时日越长,越是觉得,大秦之殇,可惜了那么多铮铮之骨,烈烈之众。就连李引,曹嘉也觉得,甚是可亲。酒过三巡,这些大秦之将,统统倒在了桌案底下。

转天,章邯领军北上,寻剿吕臣残部。李引驻守新蔡,整肃降卒。曹嘉领着虎豹骑,押解宋留,带着陈胜首级,归宛城,入武关,奔咸阳。其实,曹嘉并不想去,怕见到赵高,一失手,把他给宰了。曹嘉也知道,自己并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宛城外,武关道上,婴昶,仓乐早已在此等候。曹嘉下马近前道:“汝二人何至于此啊。”婴昶笑道:“将军得如此天大之功,麾下来恭贺也!”“嘿嘿!汝若此文绉绉,吾到不适也。”“那将军至咸阳,捎些美酒如何?”“善!”三人皆笑。曹嘉又道:“仓乐大哥,今调汝至江陵,定要助蒙大哥,镇江陵之防。勿可懈怠。”“将军安心,麾下定尽全力助之。”三人计议停当,又是各奔东西。

武关驰道,乃是主要国道。由宛城至武关,四百余里,悠悠五天就到了。武关守将知是右将军至,立刻出关相迎,一脸的崇拜。曹嘉有一搭、无一搭的和他聊着,主要是欣赏这武关景色。真是山水环绕、险阻天成,曹嘉感叹,“当年···现在···马上···如果武关重兵把守,刘邦那老小子,怎么能过得去。”

曹嘉看着笑眯眯的守将,道:“大秦之咽喉,握于汝手,汝可感持重否?”那守将一愣,道:“持重?吾年少时,扛举一头猪,亦可急行,力气颇大。”曹嘉一听,“还真是这老几啊!不行,这次到咸阳,我得想法把他给换了。”于是没好气的,转身就走。留下那守将,独自在风中凌乱。

武关至咸阳,也乃四百余里,悠悠又是五日。咸阳!到了!曹嘉看着远处,灰蒙蒙的一片宏伟,透着庄重、肃穆、神秘。这就是经七世秦王,百余年心血,打造的大秦之心。项羽,你也下得去手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