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玄幻 > 丞相大人本红妆 > 第二十二章 朝堂风云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二十二章 朝堂风云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沉沉的暮色中,五更的钟声便已经敲响。洛子书睁眼看着不远处美人榻上和衣而卧的安阳凌云轻轻蹙眉,似乎以前的他不会如此拘谨。半饷又舒了一口气,暗骂自己男人装久了竟忘了原本的女儿之身!安阳凌云一向浅眠,却怕昨晚的一切皆是梦,心里挣扎一番终是缓缓睁眸凝视着洛子书。

良久的寂静之后,洛子书终于开口:“今日朝堂有事,你该上朝了。”

安阳凌云身形一僵,薄唇微抿,压下心中的涩然温和道:“你昨日‘重伤’,今天好好休息。”语毕,迅速下床朝外室走去。

洛子书眼中的疑惑又一次闪现,感受着那道身影莫名的孤寂不禁开口唤道:“安阳…。”

安阳凌云身形一顿心中狂喜,转回身看着跪坐在床榻上的人儿那湿漉漉的带着刚睡醒的迷惘与丝丝疑惑的眼睛,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回身快步走到床榻前低身问道:“子书,怎么了?”

洛子书抬首看着眼前的男子,眼中带着一抹探究,开口道:“昨天,今早的行为不像你,你以前不是一有机会就想靠近我吗?”说着眼中又显出丝丝魅惑来。

安阳凌云稳住心中强烈的悸动,口中溢出一声低低的苦笑,凝视着身前的人儿开口道:“子书,以前有你的推拒我还能控制我自己。如今,你接受我,我却怕我靠近你会失控,如果我有了更深的执念,子书,你就没有退路了!”说着便直起身向后退了一步。

洛子书看着这个别扭的男人眼角微抽,心中显出不曾有过的难受以及无语。低头看了眼这个孱弱的身躯,嘴角微勾,随即一声声压抑的咳嗽溢出嘴角。安阳凌云大惊,慌忙端过桌案上的茶水想要喂床上那让人心疼的人儿。洛子书抬起手抓住安阳的手腕,仰起更加发白的脸,眼中氤氲的水雾似乎要弥漫而出。安阳凌云不知他想要作何,但却拒绝不了他刻意显露的风情,随着他的手将茶水喝入自己口中。洛子书似乎愉悦的眯起了眼,双手攀上安阳的肩,沙哑的声音说道:“安阳,喂我!”眼中倾泻而出的邪肆使安阳的心熨烫了一下。安阳凌云暗叹一声妖精!不由得将嘴唇映在那略有些干涸的唇上,神色挣扎却不张嘴。洛子书也不急,只是眼中的风情愈浓。安阳终是忍不住双手环紧洛子书,将口中的茶水小心地渡给怀中人,看着洛子书因为缺氧泛起淡淡红色的脸颊,不禁撬开洛子书的嘴,与他唇齿相交。

“安阳…。”声音模糊,洛子书有些喘不过气。安阳凌云痴迷的眼中闪过一丝懊恼,眼神幽幽地放开怀中的妖精,将床上散落的被褥轻轻围拢在洛子书身旁,快速向外走去。洛子书看着那背影眉梢一挑,心中松了一口气,暗想这下他该不会再那么别扭了吧!

——

静谧的乾清宫内安阳凌云盯着下方的朝臣神色晦暗难明,尤其是负责京城治安的几名官员更是胆战心惊,朝堂上只闻吏部侍郎磨渊上奏的声音:“……陛下,昨日若非府丞大人及时援手,丞相大人怕不是受重伤如此简单了!此外外使驿馆被毁,玉世子至今下落不明,此于国体不利,望陛下严查。”说着伏地叩首,极为悲愤。

安阳凌云脸色阴沉,眼中暴虐之气骤然增加却语气悠然轻问:“曹光,你身为禁军统领竟尸位素餐,朕该如何处罚你呢?”被点名的男子脸色更加青灰,看了眼魏远山,嘴唇嘟囔着却最终什么也没说,跪着不断叩头,鲜血飞溅。不少人见此更加惶恐,不敢抬头看盛怒的陛下,只是警告自己丞相受宠的程度与一般人果真不是一个级别的。

“曹光有罪当罚,剥去官服择日问斩。墨影身为府丞先得民心,后救丞相,觐为禁军统领,掌管郢都五万禁军!众人可有异议?”安阳凌云睨了一眼众朝臣,挥手示意近卫将曹光拖下去,朝堂又恢复了安静。有人稍稍舒了一口气,唯有魏远山更加忧虑。听陛下刚才对墨影的评价,显然是知道了什么,唯一放心的便是府丞乃是自己的人。

突然有侍监急忙进殿下跪道:“启禀陛下,风斩国天溪公主及使臣请求觐见!”众人闻言又是一惊,皆隐晦地看向魏远山。知道洛子书真实身份的君衍心中第一次生出对这个别国殿下的亲近赞叹之意,唇角微弯腹诽道:为了魏远山这个老匹夫准备的筹码真多啊!众人思量间,洛天溪已着宫装缓缓走来,俯首行礼道:“天溪见过墨皇陛下。”安阳凌云知道洛子书极为喜爱这个妹妹,忙温声道:“公主不必多礼,来人赐坐。”言毕,下站官员大惊,陛下这变脸的速度够快的,难道是看上这美貌的公主了?

洛天溪未坐,又一躬身缓缓说道:“前日天溪刚到贵国,便被一名叫魏源的纨绔子弟冒犯,他还叫嚣着是贵国魏大将军之子,天溪本人虽微,但此次乃是代表母国来参加三国大会,风斩国国体不容有失,还望陛下严惩。”

安阳凌云周身的气压又开始降下去,魏远山顶着压力跪奏:“陛下,小儿年幼无知,鲁莽唐突了公主,微臣愿意赔偿,或是小儿对公主负责。幸得公主无事,望陛下宽恕则个。”魏远山只以为他放手禁军兵权便可保小儿一命,哪知皇帝迟迟不表态。

洛天溪转身上前一步,高声喝到:“放肆,本宫公主之尊岂是那个废物配的上的。皇兄在墨国出事父皇已然恼怒不已,本宫和表兄又在这里受到侮辱,想来外公也不会坐视不理。今日若本宫不满,他日我风斩国必发兵逼墨皇交出你,你要试试看你的岭南军是交出你还是为你卖命!”话落,朝堂一片寂静,魏远山又惊又怒,想反驳却又多了几分顾忌。朝臣们猛然想起这位公主的传言,风斩国二殿下的疼爱,三殿下的亲妹妹,玉王府唯一的外孙女,还有玉老王爷手中的风斩国军队。渐渐地有人下跪请求严惩魏源及其父魏远山,朝堂上一片呼喊之声。

安阳凌云看着下方眉目冷清的洛天溪,再想想在子书怀里哭的小女孩,心中多了几分思量。看着下方跪着的官员,不动声色地说:“公主意下如何?”

洛天溪从袖间掏出一纸帛锦上呈道:“承蒙陛下恩赐,准许天溪入住丞相府,今早见丞相病重之躯仍挂念国事,特将丞相奏疏捎来。”

安阳凌云微微摆手,沉声道:“安德,宣。”话落,众人皆惊。陛下竟然将丞相的奏疏直接当做旨意来宣,如此恩宠也太过了吧!魏远山心中的恨意越浓,低头掩饰着神色。

片刻安德尖细的嗓音传出:“先王驾崩,留魏远山掌管岭南军,靖北军扶助幼主,墨国军权独揽一半。不曾想竟让卫家子弟狂荡犯上,影响与风斩国的关系是为罪恶。古语云齐家治国,今魏远山家未齐,何以统帅大军。微臣建议让风王之子殷世子掌管靖北军,将魏源收押流放,以观后效。望陛下恩准!”此旨意一出那些对丞相有怨怼之言的大臣也无话可说,毕竟丞相此话合情合理,怪就怪在陛下对丞相恩宠过重啊!

洛天溪听着哥哥的奏疏心头微暖,俯首致谢:“谢陛下旨意。”周围大臣也纷纷附和,魏远山的身子竟有些摇晃。君衍看了眼那个略带笑意的女子,心中感叹:洛国皇族之人也不简单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