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玄幻 > 丞相大人本红妆 > 第二十七章 啼笑因缘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二十七章 啼笑因缘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狩猎场的演武台上,众大臣都在笑意宴宴地共饮,最前方的主位上安阳凌云眼底雾霭沉沉,盯着洛子宇说道:“风斩国有意将公主送入墨国皇宫,只是为何不见公主呢?”

洛子宇还未答话,下方官员已跪倒半数,为首的魏远山以头抢地:“陛下,先皇将陛下托付于臣等,眼见陛下登基三年却无一息子嗣,现下眼见第一位妃子将由异国公主担当,臣等心痛啊!望陛下在今日先遴选郢都贵女,再迎风斩国公主入宫。”

洛子书看着魏、苏二人和洛子宇之间的猫腻,眼眸渐渐变冷。安阳凌云没想到事情如此突然,眼中映着那抹邪肆冰冷的身影心中泛起一丝欢欣阵阵疼痛。洛子书下首的殷诺蹙眉问道:“君衍,此事如何解?”国师仍旧一派温和笑意,看着那些跪在下方的臣子戏谑道:“这次太突然了,只能看天意吧!不过那些人想往宫里安插人想疯了,也不怕陛下玩死他们的女儿,我给陛下献一个女子搅了这场‘相亲宴’,你也献一个。”

殷诺睨着君衍,忍下一声暗笑,有些期待一会的局面,抬手叫来身后的侍从吩咐一番。君衍与墨皇视线一触后撤开,朗声道:“既如此,便请第一个贵女进来吧,也让我们看看是何人让魏大人如此看重。”安阳凌云看懂了君衍的意思,便悠然地饮酒,不再言语。与洛子书同席的洛天溪眼中泛着冷意,转过头欲言又止,轻声叫道:“哥哥……”洛子书在桌案下执起妹妹的手,安抚着。

殷若在众人的视线中登上演武台,缓缓走进。魏远山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怎么回事?看着随后登台的魏欢才松了一口气。君衍盯着前方女子那纯净的容颜,一贯的温和被打破,双手与殷诺在桌案下博弈。魏欢看着上方狂肆俊美的男子心中欢喜,瞥了一眼身旁的女子轻蔑的神色一闪而过。

魏欢妖娆地行礼道:“魏家幺女见过皇帝陛下。”殷若也随之行礼:“殷若见过皇帝哥哥,殷若喜欢玉觞哥哥,多谢皇帝哥哥成全。”说着在众人风中凌乱时走到洛子书身旁,眼含情意垂眸看着洛子书。墨皇的气压不负重望的低了一分,仍旧不开口,只是时不时看一眼洛子书那边的情景。魏欢已被震得开不了口,只在心底冷哼亏你识相。君衍眼底闪过一抹伤痛,闭嘴不言。

洛子书眼含笑意地转头看着殷若,开口道:“殷若郡主能帮我带天溪公主出去看一下墨国风情吗?”只一句话便让殷若乖乖离开,众大臣不禁对丞相的桃花缘另眼相看,也对逼迫皇帝选妃存了一丝愧疚惧怕之情。

墨倩甫一走进皇家猎场,便被一个侍从拦下,听着侍从的话不禁眼角狂抽,她是待选的皇妃?苦笑着瞄了一眼身上的戎装,难道郢都的贵女都上战场打仗去了吗?

魏欢说了许久也不见皇帝应答,正在思索间,只闻众人吸气的声音,转头看去。一个女子快步走来,不带朱钗却束冠,一身蓝色金丝软甲显示她武将的身份,容貌清秀眼神却凌厉坚毅。墨倩行至御前单膝跪地抱拳道:“墨家纯钧拜见陛下,今日奉命回京述职。”

一阵寂静之后,众臣哗然,两旁的他国使者也都盯着这位名动天下的女将军。墨倩抬头看了一眼不言的皇帝,心下呐喊真年轻啊,只怕比她还年轻!墨皇为做戏施压于那些大臣只得压下眼中的赞赏,开口恩典:“将军辛苦了,请起吧!”

墨倩踟蹰着不肯起身,试探地问:“额,陛下在选妃?臣老…。不是,老臣早已过了佳龄,不堪为妃吧!”安阳凌云周身的气压又低了一分,众大臣更加紧张,不时瞥着前方跪着的魏、苏二人。殷诺注视着墨倩那无奈为难的神色强压下口中的笑声,正在博弈的双手无意识停下,被君衍死死压制,痛得微微蹙眉。

满殿寂静使唯有洛子书低低笑出声来:“将军虽身着戎装,看着却也不过二八年华,却不知何出此言?”墨倩抬头看着说话的男子略一思索,红衣、额间晶泪、容颜如玉,这应该就是丞相吧。如此年轻的丞相!再扭头看看丞相下首的国师与世子,墨倩顿时眼角狂抽,这满殿的男子不会都比自己小吧!

殷诺见那女子一直盯着丞相一个男子看,心中升起连自己也不知道的几分涩意。安阳凌云眼神一寒悠然道:“将军是不可答还是不想答?”

墨倩潇洒道:“这无甚不可说,纯钧现年二十有二,而且不知琴棋书画为何物,陛下万万不可让纯钧为妃。”说完看着上方君主那不可测的神色心头打鼓,便又转头看向身旁的女子问道:“不知姑娘为哪家贵女?必是精通那些吧!”

魏欢掩下心中的不屑娇笑道:“小女作为魏家女儿自是晓得的。”墨倩撑在地上的双手倏然握紧,看着魏欢的眼中竟闪过几抹杀意,低下头斜佞一笑,在众人注视中踉跄起身向身侧一跌,有单膝跪地。众人只听刺啦一声,魏欢的一条锦袖被扯下,玉臂现于人前。魏远山朝墨倩射出几抹怨毒,众臣大惊,忙低下头回避。

洛子书等人却惊诧,这小将军与魏家有何仇?安阳凌云心中快意,而面上无丝毫显露,将手中的酒杯砸落于地开口道:“将魏姑娘带下去,今天这妃也不必选了,这等贵女还是留给众爱卿吧!”话落,无一人敢开口。那些逼君选妃的臣子心中早已悔恨不已,而苏放则隐晦的看了眼悠然自得的国师心中暗恨。

墨皇继续开口道:“将军自己选夫君吧,将军莫非认为孤刚才之言不作数,亦或是认为害魏姑娘殿前失仪不必受罚?”安阳凌云说的轻巧,却在不断腹诽墨宣为女儿上的求亲折子。

殷诺闻言心下一紧,莫名的他竟不想让其他人得到那个初见的女子。墨倩的指尖渗出几滴鲜血,强稳心神道:“不知朝中哪位公子年纪比纯钧大些,全凭陛下做主。”

君衍察觉到好友的异样,松开对殷诺的压制起身上禀:“陛下,殷世子及冠已有五年,且刚刚接靖北军主帅之职,无论是年纪或是心性都与墨姑娘甚为相配。”

安阳凌云看着一向坦荡的殷诺显出略不自在的神色玩味一笑,起身道:“准奏!着命墨家纯钧为风王府世子妃,完婚后与世子同赴北境。”语毕又转头看着洛子宇道:“大皇子也看见了,我国臣子似乎不想让贵国公主成为本皇的第一位妃子,公主可以在我国另选世家公子和亲,如何?”

洛子宇慌乱起身:“既如此,便不劳烦墨皇了,本皇子即刻带皇妹归国。”突然,两抹倩影缓缓走近,墨倩见状压下心底的苦涩缓缓起身退至国师桌案旁,神色未明。殷诺眼神掠过那垂眸而立的女子手中的殷红,眉头微皱,靠近君衍低声道:“你先出去…。”

“天溪携皇妹天予拜见墨皇陛下!”说着弯身而拜。众人隐晦的打量着这位天予公主,不禁摇头,美则美矣却太过无神,死气沉沉。洛子宇急忙走至洛天溪身旁阴沉道:“天予如何出来了?快随王兄回去。”洛天予不理会,只是想着刚才墨皇的话,只要选到夫婿她就可以留在这里,无神的眼掠过这大殿上每一个人。突然一双眼中的痛惜使她怔住,她张开口只能无声的呼唤:“哥哥……”众人只见这位公主踉跄着向前走去,然后扑进了丞相的怀里。洛子书抚着怀中女子的背低声道:“予儿,别哭了。”洛天予身形一震,紧紧抱着洛子书的腰不放手。

众臣看着丞相抱着异国公主远去久久不能回神,安阳凌云甩袖离去,心中思量子书如此受欢迎,看来得多多找机会相处才是。

殷诺抬头看着桌案旁的女子喟然一笑,自己何曾被女子忽视了这么久。墨倩还未抬步便见魏远山朝自己走来,压下心中的狠意开口道:“不知魏将军有何指教。”

魏远山开口:“老夫征战多年腰不好使,不知少将军可愿扶老夫上轿?”

“本世子扶将军如何,世子妃初来郢都不谙人情,本世子可代劳。”墨倩闻言转头看去,自己身旁的桌案上一个少年抬头淡笑道,眼中虽有笑意,却是墨倩未曾见过的清冷。魏远山扫了二人一眼,转身离去。

殷诺转头与墨倩对视,眼中的笑意回暖,衣摆处的翠竹与眼中的坦荡相称,似乎世间的善恶在他身上是如此的清楚简单。墨倩回以一个微笑,酒窝隐显竟是说不出的暖人。殷诺一怔,眉梢微挑,指了指身旁:“请坐!”

殷诺看着坐在身旁的女子又笑了,缓缓执起她的右手轻柔的用手帕包扎着:“这是本是为小妹准备的,看来以后我也得为你准备了。不过,别再伤自己了!”

墨倩盯着为自己包扎的少年心中愧疚更甚,开口道:“多谢世子不嫌弃纯钧,不过是世子不必勉强,我可以让父帅撤回求亲书…。”

殷诺恍若未闻,放开她的手淡然道:“何时大婚我会让父王与大帅商定,你成亲可愿穿红妆?”

墨倩怔然,她承认自己第一次遇上了破不了的战局。恢弘大气的演武台上,若有若无的暧昧之气流转,原来战场与红颜可以如此和谐,就如墨倩之人,矛盾却又极具魔力。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