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玄幻 > 丞相大人本红妆 > 第三十三章 叶清的吻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三十三章 叶清的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殷诺一行人越往北走天气变得越加寒凉,奔驰半个多月方才到达安北城。墨倩环顾这苍凉萧索的北地竟发自内心的愉悦,长久以来第一次开怀,暗叹,果然是在郢都压抑久了。

时时关注着女子的殷诺低语一句,唇角微勾。身前的钦差继续说道:“进来形势莫测,不能多耽搁,下官便和世子分道而行了!”殷诺颔首,看着一行车队驶向祈国境内。

礼部侍郎张毅的马车驶过时,忽然从里面露出一张脸,带着坏嘻嘻的笑问道:“修染刚才在笑什么?”因二人素来交好,张毅问话才如此无所顾忌,但明显殷诺并不想理会他。于是众目睽睽之下,礼部侍郎的马车掉队了,张毅大有得不到回答就不走的架势,偏偏叫嚷着是殷世子耽误了他的行程。殷诺心下好笑,不过想想自己的喜悦没有什么不能和朋友分享的,于是开口:“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古人诚不欺我!”张毅瞅瞅不远处骑在马上的女将军,心神一震,口出怨言:“我都快散架了,她却一点儿事都没有,这么强悍的姑娘修染说她‘巧笑倩兮’,你还好吧?”

殷诺闻言抬起左腿便踹,张毅的马车便是一晃,于是高亢的呼喊声传到四周。墨倩听到有人喊自己,向着殷诺驱马而去。

“张大人可是有何事?”墨倩向着马车里问道。张毅撩起车帘,忽视好友眼中的警告,开口道:“刚才修染对我说‘墨将军美目灵韵流转,一笑倾国倾城,正可谓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三人之间有一瞬间的寂静,殷诺凝视着墨倩脖颈处慢慢染上的绯色,手不自觉地握紧了缰绳。墨倩垂眸,其实她是想掉头就跑的,但她以往的经验使她觉得这样会使这个温柔的男子难堪,于是张毅听到了女子认真地回答:“恩,修染说得对。”

殷诺慢慢松开缰绳,原来他的纯钧对人对事如此认真,而且这个称呼他喜欢!马车里的人眼底闪过一抹欣然,转头吩咐车夫启程。张毅从来都知道好友心中的执念,如今看来竟也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下次回来大概就可以喝他们的喜酒了。

墨倩看着车队渐行渐远,蜿蜿蜒蜒驶入祈国,竟也暂时忘了刚才的尴尬。

殷诺驶上前去与墨倩并驾齐驱,向着城守府而去,萧瑟荒凉的氛围里生生觉出几分温馨。

——

浓密清凉的武安山上罕无人迹,唯有一处开阔地站着两人,一站立一躬身。

“麻烦再坚持一下,我很快就好了。”叶清一边用炭笔在绢帛上勾勒着一边说道,绢帛的一侧在金九的背上,另一侧直垂到地上。虽然已经一个半时辰,但对比暗卫以往的练习还算不什么,金九略带谄媚地回道:“公子慢慢来,金九不累,金九还得感谢公子时不时带金九出来呢!”

叶清失笑,用自己的眼睛一寸寸测量着远处的山川河泽,虽然没有前世那些精美的仪器,但好在叶清的经验够丰富。看着差不多了,叶清收拾好,活动了下身体,突然觉得头一阵尖锐的刺痛,面色蓦然苍白。金九见状大惊,忙扶着叶清:“公子可是不舒服?我们快点回去!”

叶清缓了缓,低声道:“无碍,我们必须从山间穿出去,看看是否有隐蔽的路。”金九虽然忧心,但也不能违抗叶清的命令。

——

待回到客栈,天色已晚,叶清昏昏沉沉地回到房间。此时叶清只想在床上趴一会儿,只是单膝一跪在床上便察觉到不对,床上有人!云昇本坐在床边,不曾想叶清连灯都不点就往床上趴,无奈只得侧身抱了满怀。周围似乎一下子静谧起来,云昇压抑着呼吸静坐不动,似乎怕惊了怀中人,叶清被吓一跳竟生生晕了过去。须臾,云昇便觉得不对劲,即使隔着衣物也感受得到那滚烫的热意。

烛火渐渐将房间渲染出亮色,躺在床上的人愈显得单薄。云昇叹一口气,缓缓低头将额头相抵,这是他第一次不知该如何应对。以前在云昇身边的人大概只有两种,一种唯唯诺诺,一种虚与委蛇,而叶清却是一片赤子之心,云昇相助一次,叶清便设法回报一次,也由于此一向心狠手辣的云侯爷竟无措起来,便是连挟恩图报也不能够了!

“主子,大夫请到了。”金九低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进来!”云昇慢慢直起身。

一位年长的老者背着医箱进来,堪堪将床上的人收入眼中,便蹙起了眉头。细细把了脉象,开口问道:“公子舟车劳顿,又染了风寒,才会发热昏迷,老夫开几副药便可。只是这位公子早前怕有过大难,损了寿数,再不好好调养说不得会早逝!”

云昇第一次尝到了什么叫惶恐心痛,还得定了心神道:“那麻烦大夫再开些调理的药吧!”

老者将喧嚣带走,只剩下一室寂静,金九也慢慢退了出去。云昇用手指摩挲着叶清泛红的眼角,猛然低头吻上那人的唇,辗转厮磨,缠绵悱恻,气息却带了些许淡淡的绝望。

——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射入,叶清的意识慢慢回笼,虽然头非常胀痛,但男子依旧是睁开了双眼。叶清在静默中分明听到了另一个呼吸声,慢慢转头,一个略显瘦小的男孩映入眼帘,虽是第一次见,但叶清知道,这是叶昭明的弟弟—叶锦麟。在晨光中,一只大手握住一只小手,醒着的人含笑凝视,睡着的人眉目舒展。

叶清小心翼翼地起身,穿戴完毕又俯身摸了摸小弟的脸方才离去,开门一瞬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甫一出门便见李嬷嬷迎面而来,手中还端着一碗汤药。

“公子怎么起来了?快趁热将药喝了。”李嬷嬷神色焦急,连忙说道。

叶清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有些不对:“昨天怎么回事,我的房间可是有人?”

老妇人的言语间明显带了感激之意:“多亏了那位大人将小公子救出来,只是小公子受了很大的惊吓,缠着那位大人不肯来公子这边睡,老奴便提议公子和大人换个房间。谁知公子昨夜病势汹汹,那位大人守了半宿方才将小公子抱了过来。”

叶清将空的药碗放到托盘上,说道:“劳嬷嬷费心了,我现在去寻侯爷,还得麻烦嬷嬷照顾一下锦麟。”得到李嬷嬷的允诺,叶清转身离去。

来到云昇所居的房间门前,叶清隐隐听到里面有交谈声,顿了顿还是扣响了门扉。

云昇看着进来的人,眼睛隐晦地掠过叶清的唇,恍然想起昨日唇齿相依间那撩人心扉的感觉。出神间,叶清已在金一他们的热络下坐在叶青对面。

“昨夜麻烦侯爷了,且多谢侯爷及各位对舍弟的救命之恩!”叶清向周围颔首。

云昇不想见叶清如此见外,有意避开这个话题:“叶公子客气了,京中的形势有了变化,我们不能去原定的丰川了,须得改道去常州。”

叶清闻言有瞬间的惊诧,略一思索近来形势便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接口道:“侯爷思虑周全,这种形势下,在常州更适合后续图谋。”

闻言,云昇眼神明显深邃了许多,近来一些时日,他越来越觉得叶清称得上‘多智近妖’了。金一几人都十分惊诧,要知道他们也是侯爷给解释了一通才知为何要改行,这叶公子的消息都是怎么来的,不知觉便宣之于口了。

叶清听他们的问题便知几人的心思,惊觉有点失言,面上却不动声色:“叶某哪有金戟卫的消息灵通,不过几分小聪明罢了!”金一几人却不依,好奇心高涨。云昇手指敲着桌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并不言语。

叶清毕竟刚承了几人的情,也不好拒绝:“诸位也知道叶某的事情,虽一己之力微薄,但父母大仇不敢不报,只得寻寻看这附近的官员是否有那刚直不阿,不恋富贵之人。于是一年奔波,整理了民众诗作近百首,从诗中观当地官员的作风。丰川刺史汲汲于名利,局面安稳时可以大力诱之。常州刺史王邵伯忠君爱国,治下清廉多有百姓写诗赞其品行,局势危机时可以倚仗其行事。今弃丰川而选常州明显是郢都出了事,且与岭南军有关,那便只有关在牢里的那位出了事。”

话落,金一几人面面相觑,对叶清的崇敬上升到了另一个地步。

云昇思虑起昨夜大夫的话,心中的不安不断加深吧,开口道:“此番凶险更甚,本侯会派人将叶公子并令弟送到安全的地方。”叶清不可置信地抬头,他不清楚云昇心中是怎么想的,但走到这一步叶清明显是想借云昇的势报了这仇。占了这个身子,至少也要完成这具身体最后的愿望,这是叶清做人的底线。而在这异世的步步难行也使得叶清明白单凭自己简直是痴人说梦,别说报仇,连为叶锦麟寻一个安全的地方都难,于是便出现了眼前罕见的一幕。金一几人都退了下去,叶清跪在地上不肯让步,云昇坐着巍然不动,亦不言语。

云昇看着眼角发红,倔强不肯低头的叶清,鬼使神差地没有说出替叶清报仇的承诺,他想看看叶清能做到什么地步。

“哈哈,”叶清低低地笑声传来,都是聪明人需要多说什么,只是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失去了。叶清缓缓起身,走到桌案前,低下头与云昇的鼻尖相距分毫:“侯爷助昭明报了父母大仇,为舍弟寻一处庇护,三年内,昭明便是侯爷的人!”

云昇眼瞳不自觉地缩了一下,看着眼前略显妖异的人开口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叶清的口气越加缠绵:“当然知道!不过侯爷若是拒绝,昭明自此以后再不提这个话!”说着越来越近,当两唇相触时,云昇的心重重荡了一下,右手不自觉用力握紧了杯子。叶清听着对方越来越重的呼吸轻笑一声,渐渐加深了这个吻,眼神轻勾,极尽挑衅之嫌。但在云昇的眼中却是赤裸裸的诱惑,而这诱惑他抵挡不住吧。

于是在房间外等候的几人都看见自己的统领面色冷凝地走出来,颇有落荒而逃之势。

房内的叶清看着云昇的反应终于好过了几分,但还是没忍住用衣袖细细揩了嘴唇,又倒了杯茶漱了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