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玄幻 > 丞相大人本红妆 > 第七章 微妙啊!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七章 微妙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红日渐渐升起,东方的天空隐约现出一丝光亮。太傅府书房内,苏放如雕塑般静坐不动,青筋不受控制的突起。忽然,他将桌案上的文书扫落于地,怒吼道:“不过一个弱冠小儿,你们竟然查不到他的背景,难道他是凭空出现的吗?”

书桌下方两名身着朝服的男子不断的用手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跪伏道:“大人息怒,经下官多方查探,此人以前确实没有出现过,而京城也没听说有一家姓玉的世族啊!”

苏放的力气像突然被抽干,颓废的跌坐在椅子上,自嘲道:“人家快把咱们老底揭了,咱们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啊啊啊啊…。罢了,大理寺那边打点好了吗?”

“大人请放心,罪行已经被苏家旁系承担,前丞相毕竟是您的父亲,可谓是桃李满天下!若那玉觞一味逼迫,自然…。”两名官员说着露出狠厉的神色。

“哈哈哈哈…。”狂笑声不时的传出书房。

——

东方的天空已经露出大片曙光,一缕缕光线透过纱幔射进凤栖亭内,显出淡淡的柔和。

安阳凌云甫一睁开眼睛便愣住了,入目的是洛子书纯净如婴儿般的睡颜,少了一丝着白衣时的清冽和着红衣时的妖娆。安阳凌云甚至能感觉到洛子书的气息喷洒在脸上,萦绕在周围,使人迷醉。他强压下心中的悸动,抬眼看了看外面已经发亮的天色,‘呵,该上朝了。’安阳凌云撑起身却发觉腰间的禁锢,垂眸看着洛子书搭在腰间的手,勾唇而笑,竟又躺下假寐。

亭外德安总管的额头上沁出了汗水,现在早朝已经开始了半个时辰,皇上一人不到没关系,若国师和丞相也不到会传出怎样的流言啊!

“呃”洛子书从宿醉中醒来,头隐隐发胀不禁轻吟出声,睁眼便见安阳凌云的俊颜近在咫尺,而手竟然搭在他腰上,顿觉尴尬不已。洛子书将手快速拿开略一转身竟碰上右边躺着的君衍,一时恼怒不已,站起身快步离开。

安阳凌云坐起身看着那远去的一袭红衣如曼陀华沙般在清风中摇曳,嘴角溺出一丝柔和的笑意,他竟是第一次看见他如水的淡然被打破。

“君衍快起来,子书都走远了。”安阳凌云看着那装睡的男子戏谑出声。

“呵呵,丞相果真有趣。”君衍说着快速起身走出了亭子,安阳凌云也紧随其后。

亭外众人看着丞相恼怒离去,而皇上和国师却笑意晏晏跟随其后,心中都猜测不已。安德总管抬头望天,不禁腹诽‘真微妙啊!’便急忙甩着拂尘小跑而去。

“皇上驾到——”乾清宫内德安尖细的声音传遍大殿,纷乱的朝堂倏然安静下来。众大臣看着衣衫有些凌乱的皇帝从侧殿翩然而来,而身后竟跟着国师和丞相,不禁眼波狂跳。尤其是国师雪白的衣衫上那一片酒渍,众人感叹这关系——果真微妙啊!

苏放一口气梗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没想到皇帝竟对这玉家小儿如此宠信。面对众人打量暧昧的神色,君衍和洛子书面色平静立于大殿之上,丝毫不为所动。

安阳凌云轻咳一声,正色道:“昨日之事大理寺监查得怎样?”

大理寺监张青出列回道:“禀告陛下,丞相参告太傅苏放的十条罪状,经过调查为苏家旁系苏锋等十几人仗着家中财富勾结官府,打着太傅的名号所为。若要论罪,太傅只有督察不严之罪。”

话落,那些本想附议的官员经过刚才的事看到了皇上对丞相的态度,都决定先看看情况。听到张青的这番言论,君衍的眼角溺出一丝冷笑,果真是一丘之貉!

安阳凌云眸色晦明难辨:“丞相以为如何?”

洛子书向旁边走出一步,躬身道:“臣附议大理寺监所言,既然这些罪行并非太傅所为,太傅理当无罪。而督查不严之罪望陛下宽恕则个,苏家自前丞相起世代为人师,门生遍布全国,太傅更是日理万机,即便偶有疏漏,陛下也应该谅解宽容,才不至于使天下人心寒!”

安阳凌云和君衍顿时嘴角微抽,这小子一派孤傲风流之姿,违心之论竟也能说得如此优雅从容!

而太傅等一干老臣被气得面色涨红,本以为这红衣小儿会死命进谏,如此定引得天下清流对他口诛笔伐,没想到他如此攻于心计,既得到丞相之位,又赢尽天下美名,终究是低估了他啊!

一些早已看不惯苏家所为的儒生也纷纷摇头,本以为这丞相是正直之士,没想到言行前后不一,竟屈服于淫威之下,昨夜竟然与皇上同宿一室,祸国殃民的佞臣啊!

洛子书一言激起朝堂千层浪花,各人反应不一。安阳凌云沉思道:“丞相之言有理,将苏锋等人收押大理寺,择日判刑!太傅苏放本应当究其督察不严之罪,既然丞相求情,那便下不为例。另外御史案将今日丞相之言张榜公告天下,让百姓看看我国丞相的仁义!”

……

“退朝——”随着尖细的声音落下,众大臣如鸟散般向殿外走去,大将军魏远山与苏放同行,笑道:“太傅滋味如何?不过,皇上终究是长大了啊!以后…。”

苏放冷睨了他一眼,回头看了看被众人包围着的洛子书,一甩袖气匆匆离去,身后跟着一干老臣。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