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 > 绝对主角[快穿] > 21、窃国者诸侯6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21、窃国者诸侯6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魏国都城资阳城外, 狼烟滚滚, 旌旗蔽日。北元十万大军将整座皇都包围, 黑压压的军队如同漫天乌云降落地面,骇人的杀气与血气几乎将空气冻结。

皇帝在宫中踌躇许久, 终究鼓起勇气走上城墙,刚准备观望一二,一支箭矢破空而至, 从他身边擦过,皇帝顿时一个腿软险些跌倒,还好身边的镇安军统领及时搀扶了一把, 让他勉强维持了一点颜面。

但此时其他人也没有心思暗暗嘲笑皇帝了。跟在皇帝身边的十多名朝臣表现同样没有好到哪里去。稍稍镇定些的还只是脸色泛白,心理素质更差的人此刻已经惊得全身打起了摆子。就连号称掌管朝廷兵马调动的兵部尚书,也是腆着大肚子倒退几步, 一身肥肉险些将跟在身后的护卫直接撞倒。

远处北元军中爆发出一阵欢畅的大笑声, 这赤裸裸的嘲笑让皇帝脸色胀得通红。但看着那连绵数十里的营帐,阳光之下反射着寒光的冷冷刀锋, 他的一腔怒火立刻像被雪水浇灭。

他从心地选择离开。

而城墙之下已经响起了悠长的号角声。北元大军彻底开拔。

“想不到北元大军来得这么快”回到乾元殿中,皇帝面色依旧难看无比, “三日之内,竟连下十一城, 直逼资阳而来。胜武军那群废物”

与北元军这无与伦比的攻势相比,之前义军一月下七城的惊人战绩,都算不上什么了。

当然这二者之间行军速度差别如此之大也是有原因的。

义军的作风温和许多,每到一座城池都要安抚当地黎民百姓, 赈济灾民,也不愿过多杀伤人命。

北元军队却是毫不在意魏国人的死活,出其不意以快攻的方式突破魏国防线后,沿途所遇城池尽皆被北元军洗掠一空,无数男女老少被其掠为奴隶。如此倒也难怪北元军行进速度惊人。

“陛下,臣斗胆一问,不知北焰军究竟何时才能归都”良久,殿下一位大臣突然站出来问道。

他的问题一下子点醒了众臣。这些大臣像是终于找到了生机,一时间都顾不得君臣之礼,忙不迭追问起来。

皇帝不久前才发出圣旨,召集北焰军回京拱卫,准备南下避祸。只是未曾料到北元军队如此迅速,三天时间就逼到了资阳城下,因此他们这才被堵在了资阳城里。但若是北焰军能及时赶到,说不定他们还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怀着这样的侥幸心理,群臣你一言我一语追问起来。

皇帝却是瘫坐在御案之后,脸上溢出浓浓的苦笑。

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也很想知道。

距离他给北焰军八百里加急传书已经过去了七天,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收到。信使更是一去不回。皇帝实在不知,究竟是北焰军出了问题,还是资阳城外的那些蛮夷在搞鬼。

看到皇帝的表情,满朝文武也明白了什么。他们也不再追问北焰军之事,而是各自找借口散去。至于回到家中后,是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寻机逃跑,还是翻出笔墨写一篇花团锦簇的文章,准备在城破后第一时间归降,那就不得而知了。

皇宫里同样乱作一团,那些内侍宫人一个个惴惴不安,平日里总是机灵讨巧的人今日也是频频出错。但后妃们也没有那个心情在下人面前耍威风了,她们几乎掐着皇帝下朝的点堵在了路上,想要从皇帝这里问出点什么,好让自己安心。尽管最终的结果更加让她们恐慌。

咚咚咚

资阳城外,战鼓声响,浩浩荡荡的北元军如山如海,向着这座已有两百多年的都城扑来。十万大军排列在平原上,几乎望不见尽头。

镇守资阳城的是魏国三大强军之一的镇安军,早年也是一支精锐的军队。只可惜随着这些年国力日衰,贪墨军饷、军备以次充好之类的事层出不穷,这支军队又常年呆在资阳城中养尊处优,战斗力早就下滑了一大截。

若非仗着资阳城城墙攻难守易,又有皇帝不计代价提供的箭矢支持,居高临下利用箭矢造成大量杀伤,很难像如今这样与北元军苦苦僵持。

况且整个北元本是由漠北诸多异族整合而来,野蛮习性还未褪去,甚至还保留了许多草原上的习惯。

比如交战时以奴隶在前开道,真正的士兵则跟在后面冲锋,也不管那些奴隶死活,直接挥刀就是一顿劈砍。奴隶为求活命,自然只能更加拼命往前冲。这种凶猛的气势很是震慑了一批久居资阳不曾见血的魏军。

眼看着北元军队凶猛扑上来,在前方打头的大群奴隶军衣不蔽体,骨瘦如柴,却一个个甘冒箭矢向城墙下冲锋,完全是一幅不要命的架势,不少镇安军士兵心中都升起了莫名的恐惧,握着弓箭的手都微微发抖。

没过多久,西侧城墙便传来一阵哗然,一部分北元军冲破了防线来到城墙之下,而几架高耸的云梯便架了起来。

密密麻麻的奴隶军如蚁潮般向上涌来,守城的魏军在死亡的恐惧之下也终于被激起了凶性,一个个怒吼着提刀扑向敌人。同时滚烫的金汁兜头浇下,一块块巨石如同陨石天降,惨呼声中,刚刚爬上城头的北元军又像是下饺子一样掉了下去。

两天一夜很快过去,横陈的尸体铺遍墙头墙角。守在城头的镇安军体力明显开始不支,只能苦苦支撑。

但镇安军的军力毕竟只有五万,城中的军械也有限,若是没有援军,再坚持两天恐怕就是极限了。

于是皇帝一声令下,城中青壮尽数被征发上城墙,一夜之间原本繁荣的资阳城萧瑟一片。

深夜。

深宫中的皇帝从噩梦中惊醒,满身冷汗浸湿寝衣,他急剧喘息,剧烈的心跳还未平复,宫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何事如此喧哗”

皇帝小太监伺候下不耐烦地披衣下床,推门而出。正要厉声训斥,脚步却突然停滞。

远处天边亮起一团剧烈火光,紧接着激烈的厮杀声响成一片,一个小太监气喘吁吁跑过来:“陛、陛下不好了,敌军夜袭,南城门快要守不住了”

“什么”皇帝一时头晕目眩,几乎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但很快他便强自镇定下来,连声吩咐着身边的内侍:“快还不快去找禁军统领吕平”

说着他又转头向另外几名内侍喊道:“快去将太子和皇贵妃找来”

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他刚刚吩咐完没多久,资阳城中便响起了一片喊杀声。北元大军冲了进来

皇帝立刻下令封锁宫门。连夜赶来的诸多大臣聚集在乾元殿中,皇帝带着太子和皇贵妃姗姗来迟,还有趁势不妙主动跟上来的二皇子也在其中。

而禁军统领吕平则率领着宫中仅有的五百禁军,牢牢守在宫门处,进行着最后的抵抗。

乾元殿中气氛沉郁到了极点。

弥漫在皇城中的喊杀声不断传进众人耳朵里。皇帝和太子都是衣冠不整,一脸狼狈。身侧的皇贵妃更是只着寝衣,玲珑曲线毕露,此时却无人在意这逼人丽色,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皇帝身上,种种神态不一而足。

皇帝怅然长叹一声。

回想起以往风光,再看如今窘境,一时又忆起无数史书之上亡国殒身的末代皇帝,他心中大生物是人非的悲怆之感。

尤其是想到几位被俘之后受尽蛮夷折辱的皇帝,他就忍不住一个冷颤。相较于落入蛮夷之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宁愿主动给自己一个体面的收场。

想到这里,皇帝颤抖的手握紧了手中的瓷瓶。那是他为自己准备的见血封喉的毒药。

环顾了一圈四周的文武百官,旁边的皇贵妃和太子,皇帝心中大为感动,强行安慰自己:到了如此地步,还有这些忠贞之臣前来救驾,爱妃太子也愿意同自己一起赴死,自己实在应当心满意足了。

俯视着下方乱糟糟的群臣,他深深呼吸,临死之前还想要酝酿一下感情:“诸位爱卿,朕”

“陛下”台阶下白发苍苍的老丞相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如今我大魏国祚危在旦夕,还望陛下事急从权,切勿行冲动之举。”

“丞相,你”皇帝隐约猜到了对方的意思,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又惊又怒。

丞相却不为所动,继续说道:“陛下,北元蛮夷之辈,不通仁义礼仪,今满城百姓性命尽系于陛下一念之间,还望陛下以大局为重,主动出宫投降,如此便可保全百姓和陛下的性命。”

说着他便直接跪在了地上。

其他朝臣闻言,几乎毫不犹豫跟在丞相身后跪倒,齐刷刷说道:“还望陛下以大局为重,主动投降。”

皇帝:“”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所有人。

这些大臣却是一个个坦然自若地回应着他的目光,只有极少数的人羞愧地低下头去。

丞相更是步步紧逼:“请陛下早做决定”

群臣之所以深夜入宫,目的本就并不单纯,至少与皇帝心中所想的救驾之事毫不相干。

如今城中乱兵横行,他们既是为了依托于宫城强大的防御保住性命,也是想要看看皇帝有没有什么隐藏的脱身之法,他们便可顺理成章一同离开。

但现在看来,当今皇帝果然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没有半点扭转局势的办法。既然如此,也别怪他们选择保全自身。

若是能成功劝降皇帝归顺北元,想必定然是一桩不小的功劳,别说保全自身,在新朝中更进一步都绰绰有余。即便劝降失败,想来皇帝的人头也算是一张珍贵的保命符了。

一念及此,这些朝臣心中的恐慌都不知不觉散去许多,目光中闪现出异样的贪婪与炽热。

皇帝在群臣威逼之下,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任凭他如何惊怒交加,斥骂指责,群臣都无动于衷,一心想要将之作为保命和晋身的踏脚石。

几名孔武有力的武官更是走上前去,作势要将皇帝架起。

“好好好你们真是朕的好臣子”

皇帝惨然一笑,也不反抗。

他莫名想起了十年之前那场战争。想起惨败之后,被他恼羞成怒之下抄家问斩的无数主战派官员,以及最终剩下的这满殿看似恭顺的应声虫。

如今的情形又何尝不是因果轮回

往日里骄横不可一世的太子姜宸看着这样一副场面,莫名感觉一阵心寒,周身血液都在发冷。

他下意识看向自己的母妃。对方一向颇有手腕,在吃人的后宫中都能步步登天,不管出现什么问题,母妃都能为他解决,是姜宸心中一直仰赖的靠山。

但此时他却看见他那一向自诩谋略不输男儿的母妃不知何时跌坐在地,娇美的面容惨白一片,好像褪去了华丽的妆容,露出了内在的惨淡。

外面的喊杀声不知不觉变弱,深夜里整齐的脚步声格外清晰。

包括丞相在内的百官下意识整理衣袍,面向来人的方向,露出恰到好处的恭顺微笑,但这笑容却蓦然僵在脸上。

乾元殿大门外,一束束火光突然亮起,紧接着十多名玄甲骑士匆匆而至,衣甲之上鲜血未干。

这分明是北焰军的装扮

一道人影自众多骑士拱卫之中走出,漆黑的衣袍似与夜色融为一体。熟悉的木质面具下,少年玩味的眼神在殿中扫过,似乎一眼就看穿了这里发生过什么戏码。他喉间逸出一声低笑。

“五、五皇弟”太子不可置信的声音打破了殿中古怪的平静。

坐在地上一脸颓然的皇帝也惊愕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个儿子。熟悉的打扮、熟悉的样貌,但他浑身上下的气势却是尤为陌生。

楚肆目光轻飘飘从所有人身上掠过,自然捕捉到了皇帝眼中蓦然爆发的狂喜,太子惊疑不定的神情,以及皇贵妃双目中凝结的寸寸冰霜。还有满殿朝臣尴尬古怪的表情。

他最终看向了一直紧随在自己身侧的薛海,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这里就交给你了,想要报仇就尽管去做。”楚肆轻笑一声,“至于我,先去把外面那些碍事的家伙打发干净。”

少年转身向殿外走去,单薄的身影穿过寂静的宫城。所至之处,一盏盏宫灯逐一亮起,手持宫灯的宫人站在道旁恭敬侍立,似乎整座皇宫因为他的到来重新焕发了生机。

一行骑士牵马守在宫门之外,楚肆翻身上马,当先向外而去。

此时资阳城中刀兵相交之声渐渐平息,原本在城中作乱的北元军被突然冒出来的一队队玄甲骑士砍翻在地,短短半个时辰不到,整座皇都重新恢复了寂静。

“哒哒”马蹄声在回归宁静的街道上响起,戴着木质面具的玄衣少年策马而过,身后跟随着数十名玄甲骑士。

这马蹄声仿佛是突然而至的信号,资阳城大大小小的街道之上,很快出现了无数零零散散的玄甲骑士。

数之不清的骑士自四面八方向着少年所在聚拢而去,铁蹄踏过街道上北元军的尸体,他们专注而赤诚的目光却始终紧紧跟随着那道沐浴在月光之下的背影。

资阳城外,原本攻势凶猛的北元军被一支突然冒出的军队牵制住步伐,对方手中层出不穷的新式武器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密密麻麻的弩箭如漫天飞蝗暴射而出,铺天盖地。

黑暗之中,有人悄悄点燃了一根引线。



仿佛九天惊雷炸响,明亮炽烈的火光在北元军中炸开。所有人眼前白茫茫一片,耳边嗡嗡作响,残肢断臂四处飞溅,这种如同天威一般的“神迹”彻底镇住了在场所有的北元士兵,许多人甚至已经开始默默念诵长生天的大名。

原本肃然的军势顿时变得支离破碎,未知的恐惧让整座北元军营军心大哗。

正在此时,一支骑兵巧妙切入战场,将北元军横斩成两截。他们疾驰如风,身上玄甲与夜色融为一体,犹如战场之上来无影去无踪的幽灵。

为首的少年首领罩着一个古怪的木制面具,周身道道刀光垂落如瀑,几乎将杀戮演绎成了一门艺术。

“呜”

夜色之中,号角声响。

北元军仓皇而去,只留下资阳城外漫山遍野的尸体。

楚肆跳下马,轻轻理了理褶皱的衣摆,动作优雅从容,像是高居金堂、手握软笔的贵公子,不见半点杀气。

他含笑看着打理完战场之后,向自己走来的少年骑士,认真点头:“干得漂亮若非你们成功牵制住敌军,这场夜袭也不会如此顺利”

少年骑士摘下兜鍪,脸上泛起淡淡羞赧,他咧嘴露出雪白牙齿,目光明亮炽热:“没有小先生的帮助,我们也不可能拥有如今的实力。”

沿途收纳流民、赈济灾民,甚至是养活军队的米粮,所花费的银钱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更何况,还有对方改良出的新式武器想到刚刚第一次试手的威力,蔺无为的目光变得无比狂热。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之后的计划,蔺无为所率领的原镇北军现义军便从另一个方向缓缓离去。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好像发现了了不得的真相

不不不不千万别说出来说出来我也坚决不相信我男神昭元帝怎么可能是qaq我不接受啊

为什么我也有同样的想法快打醒我历史上明明写得清清楚楚的事实,我一定是还没睡醒哈哈哈

历史本来就不可信,这段时间历史教材都修改几遍了承认事实吧我们殿下可是让全网修改教科书的男人[滑稽jpg]

哈哈哈哈哈什么奇葩称号让全网修改教科书的男人笑得我头都掉了

目光自透明的直播间屏幕上不经意掠过,楚肆脸色微僵,如果是在漫画里,额头一定已经冒出了黑线。

无视了这群沙雕观众的各种欢脱言论,他继续清理战场。

天光大亮。

遍染鲜血的平原之上,楚肆召回剩下的北焰军军士,回到资阳城。

城门处,镇安军副统领特意守在这里,向这位殿下恭敬行礼,得到对方一句淡淡的夸奖:“做得不错。”

他立刻做出一副喜滋滋的模样,恭恭敬敬退了下去。

楚肆径自离开,没有把对方耍弄的这点小心思放在心上。

这位副统领早有把柄在楚肆手中,再加上稍许利诱,早在之前就成为了网中一员。当天晚上正是他亲自开城门放北焰军入城。

皇宫,乾元殿。

楚肆一脚踏入殿中,目光便对上了一双死死瞪大的眼晴,涣散的瞳孔中,还残留着极度的不甘与惊惧。

这双眼睛的主人一身亲王服饰,仰面栽倒在乾元殿的大门处,似乎是来不及逃跑便被人一刀捅穿。

而在他身后,恢弘的大殿中横尸遍地,大大小小十余具尸体倒在大殿里。

楚肆目光中掠过一丝惊诧。

这时,一道匆忙的脚步声自他身后传来,他转过身,便看见内侍张敬忠慌慌张张跑了过来。

“殿、殿下,不好了”他大口喘着气,脸色因惊惧而扭曲,“都死了昨天晚上,整个魏国宗室,都被杀光了”

“怎么回事”楚肆心中隐隐冒出一个猜测。

“是是徐庸徐将军他一个人,将宗室上下杀了个干净”

“徐庸”或者说,“薛海”

楚肆若有所思,轻轻低喃一声。

“你想要做些什么”

据张敬忠所说,楚肆离宫之后,薛海假传圣旨,将那些皇室宗亲都宣到了皇宫,全部诛杀。其余没有遵从旨意的人,也被他派人斩杀在府中。

这样的举动实在有些出乎楚肆意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似乎有什么地方没有弄清楚。

果然,人心并不是百分百能够算准的。人类的情感也很难用理智来判断。

他倒也不生气,只是对薛海的行为颇感好奇,心中第一时间升起了浓浓的兴趣。

“徐庸现在在哪里”想了想,楚肆直接问道,“还有皇帝和其他朝臣呢”

“都被徐将军关到西边的园子里去了,徐将军也在那里。”

作者有话要说: 入v后如无意外,每天日六。这几天情况特殊,作者菌一般都是凌晨更新,小可爱们每天起床就能看见啦

今天继续随机掉落红包,记得留爪爪哦

哦,对了,这几天碰到几个小可爱在评论里提到关于奴才和奴婢的问题。作者菌简单解释一下,我国古代的太监自称一直都是奴婢,奴才这个词是满清使用的。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oon1985、347394990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虚烛沉酒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君沐宸、风萧萧兮,易水寒、清尘华晓、眷、苏落若、烟江、凉铵、凮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347394990 53瓶;玩爵、只会哈哈哈哈、浮梦于渊 20瓶;玄英十六 16瓶;静斯人、虫二、鸢、小小、陌祁、羊先森不吃肉、幽 10瓶;游世、凉铵 8瓶;云销雨霁 6瓶;临枫离叶、青衣煮酒、洛色靡、恶贯满盈、吉粉花 5瓶;妖雨凌尘 3瓶;蓝、烟江、大写的红烧肉、莫若幽步、阿菲、阿洛小天使、苏九、宁子、萧清月、快乐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