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 > 绝对主角[快穿] > 56、天下为棋局7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56、天下为棋局7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砰

寝殿大门被重重关上, 一群禁卫将整座大殿牢牢包围。

四皇子悠悠负手, 如同说书一样将皇帝的打算说了个明明白白。

乍然得知真相, 太子怔然立于殿中,脸上神色复杂, 懊悔不已。若是早知如此,他又怎么会对皇帝下手,如今反倒让四皇子钻了空子

想到这里, 他下意识开始怨怪为自己提供毒药的楚肆,埋怨那些没有劝阻自己的幕僚,甚至隐隐怨上了从不告诉他实情, 反而坐在幕后,任由他像个跳梁小丑一样与四皇子相斗的皇帝。

将一切责任都甩到其他人身上的太子,全然忘记了弑父之念本是他自己由心而发, 其他人不过顺水推舟罢了。

皇帝的脸色就更是难看了。毕竟他一辈子好名, 不然也不用辛辛苦苦伪装,如今却被毫不留情揭穿自身真面目。说不定已经被史官记载到了帝王起居注中, 从此在青史上留下荒诞一笔。偏偏现在的他却连张口辩驳都做不到,察觉到殿内群臣落在自己身上的古怪目光, 他憎恨的眼神死死盯在四皇子身上。

直面皇帝冰冷的眼神,四皇子挑了挑眉, 兀自笑得开怀。

他慢悠悠拉长语调:“父皇不必太感激了,若不是儿臣揭穿真相,只怕您稀里糊涂传位给了太子,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所害呢。”

“嗬嗬”

这句提醒再次引爆了皇帝心头的怒意, 难言的憋屈感让他胸口发闷,只感觉胸中一股郁火越烧越旺。

他想要挣扎,身体却不听使唤。胸口不断起伏,最终一口鲜血喷出,双目圆瞪,直挺挺躺在了榻上。

“陛下”

“父皇”

群臣惊呼了几声,太子更是心虚。但他们却也顾不得去查看皇帝的情况,因为他们本身便身陷囹圄,不得做主。

“为了让父皇九泉之下不孤单,太子三哥你便下去陪他吧。”

轻飘飘的一句话脱口而出,看押太子的禁卫毫不留情挥出了屠刀。

太子的身体软软倒地,飞溅出的鲜血染红了白玉雕琢的梁柱。

殿中三公九卿目睹着这血腥的一幕,看向四皇子的眼神愈发惊恐。

四皇子无动于衷,眼神中甚至还带着满满的欣赏,他兴味的目光移向群臣,满脸期待着好戏开场的笑容。

“嗯,现在的朝堂还是太拥挤了,我以为这里只需要剩下一半的人就够了。”

说着,他随手掷出手中匕首,当的一声落在地上,匕首上未干的血迹狰狞而冰冷。

殿内群臣面面相觑,身体都在微微颤抖。这是何等荒唐的要求

偏偏,望着满殿携刀佩剑的禁卫,以及诸多禁卫簇拥中的四皇子,他们却不敢吐出半个不的字眼。

生死间有大恐怖。性命在前,斯文扫地,一切交情和利益都是空谈。

这一天,皇宫中血流成河,许多死里逃生的大臣往后许多年想起这一天发生的一切,都还有一种沉浸在噩梦中未能醒来的感觉。

倘若说此前他们构陷政敌、背后捅刀,都不过是上下嘴皮轻飘飘一碰,自然有其他人去执行,那么这一次他们就是真正肉搏上阵,直面死亡的血腥和恐怖。

从此,这群人在暴君的高压之下可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无论对方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都不敢有半个字违逆。实在是心中残留的恐惧印象太深了。

雍京城外,渌水之滨。

歆华公主悠悠醒转,视线所及便是微微泛出鱼肚白的天际。

“我这是怎么了”

她隐约记起自己似乎在宫中被人敲晕了。目光迷迷糊糊四处看去,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荒草地上,而一道熟悉的人影就站在身旁不远处。

天青色长袍如空山染黛,乌木般的发丝肆意披散在身后,青年清隽的侧脸在清晨朦胧的雾霭中看不分明,只隐约露出优美动人的轮廓。如明月隐于雾中。

歆华公主神情痴然,如坠梦中。全然忽略了自己被绑紧的双手和双脚。

直到青年清越的声音将她惊醒:“交代清楚吧,你的来历。”

歆华公主错愕不已:“什、什么来历”

“你并非此世之人吧。”

歆华公主敏锐地注意到对方的语气并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她彻底僵住,之前的痴迷爱慕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警惕。清醒过来后,歆华公主才注意到自己被捆住的双手双脚。她神情更加惊恐。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眼看对方还试图敷衍过去,楚肆轻笑着摇了摇头。原身记忆之中,楚肆早就发现了这人的诸多破绽。

譬如,起初这位歆华公主是名满雍京的才女,写出的几首诗词都让原身楚遇之赞叹不已,其中的思想意境与楚遇之不谋而合,让他大生知己之感。于是他并没有抗拒这位歆华公主的靠近。

然而,接触一段时间之后,楚遇之却失望地发现,这位公主其实连诗词最基本的韵律都不通,又怎么可能写出那样的传世佳作

他怀疑这些诗篇真正的作者另有其人,只是几次委婉试探,歆华公主都没有坦言实情。这让楚遇之对歆华公主的人品极为失望,原本的热情就淡了下去。

之后一桩桩事更是彻底打破了楚遇之对歆华公主的印象。表妹一家上京,在丞相府中暂住。楚遇之无意中发现歆华公主对表妹陆盈盈怀有极深的恶感,在背后几次三番警告陆盈盈不要纠缠于他这完全是在污蔑他的人品和表妹的名声。陆盈盈意外去世之后,楚遇之更是发现其中有歆华公主的手笔,从此,他对这位公主产生了极深的恶感。

而楚家世代簪缨,丞相位高权重,楚遇之对歆华公主的不喜又是明明白白,表面上要塑造明君形象的皇帝自然不会强行赐婚。

不过,身为纯粹土著的楚遇之并没有察觉到歆华公主身上的不对,获得了对方记忆的楚肆却在第一时间察觉出来。

毕竟这些套路实在是太眼熟了。

他微微俯身,目光与歆华公主躲闪的视线对上:“别装了,如果你真的喜欢楚遇之,难道没有发现我和他的不同”

或许其他人只会以为现在的他是被深仇大恨改变了性情,但真正深爱楚遇之的人怎么会发现不了真相

青年唇角微微弯起,那双剔透而幽深的眼眸里冰凉一片,似乎一瞬间便将地上的人里里外外彻底剖开。

这种仿佛躺在实验室手术台上任人宰割的感觉,让歆华公主控制不住颤栗。

生死关头,她智商上线,心如明镜一般

这个神秘人手腕高明,能将自己从守卫重重的皇宫里不着痕迹带出来,想必也能查出她在背后对付楚家的事情。即便自己坦白从宽,恐怕也是死路一条。若是咬死不说,说不定还有生存的机会。

因此,她一言不发。

遥远江面上,一叶小舟于空蒙云雾中驶来,船夫撑船靠岸。

“公子,让我来”秦义自告奋勇跳上岸,烙着刺青的脸冰冷狰狞,“这种人还不配您脏了手。”

他动作熟练地伸手抓住歆华公主的脚,向着岸边一路拖行,直接来到渌水河畔。

歆华公主的脸在荒草地上一路摩擦,被石子划出了道道血痕,尖叫声不断。好不容易停了下来,一双蒲扇般的大手突然拽起她的头,用力向河水中摁了下去。冰冷的窒息感汹涌而来。

按了十几息,秦义松开手。待对方喘息片刻,再次摁下去。

如此几番,歆华公主再也承受不住,涕泗横流,尖叫着喊道:“我说,我什么都招了一切我都告诉你”

“原来是跨越了时间线的穿越者”

从歆华公主口中得知了一切真相,顺便还缴获了一枚奇怪的玉佩据歆华公主所说,无论千年前还是千年后,她身上都有这样一枚玉佩楚肆的好奇心大大得到了满足。

他顺手将玉佩扔进系统空间,对不远处特意避嫌的秦义吩咐了一句:“给她个痛快吧。”

好歹接手了原身的身体,虽然楚肆不可能与对方共情甚至对原身的仇恨感同身受,但能够顺手替原身报仇,又何乐而不为

在楚家呆了十年的秦义,心中仇恨可是比楚肆强烈百倍。听得命令,他一脚将匍匐在岸边的女子踹入了冰冷的河水中。

做完这些,他尤不解恨,一脸不甘地望向雍京城方向:“公子,那些人咱们就不管了吗”

天际晨光悠悠照耀,江边水雾飘渺。仿佛身融于云雾中的青年微微一笑。

“放心,在我的剧本中,他们自有各自的归途。”

水波荡漾,小船悠悠顺江而下,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清晨的暮霭中。

皇宫。

一夜时间过去,寝殿中血腥味四处弥漫。冰冷沉凝的气氛中,四皇子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他满脸魇足,像是欣赏了一出大戏,抑或是品尝了一顿美食,容光焕发。

但这魇足的微笑看在在场其他人眼中,却比神话志怪中的妖魔还要可怕。

“怎么样人抓住了吗”带着满满的好心情,四皇子开口问道。

对于主动找上门,表示要和自己互相利用的楚肆,他还是很有兴趣的。

突然出现的暗卫恭敬回禀:“属下无能,让那人走脱了。”

“哦”四皇子也不生气。在他看来,那种聪明人本就不会轻易自蹈险地。

他目光转而在殿中环顾一圈,神色突然一动。

不久之前,那位主动找上门来与自己交易的青年,冰冷笃定如审判的声音,再一次在四皇子脑海中回响。

“无情无义者,众叛亲离,横死病塌。”

凌乱的床榻上,皇帝冰冷的尸体呈现出痉挛而扭曲的特征。

“弑兄逐权者,因权而死,终难得逞。”

床榻不远处,太子被一剑贯穿的尸身趴伏倒地,手边不远处,是那卷摊开的明黄圣旨。

“贪利忘义者,非利而斗,互噬求活。”

洁白的大理石地板被鲜血涂满,横尸遍地。勉强幸存下来的人在满殿尸体中战战兢兢,瑟瑟发抖。

“呵呵呵”

四皇子突然低下了头,发出一连串如癫似狂的低笑,那张俊美近乎妖异的脸在朗照的宫灯中愈发夺目。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脸上骤然升起的浓浓的兴趣。

“这就是你为他们编织的剧本吗你早料准了我的打算”

四皇子的目光穿过寝殿大门,向着宫城之外望去,似乎看见了渌水之上那道悠然远去的背影。

“真不知道你又为我编写了一出怎样的剧本”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晚安,明天见。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