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 > 绝对主角[快穿] > 85、众生为棋子4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85、众生为棋子4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半个月后, 罗家堡。

此时大厅中坐着不少人。上首坐着堡主罗振, 坐在他身旁的是十多号罗家长老。下首则是堡中的中层武者以及不少罗家嫡系后裔的年轻人。

这群年轻人将一位容貌气质俱是不俗的青年众星拱月般围拢在中间, 正是罗家堡的少堡主罗沉。

这些年来,罗家堡背靠名剑山庄逐步发展壮大, 实力迅速变强。家主罗振也是出了名有手腕的人物,哪怕是如今名剑山庄出了变故,罗家堡却早已编织出了一张崭新的人脉网, 并迅速靠近了秋水宗等其他几大正道名门。

因此,尽管名剑山庄衰落,罗家堡受到的影响其实微乎其微。甚至于, 许多人还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像是头顶大山被人掀开,终于有了翻身的时机。若是能够继承名剑山庄遗留的产业和人脉,罗家堡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

大厅正中央, 之前被派往名剑山庄的那位家老一脸萎靡地站在那里, 一身精气神衰减得厉害,他惨白的脸色因为气愤又涌上潮红, 语气万分愤慨。

“堡主,诸位长老, 这一次你们一定要为老夫做主。”

老者颤颤巍巍叙述完了一切前因后果,身体因激动而发颤。他脸色难堪至极, 继续说道。

“老夫听从堡主吩咐,一心带着罗家的好意而去,名剑山庄却如此怠慢,不止从头到尾没有一个话事人出面接待, 还被那个隐藏在暗中的武者一通压制戏耍这折损的不止是老夫一个人的脸面,更是我们整个罗家堡的声誉”

这话一出口,不止上方的几人紧紧皱起眉头。下面那些年轻人更是嗡嗡议论起来,一个个义愤填膺。

“就是啊,名剑山庄未免也太过分了真以为现在是谢一鸣谢庄主还在的时候呢”

“单凭谢一鸣生前那些小恩小惠,还不足以一直庇佑名剑山庄。等着吧,等谢一鸣过去的名望耗尽,绝对会有人要他们好看”

长老中也有人看向堡主罗振,字字句句铿锵有力:“堡主,名剑山庄实在欺人太甚若是不能讨回公道,我们罗家堡还怎么在武林中立足”

这几人表情大义凛然,似乎全然忘记了以往谢一鸣还在时,他们是何等的殷勤恭敬,为了抱大腿,连自家脸面都可以扔在地上踩。如今面对衰弱的名剑山庄,他们倒是跃跃欲试起来。

立时便有一群人附和起来。

“就是还有那什么仙岛少主,居然敢放话和我们少堡主抢人可笑,也不知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势力,居然这么嚣张”

正当大厅里嘈杂一片时

“轰”

一声巨响,全场皆惊。

只见大厅外那扇重达百斤的大门像一张纸片一样轻飘飘飞了起来,以四分五裂的姿态砸落在地上,不少飞溅的碎片直接插到了议事厅周围的墙壁和地板上。有几片甚至是从几个年轻人脸侧划过,倒是让他们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这恐怖的力道恐怕一般的一流武者也办不到吧

所有人几乎是齐刷刷扭过头,保持着呆呆向门外看去的姿态,而一道人影已如惊鸿掠影般飘然而入。

“一群愚昧之徒,也配议论仙岛之事”

素衣如雪,青丝染墨,精致绝伦的眉目间凝满寒霜。来人足不蹈尘,衣袂飘举,漫天狂风伴随袍袖鼓荡,手中一剑直指众人,目光淡漠冰冷,不带丝毫人气,犹如神仙中人。

他静静悬浮于半空,剑锋随着手腕轻巧翻转,在身前自然而然划出一个半圆,凛冽的杀气似乎将所有人囊括其中。

这样的出场还真是镇住了不少人。

此界武道由低到高划分为三流、二流、一流,再往上便是宗师。但即便是传说中那些武道宗师,也只能凭借提纵之术飞檐走壁,穿山过林,中途必须一直有落脚点供他们借力使力。哪能像这人一般毫无任何凭依便悬浮于半空这已然超越了武道的范畴。

一时众人不由目瞪口呆,全然没有了之前大放豪言的气概。

还是坐在上首的堡主罗振起身打破了这份死寂的气氛:“不知阁下尊姓大名今日为何擅闯我罗家堡可是与阁下口中的仙岛”

“锵”

长剑铮然发出一声清脆长鸣,白衣人倏然出剑,冰冷剑光刹那闪过,犹如一轮煌煌大日瞬间跃海而出,刺目光辉填满了所有人的视线。

“仙岛之事,尔等没有资格知晓。”

冰冷剑光中,他淡漠的声音这才随之响起。让人忍不住激灵灵打个冷颤,像是被一桶冰水从头淋到了脚。

“仙岛二字,更不是任何人都能提起。”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太突然,所有人的动作甚至还跟不上思维。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只听“砰”的一声响,罗振已经被连人带座椅直接掀飞了出去,直撞在后面的墙壁上。

他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身上衣衫被切割出无数碎片,道道血痕遍布。

早在半空之中,那张红木椅已然片片碎裂,每一枚碎片都被剑风牵引,在罗振身上划出了无数道细小的口子。

“堡主”

“家主”

“父亲”

厅中众人杂乱的呼喊声响作一团,少堡主罗振几步便冲上去,将之扶了起来。

白衣人似乎这才注意到了他,目光淡淡扫过去:“你便是罗家堡少堡主”

“那个仗着一桩无稽之谈的婚约,便四处败坏谢大小姐名声的人就是你”

他的语气冰冷如刀,带着无边杀气。

偏偏提到“谢大小姐”四个字时,那声音却下意识低沉温柔了三分,他幽深寂静的眸子里好像有微澜轻轻荡漾,就连凝结在眉间那淡淡的霜雪似乎都略有融化,为他添加了一抹难得的人气。

像是寒山之巅的冰雪悄然化去一抹,竟显出说不出的温柔。

罗振一下子呆住。许多人和他一样怔然出神。

只是惊艳过后,罗振心中就迸发出无穷无尽的怒火。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头上长出了茂盛的绿草。

哪怕所谓婚约本就是当年两个女人的戏言,哪怕这些年来一直都是罗家堡在不遗余力单方面宣扬,哪怕那个所谓的未婚妻他连一面也没有见过,甚至于谢一鸣死去之后,罗家堡还有悔婚的打算无论如何,内心深处的独占欲已经让罗振早早将对方视为自己的人,又怎么能够忍受这种奇耻大辱

“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

怒意勃发下,他额角青筋暴跳,双眼赤红一片,从喉咙里发出几声低沉的嘶吼,一下子跃下台阶。

“该死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疾步向着白衣人的方向冲来,足尖点地纵跃而起,手中长剑裹挟着满腔怒火奋力挥出,空气中竟带出了气爆之音。

白衣人漫不经心抬了抬眼眸,眼底一丝波澜也无。

又是“锵”“锵”两声轻响

这一次白衣人手上的剑甚至没有出鞘,只随手一抬,便稳稳架住了罗振挟怒而来的剑锋。

接着,他手腕轻轻一个翻转,手中之剑顺势一扫,连剑带鞘拍在罗振身上,直接将对方整个人扫飞了出去。

人还飞在半空中,无数缕剑气已如暴风骤雨般笼罩而去,凄惨的叫声在整间城堡中回荡。

最终他整个人像是一滩烂泥一样软倒在了地上,嘴中发出嘶吼:“我、我的经脉”

就在刚才片刻间,他体内的经脉中已然被侵入了无数缕剑气,随时有可能破碎,换而言之,他已经废了。

这凄厉的惨叫声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感同身受,目光中染上了无与伦比的悲愤。

白衣人对周围众人的目光视若无睹,只是随手挥出长剑,袍袖鼓荡,激荡的剑风在四周狂卷,直接将四面八方冲上来的罗家堡众人一个个掀飞,无数道纵横交错的风刃将地面的砖石与四周的立柱切割出了一道道刻痕。

大厅的屋顶直接被剑风削成了两半,明朗的阳光照耀下来。

所有人倒了一地。

哀嚎声渐息,变成了隐隐的闷哼。

“所谓婚约本是无稽之谈,休要再提。”

白衣人收回剑,淡漠目光俯视众人,平淡的语气如同叙旧。

“倘若诸位再度作出不利于谢大小姐、不利于名剑山庄之事,我会再次登门拜访。”

保持着高冷人设,楚肆重点看了一眼一边闷哼一边满怀怨恨注视着自己的罗振。脸上无动于衷,心中却是隐隐感叹一声,微感满意。

这位身上的气运之力相当充足啊,说不定便是此界气运之子。这种怎么死都死不了的人物,的确相当适合作为一号实验素材呢。

内心中念头闪过,表面上他却是语气冰冷,再度警告:“不该肖想之人,不要继续妄想。”

罗振恨恨看着他,牙关紧咬,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他甚至尝到了嘴里铁锈般的血腥味。

明知道对方前所未有的强大,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一句话脱口而出:“呵你就这么确定谢大小姐的心思我不配,莫非你就配”

“那是自然。”楚肆理所当然地点头,语气平铺直叙,“我与他心意相通,宛若一人。”

反正的的确确就是一个人嘛。

罗振再次气得两眼泛红,自尊心像是被人重重捶了一击,加上体内密密麻麻的疼痛,他直接晕了过去。

楚肆不由在内心摇摇头。

这心理素质不行啊自己不过是说了一句大实话就气成这样

他最后扫视了一眼众人,目光平平淡淡,波澜不起,这种看死物一般的眼神让所有人都不由心中一悸,暂时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白衣人转过身,身形如一片轻盈的羽毛飘飞而起,狂风鼓荡着他素白如雪的衣袖与略显凌乱的发丝,他的身影转瞬间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只留下破碎的砖瓦、杀气未消的剑痕、地上沾染的鲜血与污迹,以及一群惊魂未定的人。

唯有满地狼藉昭示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刚才那人究竟是什么实力”惶恐之余,众人感叹不断,“宗师绝对不止。难道宗师之上还有境界”

“仙岛那又是什么隐世门派”也有人望着被削平的屋顶,憧憬不已,“这份修为,真称得上神仙中人了。”

“莫非这世上真有仙”

就在这群人憧憬不已之际,表面上已经离开的楚肆并没有走远,他披着自己高冷的小马甲,鬼鬼祟祟来到了罗家堡的某个院落中。

此时,罗振刚被抬回院子里养伤。

“金手指老爷爷是时候上线了。”

唇边露出一抹兴致盎然的微笑,楚肆目光静静注视着院中的人。

“希望1号实验素材对得起他气运之子的身份吧。”

作者有话要说: 主角做的每件事都是有目的的

晚安鸭,小可爱们,明天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五月未央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人甲、玄牝、koorik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aie 75瓶;路人甲 70瓶;kooriki 30瓶;幻然 20瓶;甘露寺蜜璃、zzz、落微、月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