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1654之火与剑 > 第94章 郑明之之死(中)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94章 郑明之之死(中)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太阳的余晖在紫禁城朱红色的墙头之上,洒下了长长的黑影,让高大的宫墙之内,出现一片又一片的阴影。几个匆匆忙忙的人影走进了东华门,然后在太监的引导之下走进了中和殿之中。

中和殿的门口站着一个小太监,看到来的人群。便是尖着嗓子喊道:“庄亲王兰布,太子少保鳌拜,工部尚书穆里玛,大理寺寺丞阿思哈,大学士班布尔善入殿。”兰布乃是尼堪之子,他的个子和他的父亲一般的矮小。此刻一身八爪黑色蟒袍,走在最前面。

鳌拜紧随其后,他身上也是一套黑色蟒袍,只不过仔细看过去才能辨别出这是五爪蟒袍。但是鳌拜的个子比兰布高大很多,行路之间又有着一股逼人的气势。

保和殿前的小太监,看着诸臣大步的走入了中和殿之内,便是赶紧垂下了眼睛,俯身弯腰。只不过在给鳌拜弯腰之时,小太监的腰弯的更加厉害一些。

这群人走入了保和殿之后,只看到了索尼瘦小的影子端坐在了最中间的黑色座椅之上。座椅之上,纹着玄色蛟龙。兰布找着索尼左边的位置便是坐了下去,而其余众人纷纷都对索尼弯腰行礼,恭敬道:“索尼大人。”

大学士吴格塞拿着一份金纸道:“今天议政第一件事,鳌大人上表,翰林院编修郑明之因为涉及明史一案,因为同《明史辑略》作序者之一——张篙多有书信往来,且以罗多信报,二人在江南之时就多有来往。

郑明之身为朝廷官员,结交叛逆,心怀二心,悖逆圣道,蛊惑民心。应该乞正典刑,以维世道。”礼部尚书王熙双手交错,垂在面前,听到要惩治汉臣,他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其实洪承畴不在京中,王熙已经成为了汉人的利益代表。

倒是刑部尚书麻勒吉一早便是得到了示意,笑着问道:“不知道鳌大人准备以什么来明正典刑?”他个头也不是很大,脸皮枯瘦,谄媚的笑容让人根本察觉不出他是刑部尚书。

麻勒吉昨晚便是得到苏克萨哈的授意,今天绝对不能允许鳌拜将郑明之杀了。要让借这次保住郑明之,得到汉人官员的支持。麻勒吉因为主管刑部,所以苏克萨哈今天出城,都没有参加议政大会,因为他觉得麻勒吉可以保下郑明之。

鳌拜用眼睛狠狠地瞪了一下麻勒吉,然后道:“腰斩午门,以儆效尤。”这话一落音,整个保和殿之中的氛围顿时就变幻了很多,索尼矮小瘦弱的身影依旧高坐其上,让人想到了当年的多尔衮。只不过他没有着多尔衮的跋扈。

兰布和鳌拜也是亲家,他之前已经得到了鳌拜的示意,所以也是没有什么表示。闭目养神,仿佛今天殿中的事情同他无关。其实实际上也是如此,兰布今天之所以参与进来,只不过因为今天还要讨论他率军南征之事。但是他毕竟一品亲王,踏进了殿中之后的他的爵位便是最高的。

王熙这个时候倒是动了一下眼皮子,不过也只是轻轻的抬起,然后浑浊的眼球瞟了一眼脸上没有着任何表情的索尼。最后便是继续闭上去了,没有人知道这个元老汉臣在想什么。

其实此刻的王熙想起了当年同样坐在索尼座位之上的多尔衮,何其嚣张,何其飞扬跋扈。那个时候殿中的四大辅臣,除了苏克萨哈,余者都是当年反对多尔衮的悍将。

只不过如今索尼坐在了多尔衮的位置之上,便是让人觉得,时光荏苒,屠龙的少年成了恶龙。但无论如何,王熙他自己都依旧留在了这个保和殿之中。只不过之前他是承旨郎,如今是尚书。

都察院御史黄锡衮这个时候往前站了一步,“刑不上大夫,郑明之为人刚正不阿,敢于谏言。风评极好。如今不过是些许小错,就被腰斩于市,实在有违圣理。还请鳌拜大人能够酌情考虑。”

“你一个汉人小官,今天怎么轮到你讲话的?”穆里玛阴沉的脸色怒斥着黄锡衮。黄锡衮今天是轮值,不然确实没资格出现在保和殿之中。

穆里玛非常希望能够置郑明之为死地。这次郑明之之所以被降罪,原因很简单。罗多告诉了鳌拜,王吉贞和郑明之有着同窗之情。这个罗多虽然贪财但是他非常的伶俐。

他发现了甄家和王家的关系之后,罗多并没有马上向鳌拜报告。而是利用自己的便宜之权,在江南调查王家在江南的关系网络。不过他的调查很快就被金陵织造曹玺警告,但是无论如何,他还是发现了王吉贞和郑明之的同窗之情。

在鳌拜眼里,一个小小的从五品的翰林编纂,一只手便是可以捏死。更何况罗多还提供了张篙和郑明之的书信。本来鳌拜还打算从郑明之身上入手,泼王家一身脏水。但是后来因为线头牵在了黄宗会的身上。

黄宗会因为是黄家三子之中唯一一个没有举旗造反的,所以顺治皇帝曾经多次征辟他,虽然黄宗会没有来,但是顺治皇帝还是给了黄宗会一块牌匾,上面写着“黄家门望。”准备借着黄宗会来安抚江南士人之心。

鳌拜怕自己到时候脏水没泼成,倒是把黄宗会引出来,最后宫中出手把郑明之给保下来了。到时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但是无论如何,穆里玛是不会允许郑明之活下去。

王熙这个时候又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黄锡衮,眼神之中露出了不满之色。黄锡衮还是太年轻了,怎么能直接就说郑明之有罪,难道不知道说郑明之是被奸人蒙蔽吗?

不过无论如何,这件事最终拍板的肯定还是索尼。班布尔善继续道:“刚直不阿?我看郑明之是自诩清流,自命清高,喜好清名。和前朝东林党人又有何区别?前些日子上书斥责议政大人扩充府邸,整个朝廷,就他一个官员上书,御史都没有说话,不是喜好清名是什么?”

这句话说完,王熙的眉头跳了一下。鳌拜发话道:“这种小事,过了过了。接下来讨论庄亲王殿下,南征郑氏一事。”索尼微微点头,示意可以讨论下一件事。王熙看到了这一幕,轻不可闻的叹息了一下。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麻勒吉咬咬牙,站出来,脸色泛着红晕道:“下臣以为,翰林本就是清流之官,而郑明之当年更是先帝器重的探花,若是腰斩于世,岂不是在折先帝爷的面子。一杯毒酒即可!”

他话刚落音,穆里玛准备再抢白一番。索尼苍老的声音响起,“就按照麻勒吉的说法去做吧。此事着大理寺丞阿思哈处理。我看你们两位没有异议吧?”索尼象征性的问了一下遏必隆和鳌拜,两个人对视一眼,拱手道:“索公所言甚是!”

(未完待续)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