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 > 书生撩人(重生) > 第九十八章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九十八章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因为来的里正并不齐,梁珩还命人去通知了其他各镇的里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询问他们是否同意沈宴的要求。

能当上里正的, 大多都是德高望重, 一生经历了很多而思想十分睿智的老者。

撇开沈宴是梁县令舅子这一关系不谈,光是粮种是沈宴送来的, 就能让百姓感恩戴德了。何况他还是梁县令的舅子。梁珩现在在江宁的威望风评都极高, 近来一个月,这位新县令几乎每天都披星戴月的在乡下奔波, 对待百姓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 有生之年,谁都没碰上过这种真正的父母官。因为有梁珩在, 百姓们都相信, 沈宴绝不会坑百姓。何况这营生本就是梁珩他们想出来,想给百姓改善生活的。

沈宴这个要求,无疑是绝对有前瞻性的。一两年之后, 江宁的刺绣跻身进了名绣中,四大名绣变成了五大名绣之时, 数不清的商人到了江宁来,想要分一杯羹, 才发现这里的百姓只认准了一家沈姓商行, 其余的商行一概不卖, 无论价钱出到了几何。无奈之下, 这些商行也只好去找沈宴商量, 能不能将他手上的货出一些给他们。这是后话。

沈宴见江宁的百姓都同意了, 当天就组织人手准备起来。

城里已经没有空地了, 只好在城外圈了一片空地,因为这建成之后,是归官府所有,并不归沈家商行,所以这地沈宴并不出银子。

至于建房子的木头,城里也有木材商,但是木材商那点木头,是远远不够的。而几乎百姓家家户户都会储存干木头,沈宴便托梁珩给附近几个镇传话去,有杉木并且愿意卖的就拖到县城来。

这木头放着也是虫蛀了,没了再上山砍就是,何况这木头还是给江宁建绣坊的。

一时间,拖木头的牛车,源源不断地往江宁城运杉木来。

这绣坊的图纸也得请人画,这才是最费时间的,好在江宁有会画图纸的匠人,也免得沈宴还要回凉州去找人画了。

沈宴这边忙得热火朝天,沈蓁蓁她们也是不得闲。

新来的两个镇的姑娘都要从头学起,又多请了几个绣娘来教她们。

绣架又不够,还得请人连夜赶制,好在这些姑娘们还在学基础,暂时还用不上绣架。

姑娘们一来就是一整天,虽然自己带了干粮,沈蓁蓁还是管茶水的。一时间,事情就多了起来,陈氏也来帮忙来了。

江宁刺绣既然这么精致,为何以前没听过呢。沈蓁蓁也打听了一番。

原来是以前江宁刺绣和外面的差不多,是近几年有个丝线坊突然生产出了这种丝线,江宁的染色技艺是极出名的,这种丝线配上独特的染色技艺,绣品细腻且色彩明艳,效果一下就出来了。只是过去三年江宁的经济萎靡不振,百姓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做刺绣生意的都去了蜀地、苏粤等地了,根本不会来江宁。江宁这特别的刺绣就没人发现。

田里的水稻眼看着挂起沉甸甸的穗了,梁珩也终于松了口气。

等绣坊的图出来了,江宁县内多半的匠人都来了县城,帮忙修建绣坊。还有一些自愿来帮忙的百姓,当然有一个算一个,沈宴都给了工钱。

杉木都是干的,直接凿成需要的尺寸就可以。众人齐心协力,终于在半个月后,一座崭新的,四四方方的绣房就立起框架来了。

绣房中间有一块四方的空地用来采光,盖上瓦,槌平了地面,绣房前期算是完工了。

很快全县的姑娘们都来了县城,自带板凳,坐在绣房里,开始学习刺绣了。

连姑娘们练手用的布、针、线,沈宴也一块资助了。

这绣坊的事,男子自然不好管,就落在沈蓁蓁头上了。

因为天气很还热,姑娘们从家里带来的茶水很快就喝完了,沈蓁蓁便雇了个人,在绣坊里专门负责烧开水。

教学有几个绣娘,沈蓁蓁每天去绣坊看两圈就行。

好些姑娘天没亮就来了县城,回到家时,天都黑透了,但也好在都是一个村的约着一起来。但每天这么来回跑也不是办法,沈蓁蓁便想着等这些姑娘以后学会了,便在家绣,绣好了再送到县城来。

可能最近太累了,沈蓁蓁总感觉到倦意。有时候坐在绣坊里,还在绣着花呢,就忍不住打盹了。

陈氏就坐在她身旁,看她困顿的样子,便劝她回家休息,绣坊她看着。

沈蓁蓁也着实感觉没什么力气了,便与陈氏道了谢,回家躺下了。

梁珩回来的时候,家里悄无声息,梁珩只以为沈蓁蓁去了绣房没回来。进房准备换衣衫,就看到沈蓁蓁正躺在床上。

因为太忙,沈蓁蓁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午睡了,梁珩走过去,就见沈蓁蓁睡得正熟,摸了摸她的额头,也没发烫。梁珩放下心来,换好了衣裳,又轻轻出了房去了。

沈蓁蓁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落西山了。

沈蓁蓁睡得头都有些昏沉了,坐起身来,醒了会儿神,才穿衣出了房去。

沈蓁蓁出了房间就听到厨房有动静声传来,是油在锅中的‘滋滋’声。沈蓁蓁不由疑惑,这是谁在做饭?

沈蓁蓁走到厨房门口,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身青衫的梁珩,双手袖子挽到了小臂,握着锅铲,正低头翻炒着锅里的菜,灶沿上已经放了一碗炒好的菜了。

沈蓁蓁愣在门口。虽然成亲这么久,但是梁珩还从未给她做过饭。君子远庖厨,何况梁珩已经是一县县令了,做饭的事传出去不好。所以梁珩有时候有空,想帮她做饭的时候,沈蓁蓁都不让他做,只让他帮忙生生火,洗洗菜。

梁珩正准备加盐了,抬起头来,就见沈蓁蓁正倚在门口望着他。

梁珩看着她笑了笑,“起来了?快洗漱,饭很快就好了。”

沈蓁蓁看着梁珩,梁珩最近被晒黑了不少,脸上脖子上甚至还有不少地方晒脱了皮。君子远庖厨,可今天沈蓁蓁看着握着锅铲的梁珩对她笑,感觉像是才初次见到梁珩一般,心不受控制地砰砰乱跳。这是她的男人啊,愿意为她洗手做羹汤的男人。

沈蓁蓁快步朝梁珩走过去,梁珩整个人本来是对着灶台的,见沈蓁蓁伸手欲抱他,连忙转过身来,给她腾出地方。

沈蓁蓁看着梁珩将双手抬起来的动作,忍不住笑了笑,却将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从怀里掏出手帕来,给梁珩擦着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

梁珩见沈蓁蓁并不抱他,自己手上又沾了油,望着沈蓁蓁笑道:“蓁儿,你抱抱我吧。”

沈蓁蓁望着梁珩脸上掉皮的地方,东一块西一块的,又被晒黑了,破坏了梁珩如玉面容的美感,这会儿微微嘟着嘴撒娇一般,看上去颇有些可笑。

沈蓁蓁没有犹豫,伸手抱住梁珩。两人已经很久没这么温存过了,先是梁珩忙,梁珩忙得差不多了,她又开始忙了。

梁珩用手肘抱着沈蓁蓁,两人紧紧地贴在一处。

“最近累坏了吧,看你睡了这么久。”

沈蓁蓁嗯了声,“是有些累,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锅里的菜要糊了,梁珩反手翻了几下,沈蓁蓁见他不方便就放开了手。依然站在梁珩身边。

“梁郎”

梁珩腰间圈上了一双手。

听着背后软糯的声音,梁珩感觉自己心都要化了。虽然两人成亲有几个月了,但是梁珩对沈蓁蓁的感情,没有丝毫减少,反而在日与俱增。她将一生都托付给他了,叫他怎能不好好珍惜她。

沈蓁蓁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最近情绪总容易波动,梁珩早上一走,沈蓁蓁就开始思念他,有时候,想他想得甚至想哭,虽然梁珩晚上就会回来。梁珩很忙,沈蓁蓁不想他再分心,便忍着没有告诉他。

梁珩也感觉最近沈蓁蓁似乎格外粘着他,只当是这些天他一直很忙,很少陪她的缘故。

沈蓁蓁将头贴在梁珩背上,梁珩后背出了一些汗,有些潮。

直到梁珩将锅里的菜舀起来,沈蓁蓁才放开了手,依言出去洗漱了。

沈蓁蓁坐在桌上,梁珩将饭盛好递给她,又给她夹了几片肉。

“梁郎,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

梁珩笑了笑,“以前我娘出去做活的时候,都是我自己做饭的。”

沈蓁蓁点点头,不再多问,梁珩他们家以前生活清贫,沈蓁蓁知道。

沈蓁蓁吃了一片肉,突然就感觉有些气闷,又喝了口蛋花汤。

梁珩见沈蓁蓁一下离桌,进了茅厕去,听到里面的呕吐声,梁珩连忙跟过去,进去后,就见沈蓁蓁正在呕吐,连忙上前帮她拍着背,“怎么了这是?”

沈蓁蓁吐了几下,抬起头来,梁珩递了手帕过去。

沈蓁蓁擦了擦嘴,摇摇头,“没事,这两天都这样,可能是最近累到了。”

梁珩一听这情况都有两天了,不由更加担心,以前沈蓁蓁可没有这么过。

“我一会陪你去看看大夫。”

沈蓁蓁摇摇头,“看什么大夫啊,可能是最近天气热,有些不舒服,回头就好了。”

梁珩还是不依,非要沈蓁蓁去看看大夫。

沈蓁蓁对看大夫是极恐惧的,前世她看了太多大夫了。

梁珩见沈蓁蓁怎么都不同意,只好先依着她,想着明天自己去请个大夫来。

沈蓁蓁漱了口,又坐回桌上,吐了一次,心里的闷感也好很多了,勉强吃了点饭。

饭后,两人依偎着坐在院中说了很久的话,梁珩见沈蓁蓁就是吐了一次后就没什么异常了,也稍稍放下心来。

次日。

梁珩本想今天去请大夫,没成想孙志来找他,说马头镇有家乡亲的耕牛死了,过来官府报备,梁珩只好先过去了。没想这一忙就忙了一整天。

沈蓁蓁还是去了绣坊,陈氏一早就过来了,见她来,连忙招呼她。

陈氏家中可不像沈蓁蓁他们只有两个人,张安和还有两个小妾,整天鬼心眼子多得很,以前陈氏只能待在家里,那两小妾整天瞎折腾,让陈氏没少受气。如今陈氏每天都过来,一来就是一整天,眼不见心不烦,心情舒畅了,也就想通了,以前那些对张安和的怨气也没了。如今孩子也大了,随他去吧。

沈蓁蓁看了一圈,就坐下了,和陈氏聊着天。

陈氏见沈蓁蓁聊了没几句又困倦了起来,这明明还是早上啊,这县令夫人年纪轻轻的,精力就这般不好了,莫不是生病了吧。

陈氏就问了一句。

沈蓁蓁勉强笑了笑道:“可能是最近天气热吧,总犯困。”

陈氏一下就想到一事上去,这梁县令与夫人如此要好,两人又年轻,莫不是有了吧。

陈氏就试探地问了一句,“夫人最近可犯恶心?”

“可不就是吗,昨天吃饭的时候还吐了,害得我夫君还好生担心,说要请大夫。”

陈氏想着这约莫是八九不离十了,便道:“夫人莫不是有喜了吧?”

沈蓁蓁本来正眯着眼养神,听陈氏这句话,骤然就睁开眼来。

半晌陈氏见沈蓁蓁没反应,便抬起头来,就见沈蓁蓁正愣神,面色大惊,满是不可置信。手机用户浏览m23wxwcc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喜欢看都市乡村 家庭伦理的请 nbsp; llxsww 精彩的佳人公众号点击书城首页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