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其他 > 穿书后我的作妖日常 > 第十一章 寻找男主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十一章 寻找男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早年间林楠灏是崔栩颐最信任的心腹,崔栩颐也很纵容他,奈何后来给的权利太大,以至于毫不提防间,林楠灏就自立门户,开疆扩土成为新的霸主。

他离开不要紧,崔栩颐也就懊恼牙疼了半拉月。关键是林楠灏走的时候放大招,带走一部分骨干釜底抽薪不说,还处处开始跟崔栩颐作对。何义就不知道崔栩颐到底怎么想的,明明不是一个仁慈的人,却处处忍让林楠灏。总之何义跟了崔栩颐快十年,这十年来能让崔栩颐忍让的只有两个人——林楠灏、夏弥!

“崔总,好久不见啊!”

崔栩颐面上隐隐现出阴沉之色,瞧着眼前一身嚣张的林楠灏。就算林楠灏背叛了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对林楠灏的厌恶丝毫不影响对林楠灏那张帅脸的喜爱。讲真的,崔栩颐性取向正常,但他唯独被林楠灏那张脸吸引的不得了。压了压心间解释不了异样的秦愫,语气不善道:

“想做什么?”

林楠灏咧嘴笑的灿烂,开口声音很小:“崔总,听说你未婚妻被绑架了,作为你的旧时手下,我自然是来帮你的!”

“用不着,让开!”帮忙,帮哪门子忙,明明就是来找事的!

林楠灏带着几十个人手堵着,明显是要搞事情,又怎么可能乖乖听话让开?

“哦?”林楠灏堵着崔栩颐,耐人寻味的笑道:“我怎么觉得崔总需要呢?”

崔栩颐皱紧了眉头,显然是彻底怒了。

“林楠灏,老子未婚妻被绑架了?你的小道消息是三个月前的嘛,老子早换女朋友了!”

林楠灏像是被定住了,三秒过后才恢复过来,局促的眨眨眼睛,勉强笑了笑。然后才慢慢道:“是嘛,不过……今天被绑架了的这个算是崔总的前女友。一向万花丛中过的崔总,什么时候愿意为了已经分手的女朋友如此大动干戈,带这么多人来救啊!崔总,我怎么都觉得,这其中有猫腻啊!”

“有个毛!”

崔栩颐目露凶光,早已经忍耐不了。捏紧拳头一拳打向林楠灏的俊脸,猝不及防的,两方开始撕打起来。

张余歌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这么多人聚集在院子里,个个面色不善,打的不可开交。她真的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转念一想,确实不是真实世界。这小说里的世界,又二又不民主法制。要是换成真正的二十一世纪看看,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

思想间,车窗远处的人们早已经忽然相处撕打的热火朝天。崔栩颐的人和另一个男人的手下开始混战,崔栩颐也找不到人影了。张余歌又惊又怕,身子下意识往车座里缩了缩。什么情况,她要不要逃跑?

司机忽然启动车子,沉声道:“夏小姐,坐好了,崔总让我带你离开这里。”

“啊?”张余歌惊愕,立马直起身子看着司机:“不等崔栩颐了嘛?”一群人打起来了,自己虽然谁也不熟,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先跑了有点不好吧!

不由分说间,司机一脚油门,黑色suv瞬间窜出废弃的仓库院子。

“不是,等等司机大哥,不等你们崔总先跑了不仗义吧”张余歌扭过身子担心的透过车窗观察后面,看到一辆车紧随着她坐的这一辆冲了出来。银色的车越追越近,且还在加速,张余歌的心快要飞出嗓子外。

“司机师傅,后面这车不会要撞上来吧!”

司机透过后视镜瞥一眼,默默加快车速。谁知后面的银车立马跟着加速,开的飞快。透过两层车窗,张余歌看到后面开车那人的眼神——疯狂以及,视死如归!

“完蛋了!”心里默哀,这话也从口中说了出来。只有亡命之徒才会有这种神情和眼神,这个人显然不正常,很有可能真的撞上来!

下一秒,巨大冲击力从车尾传来。夹杂着轮胎在公路上的摩擦,以及张余歌实在忍不住的嚎叫,预想的结果一点不差。因为剧烈的撞击,她的额头狠狠撞在车门一角。只来得及瞥一眼自己有没有飞出车外,接着眼前顿时一黑,失去了知觉。

料想中回到宿舍的场景并没有发生,张余歌睁开眼睛。四周非常的安静,黢黑黢黑的房间里,只有桌子上放着的遥控器屏幕发出莹莹蓝光。她伸手拿起遥控器,却看到上面出现了新的文字。

“系统改良成功,恭喜一号玩家彻底进入穿书系统。下面任务规则如下,由于网络过于发达,为防止玩家作弊,先前玩家完成任务积累游戏币解锁穿书章节内容规则清零。新规则如下,请一号玩家攻略本书男主二爷,系统会不定时发布需要玩家完成的小任务,等玩家完成所有系统发布的任务以后方可回到现实世界,并一次性获得神秘大礼。穿书系统祝您游戏愉快,拜拜~

ps:这不是做梦,在这个世间里,不会有梦!”

什么?

现在规则直接变成不完成所有任务就出不了游戏回不去现实了!!!

这么坑爹!

不可能不可能,张余歌心想,自己不是晕了吗?眼前一切一定是梦,一个可怕的梦!她要将遥控器扔了,想了想,还是轻轻放回桌子上。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这是真的不是梦,且不管那些以后再发布的小任务,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攻略本书男主二爷。记得自己穿的这本小说名叫做《再见二爷》,根据书名来分析,这个二爷就是男主。可万一……遥控器上显示是攻略男主二爷,万一男主不叫二爷,而系统的意思不是攻略男主,而是攻略男主的二爷呢?

到底是去搞定叫二爷的男主,还是男主的二爷?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谁完全理解的透?这不是坑人嘛!

张余歌陷入了悲伤,默默的在黑暗中沉思。

再次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温润贵气的脸。她静静的瞅了一会儿,才记起来这人是谁。

“何先生?这是哪啊,我怎么在这儿?”

河图羽冲躺着的张余歌温和一笑,道:“这是医院,你出车祸了,我送你过来的。”

“嗯哼?”张余歌下意识的撑腰往河图羽的腿部望去。可河图羽仍然是坐在轮椅上,显然站不起来。

“这……您怎么发现我又送我来医院的?”

河图羽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轻轻转动轮椅到桌前拿起一杯凉的刚刚好的白开,递到张余歌面前。

“你昨晚忽然没了消息,我怕你可能出什么事了,所以报了警。师父又帮我找到了你的定位,落椴玄开车带我找到的你。当时你被甩出车内倒在公路上,我也没管太多就将你送进医院了。不过还好都是些皮外伤,简单的处理包扎就ok啦!”

“哦!”张余歌眯起眼睛回想着当时,“那,你去救我的时候没有遇到,呃……阻拦你的人或者,其他人嘛?”

“嗯哼?”河图羽好看的眼睛透出疑惑,“阻拦,没有。但是我想问问你,今晚是怎么回事?报警前曾有一个男人给我打电话,问我你的行踪。张小姐,你到底叫夏弥还是张余歌?还有……你和那位先生是什么关系?”问出最后一句话时河图羽内心被自己震惊,鬼使神差的,他为什么会问出那么冒昧的话?

病房安静的发怵,房间是单独的隔间,看起来微微有些眼熟。

能查到张余歌曾接触过谁并且查到河图羽电话号码这种骚操作也只能崔栩颐那种人能做的出来吧,毕竟神通广大是霸总的必备技能之一。听着河图羽的这番话,崔栩颐除了盘问她的行踪,还一定告诉河图羽今天他遇到的女人叫夏弥。张余歌撑起身子,眸子认真的对上河图羽的眼眸。

“何先生,今晚的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告诉你的。还有,我的名字是叫张余歌。弓长张,余生的余,歌曲的歌,张余歌。不是叫夏弥。至于那个打电话给你的男人,我和他也许曾经有关系,但现在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真的我不骗你。”

张余歌之所以强调自己的名字不叫夏弥,不是对夏弥有什么意见,是因为现在活在夏弥身体里的是她。她是有独立人格的张余歌,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有必要告诉与她打交道的人她的真实姓名。

可是真奇怪,那一番话说出口了,张余歌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干嘛,在跟河图羽解释什么吗?

两人间的气氛都有些微妙,张余歌接过河图羽递来的水,小声说了“谢谢。”然后小口小口喝起来。

也不知道崔栩颐那家伙怎么样了,不过话说回来她好像和他也没什么关系。不管了不管了,如果崔栩颐是男主的话那他一定拥有逢凶化吉的幸运体质,不会有事的。话说像河图羽这样的小可怜,喝醉了坠楼摔的半身不遂,如果在小说里,他应该是什么角色?

等等……男主都有逢凶化吉的特殊体质。那可不可以这么理解,河图羽虽然不幸从高处坠落,可他仅仅只是摔断了腿,而且还有康复的希望。这能不能理解成逢凶化吉的男主体质,如果换一般人恐怕就去了吧!

她眼中一点点亮起来,就像小时候来家房梁上吊的那种电灯泡。一点一点越来越亮,快要闪光了。

“那个何先生!”

河图羽淡淡抬眸向她看去,微微侧头:“嗯?”

她止不住的颤栗:“你……有没有什么绰号?”

河图羽不明所以,但还是想了想才回答:“没有。”

张余歌眼中的瓦数瞬间降了好几度,还是不甘心的问道:“那你有没有什么亲戚,比如二大爷之类的?”

河图羽不知所云皱起眉毛,“这……二大爷倒是有。”

张余歌眼里的电灯泡又亮了,河图羽继续说道:“不过他老人家如今八十二高龄了,你们不可能认识……吧!”

八十二?!!

张余歌差点惊掉下巴,八十二怎么可能还是男主嘛!不对不对,一定不对。看来河图羽不是男主,他的二大爷自然也不是男主。既然这样……那么,崔栩颐就有很大的嫌疑了。毕竟一开始的剧情,就是经典霸总与玛丽苏的爱情套路。再说那一阵,崔栩颐肯带着那么多人来救夏弥,就说明他和夏弥之间肯定还余情未了。

剧情肯定是夏弥她亲爹害了崔栩颐他亲爹,崔栩颐看似是在玩弄夏弥感情,并且在得到夏弥的心以后就将她抛弃,实则崔栩颐已经爱上夏弥了。不过霸总总是口是心非,一边虐着女主,一边内心痛苦挣扎。不到最后一刻虐死女主或者女主喜欢上别人,霸总是绝不会承认自己的感情的。

又或者是白莲花绿茶婊介入了他们之间的感情,让崔栩颐误会了夏弥。所以才有了质疑解除婚约这一茬,两个人肯定有一个只要一说就能解决万事大吉但就是憋着不肯说的秘密。

如此分析下来,看来有必要找到崔栩颐好好盘问一番,顺便再了解了解他有没有二大爷。如果崔栩颐也不是她要找的男主,那就得再分析分析别人了。总之不能放过任何一种可能,完成不了系统任务就回不去现实。一直待在言情小说里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张小姐,张小姐?”耳边忽然传来河图羽温润动听的声音,张余歌意识到刚刚自己想的太入迷了,一时忽略了身旁的人。忙咧开嘴巴笑道:

“嗯,怎么了?”

“哦,也没什么,就是刚刚你好像走神了。我是想问你要吃点什么,我让椴玄带来。”

张余歌两眼冒光,讲真的她饿了。但是女孩子嘛,总还是得有些矜持是吧!她扭捏道:“真的嘛,这不太好意思吧。那……我要一碗洋芋饭加个卤蛋还有一杯百香果谢谢!”

河图羽明显愣了愣,忽然轻笑起来。

“怎么了?”张余歌有些窘迫,这人好端端的笑什么。莫不是要的太多了,要不……卤蛋不要了?

河图羽低头仍然笑着,摆手表示没事。好一阵儿他才恢复正常抬起脸来,但眼里依旧带着没消散去的笑意。

“张小姐好有意思,我告诉椴玄让他回来的时候带上。对了,张小姐几岁了?”

额……张余歌还是觉得莫名其妙,听到他问岁数,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十九!”

河图羽诧异的看了看她,想问什么又压了下去。张余歌从他古怪的神色里后知后觉的发觉,她现在是在夏弥的身体里。虽然灵魂是她十九的灵魂,可身体却已经二十一了!

“啊”她尬笑道:“我的意思是我灵魂十九,比我本人小三岁。女孩子嘛,一向喜欢往小了说自己的年龄的嘞!何先生你呢,你几岁了?”

河图羽听着她不着调的解释,关键是还信了。“比你大四岁,今年二十五了。”

“哦~”张余歌点点头,指甲轻轻扣着纸杯杯壁。“二十五也该成家了,何先生有女朋友了嘛?”

河图羽笑容和煦:“嗯……还没有。”

“没有?”张余歌有些诧异的打量眼前这个男人,长成这模样都没人喜欢吗?

“何先生的工作是……说相声是吧?”

河图羽淡淡点了点头。

张余歌并不怎么了解这一行,说相声的,她好像就知道郭德纲和岳云鹏。不过这个世界和现实世界是不一样的,人物不可以混淆。这么好看的小哥哥没有女朋友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经济能力不行。说相声不赚钱吗?

她讲手中喝光水的纸杯放到一旁的小桌子上,坐起身来看着河图羽认真的说道:“我还没怎么关注相声这一行,不过现在和何先生交了朋友,等以后你身体恢复了,你登台我一定去给你捧场。”

太阳从窗户中洒落进来,直直洒进河图羽的眼眸。他的眸子本身是纯纯的栗色,阳光照入眼中以后,给眼睛蒙了一层神秘的金色。面前的女孩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眉飞色舞的跟他允诺要给他捧场。心中陌生的情愫翻涌,他不明白,这感情是不是感动。

“好,等我身体恢复了,开第一个专场的时候,一定把最好的座儿留给你。”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