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现言 > 娇宠萌妃:王爷,我有了! > 【第035章】寻找前世恋人(萌妃全本大结局)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035章】寻找前世恋人(萌妃全本大结局)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正在撕扯杜浅柔衣服的男人被吓了一跳,还没等他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就感觉眼眶一疼,然后鼻子又是一疼,他条件反射的刚要挥拳头反抗就被哐哐几拳打得眼冒金星的摔在了地上。

连绍穿着黑色的风衣一脸杀气的一脚把那男人踩在脚下,看到杜浅柔衣服凌乱的样子他直接踢了几脚把那欺负杜浅柔的男人踹得晕死了过去。

杜浅柔睁大眼睛诧异的看着好像救世主一样出现在她眼前的人,连绍,他不是出任务去了吗?她不是在做梦吧?

“浅浅!”连绍把杜浅柔口中的枕巾扯掉然后解开她手上的绳子,“你没事吧?”

“连绍!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杜浅柔抱住他的脖子呜呜大哭,刚刚她吓坏了。

连绍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伸出手轻抚着杜浅柔的头发,“没事了,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

杜浅柔明知道连绍在她身边可她总觉得这是一场梦,她紧紧的抱着连绍的脖子不肯撒手,恍惚间想起刚刚被那男人绑住后脑海中浮现出的断断续续的画面。

她摇着头想要把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甩开,她不要那种结果,她才不要自杀留下连绍一个人。

连绍被杜浅柔紧紧地抱着,感受到怀里的娇躯软得不可思议,潮水般的记忆涌进他的脑海中,他心里好似被人用刀子割似得疼。

“浅浅!”连绍声音沙哑。

杜浅柔抱着连绍的脖子看到他的脸上浮现出痛苦,“连绍,刚刚我好像做了一场梦似的。”

“什么梦?”连绍用指腹轻轻摩挲她的脸颊。

杜浅柔眼睛慢慢的闭上,睫毛不断的颤抖,等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泪水滑了下来。

“我梦到我们的前世。”

连绍愣了一下,“我也梦到过。”

杜浅柔和他对视,“前世我死了,因为被人羞辱自尽而死。”

连绍呼吸粗重的把她抱紧,“所以,前世你欠了我一个媳妇。”

杜浅柔点了点头眼中泪水滑下,“连绍,这辈子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连绍低下头把她脸上的泪水舔进口中,“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

“嗯!”杜浅柔抱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到自己的面前,抬头吻上了他的唇。

突然轻咳声传进他们的耳中,连绍抬头看到酒店的服务人员一脸尴尬的站在被踹得稀巴烂的房门前。

客房服务员看到他们酒店最引以为傲以坚固著称的房门被踹成了这熊样也是脸颊一抽。

“先生,这门……”

连绍目光阴冷的看着门前的人,“这门是我踹坏的,多少钱我赔。不过,在此之前你们酒店会收到我的律师函。”

“先生,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连绍冷哼一声后掏出手机,“喂,110吗,我报警……”

门口的服务员听到连绍报警时候的话后这才注意到房间地上躺着一个一脸鲜血不知道死活的人,吓得他脸色一白立刻跑去找领导了。

很快警察就来了,地上的男人已经被连绍绑住了手脚,警察看到连绍出示证件后给那男人带回了警察局。

在离开酒店前连绍让酒店提供了杜浅柔被抓时间段的监控视频,电梯里还有走廊里的一起带去了警察局。

杜浅柔吓坏了,从警察局录完口供回来连绍直接开车把她带回了C市,回到C市的时候天都亮了。

连绍等红灯的时候看到杜浅柔靠在座椅上睡着了,他伸出手把她脸颊边的头发撩起放在她的耳后。

他完成了任务开着车赶去S市本来打算给杜浅柔一个惊喜,却没想到在路上收到了杜浅柔的微信,看到杜浅柔的位置时连绍心里就有些不安。

他打电话问了一下S市的朋友知道那酒店是夏家的产业,杜浅柔在挣扎时候拨出的电话也是拨到了他的手机上,听到电话那边的呼救声连绍立刻把车速提到了二百,因为超速一路上被监控拍了N次。

看到杜浅柔好端端的没有受到伤害连绍紧张的心情算是平复下来了,那男人的手机如今在他手中,不管在警察局那人会不会全都招供出来,他这边肯定是要查个水落石出的。

连绍把车开回自己家,停好车后他伸出手轻抚杜浅柔的头发。

“浅浅,到家了!”

杜浅柔睁开双眼的时候有片刻的迷茫,等她看到连绍就在她身边对着他笑了一下。

“连绍,我是在做梦吗?你竟然在我身边。”

“不是梦,以后我永远都留在你身边。”连绍解开安全带俯身过来吻住了她。

杜浅柔抱住他脖子回吻,很快两个人就气喘吁吁的有些把持不住。

“我们先回家。”连绍声音沙哑的摸了摸她的脸颊,虽然他迫切的想要,不过坚持到家还是可以的。

连绍帮杜浅柔解开安全带后下车去帮她开车门,在杜浅柔下车的时候一把抱起她。

杜浅柔觉得身体凌空,她尖叫一声抱住了连绍的脖子。

连绍打横抱起杜浅柔直接从地下车库乘坐电梯上楼,他在C市有一处自己的房子,平日里他都是和爷爷奶奶父母住在家里,这处房子除了每个月有人固定来打扫一般是不住人的。

指纹开锁进了房间后连绍直接抱着杜浅柔冲向卧房,两个人一起倒在了软软的大床上。

“连绍,我,我还没洗澡!”被压在下面的杜浅柔用手去推连绍压下来的脸。

连绍喘着粗气,眼中都要冒火了,“我们一起洗!”

杜浅柔抱住他的脖子然后抬头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嗯!”

“媳妇你真好!”连绍用力的在她嘴唇上啄了啄,抱起她往浴室跑。

浴室的门碰的一声关上,进了浴室连绍打开花洒,等水温适中后连绍动手给杜浅柔脱衣服。

“我自己来,”杜浅柔脸颊滚烫。

“你帮我脱!”连绍目光幽深滚烫的看着杜浅柔,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衣服上。

杜浅柔红着脸帮着连绍脱下衣服,看到他古铜色的胸膛时她已经不敢抬头看他了。

连绍呼吸粗重的扶着她的双肩把她抵在了墙壁上,在她惊呼出声的时候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很快杜浅柔的哭声就传了出来……

…………此处省略小番外字典…………

杜浅柔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她睁开双眼的时候吓了一跳,连绍目光幽深的躺在她面前看着她,一眼不眨的,他眼下泛青看起来像是一夜没睡的样子。

“连绍,你看我做什么?难道你一夜都没睡?”杜浅柔声音有些沙哑,一想到昨天在床上她喊叫了那么久脸颊就是一抽,脸都丢没了。

连绍露出他标志性的白牙,“我怕一闭眼睛你就撇下我走了。”

想到脑海中有关前世的记忆杜浅柔眼睛泛酸,用手捧住连绍就亲他。

“我永远都不会撇下你。”杜浅柔靠在他怀里听他的心跳声。

明明都弄了一天一宿了,可连绍还是觉得自己受不住撩拨,杜浅柔只是蹭了蹭他就让他家小小绍精气十足,于是连绍一翻身压上杜浅柔又来了一次。

杜浅柔哪能想到连绍这么禽、兽,被他弄得哭哭泣泣的等他的小小绍龙吐天浆的时候她都要散架子了。

“下次我不同意你不许碰我!”杜浅柔捂着自己的腰就觉得今天她是爬不起来了。

享受过饕餮盛宴的连绍虽然一宿没睡可依旧神清气爽,狗腿的帮着杜浅柔按摩放松。

杜浅柔被他捏得很舒服,还没等她舒服够这家伙又爬上来了。

“连绍!”杜浅柔怒了,“我快要让你弄死了!”

连绍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不是你同意的吗?”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杜浅柔娇嗔。

连绍在她耳边低语,“刚刚我说行不行的时候你说的行啊!”

杜浅柔脸颊一抽,“我以为你问我你给我按摩的行不行?谁知道你……讨厌!”

“再来一次,浅浅!”连绍憋了这么多年光是一晚上哪里够。

“不行,再来一次我真要被你折腾死了!”杜浅柔拒绝。

就在连绍准备使出撒手锏撒娇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喂!”连绍接起电话听到对面的说话声时眼眸一寒。

“怎么了?”杜浅柔眉头挑起。

连绍结束通话后看着杜浅柔,“害你的人找到了,警察局那边和我让人查到的一样。”

杜浅柔目光沉了沉,“是谁?”

“杜浅菱!”连绍声音里满是冷意。

听到连绍的话杜浅柔竟然不觉得意外,她一直在夏昊和杜浅菱之间选,没想到会是杜浅菱。

“你打算怎么做?”杜浅柔看着连绍,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

连绍在她额头亲了一口,“我不管她是谁,既然她差点害了你那她就要受到该受到的惩罚。”

杜浅柔秀眉蹙起,“她是杜耀然的女儿,她爸爸会保她。”

“那又怎么样?就算是杜耀然掺合进来又如何?不是你所在乎的人,我根本不放在眼中。”连绍把杜浅柔抱进怀里,“我都舍不得让你委屈,别人更不行。浅浅,有我在,你安心准备当新娘就好。我会给你讨回公道。”

“嗯!”杜浅柔点了点头伸出手抱住他结实的腰身,“连绍,我爱你!”

听到她的话连绍脸上笼罩的冰霜瞬间融化,他翻身压上她,“我也爱你,咱们再来一次!”

“你滚开,讨厌!”

“来嘛……”

三天后知名狗仔爆出了一条非常劲爆的消息,C市房地产大鳄杜耀然现在的妻子是小三上位。

当然,杜耀然妻子是小三的事情当年在杜耀然和唐婉闹离婚的时候C市很多人都知道,不过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杜耀然前妻,如今的知名服装设计师唐婉的腿是被杜耀然和他现任妻子何菁洳害残废的。

周一刚刚爆出这个劲爆消息,周二又有新消息爆出,杜耀然和现任妻子所生的女儿竟然和杜耀然没有一丝血缘关系。这代表什么?代表杜耀然被绿了,而且还被蒙在鼓里替别人养了二十几年的孩子。

紧接着周三爆出杜耀然被请去喝茶,最后被调查出杜耀然为了一块地皮贿赂了不少人,因为杜耀然的连累C市的领导层子大换血。

周四,杜氏集团股票大跌,杜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何菁洳转移财产的时候被警方带走调查当年唐婉遭遇车祸的事情。

周五,娱乐版头条变成了杜浅菱生父找上门认女的事情,狗仔拍到了杜浅菱惨白如鬼的脸还有她那泼皮无赖一样的亲爸在杜家别墅前胡搅蛮缠的的画面,各大视频网站争相播放视频资源。

周六,杜浅菱被警方带走调查,据说她因为嫉恨杜耀然的亲生女儿找人去绑架,事情败露后即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周日,作为国内最神秘的第一特种兵兵团的团长宣布退役结婚,各大网络媒体包括纸质媒体都在最显眼的位置登出这一消息。退役结婚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位团长军功无数而且非常年轻。甚至已经有人把这位退役团长的家底都打听出来了,祖父是老首长,父亲是某军区的军长,奶奶和母亲是女强人,不但是军三代而且还是富三代。

当然,最给这条新闻增加点击率的是这位团长要娶的人是这一周里已经火出国际的杜耀然的亲生女儿,这热度蹭的想不火都不行了!

杜浅菱在拘留所里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傻了,这一周她从天堂跌入了地狱恐怕和那个要娶杜浅柔的男人分不开。

此时她悔的肠子都青了,如果她好端端不去惹杜浅柔的话,她现在还是杜家的小姐,她爸爸妈妈也都还好好的,如今一家三口全都被关了起来,真是求助无门。

如果她们都是无辜的也就罢了,可警方说的那些事情都是事实,如今是法制社会恐怕这次牢饭是吃定了。

夏昊在杜浅菱被关押等着审判的时候来看杜浅菱一次,“你如今怀孕,不管结果如何我会保释你出去把孩子生下来。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的话我陪你去医院拿掉。”

看着夏昊一脸悲天悯人的样子杜浅菱大笑,“没有什么孩子。”

“你说什么?”夏昊皱眉。

“我骗你的,根本没有什么孩子。”

夏昊眼眸眯起,“杜浅菱,你真无耻。”

“我是无耻,而你却是个人渣!”

杜浅菱再也不想看他一眼直接转身离开,回头的瞬间泪水流了出来,一步错步步错,如果当年她没有故意从杜浅柔身边抢走夏昊的话,如今会是什么样子呢?世上根本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她犯下的错只能自己承担。

杜浅柔没想到连绍说的帮她讨公道是这么讨的,不但让杜浅菱入狱,甚至把杜耀然和何菁洳都给弄了进去。

至于唐家人都惊呆了,唐明杰当年就怀疑妹妹的车祸有蹊跷可并没查出什么来,没想到连绍把十几年前的事情都查得一清二楚。

一想到唐婉的腿是那对狗男女害的,唐明杰在杜耀然落难的时候又落井下石一番,就算杜耀然能从监狱出来恐怕也没办法翻身了。

本来婚礼定在了五一,可是连绍精力太过旺盛,退役后天天在家腻着,一个月后杜浅柔就怀孕了。

两家人一看总不能等肚子大了再举行婚礼,直接把婚礼提前到了三月份。

三月份C市还很冷,杜浅柔天不亮就被她妈和舅妈给喊了起来,崔大花和陈惠娟两个比她都兴奋,不但一晚上没睡觉而且还早早就起来把礼服换好也化好了妆。

杜浅柔在酒店出事的事情没告诉这两个丫头,如果她们知道的话心里指不定多内疚,看到她们高兴的样子杜浅柔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要结婚了。

因为怀孕杜浅柔脸上的妆很淡,就算如此连绍看到的时候也惊呆了,他家媳妇就算素颜也是女人中最美的。

唐家和连家联姻轰动了整个C市,媒体记者早早就守在酒店的外面,而连绍在接了新娘子后就带着杜浅柔直奔机场,乘坐直升飞机去了S市。媒体记者守了一天也没能拍到新郎和新娘。

寒砚山的山脚下连绍拿着围巾给杜浅柔又围了两圈。

“我们去哪里?”杜浅柔没想到连绍会带她来这个地方蜜月,一想到来雪山度蜜月她还是很兴奋的。

连绍拉着她戴着手套的手,“跟我来就知道了!”

杜浅柔跟着连绍走进了雪山,连绍没让任何人跟着,他有信心保护好杜浅柔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有连绍在身边杜浅柔一点都不怕,看到雪山的路直通到一处山洞的时候她抬头看了连绍一眼。

“很快就到了!”连绍拉着杜浅柔走进了山洞,按动山洞旁的一个凸起山洞的冰壁出现了一个入口。

两个人走进去的时候杜浅柔诧异的睁大了双眼,就在她的眼前有一个透明的冰棺。

连绍拉着她走到冰棺前,“这里面是我们的前世!”

杜浅柔看着冰棺中面目清晰的人时眼中盈光闪闪。

“你怎么知道在这里?”杜浅柔伸出手放在冰棺上,潮水般的记忆涌入她的脑海中,她没想到自己还能记起前世的事情。

“上次在寒砚山回去我就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你,也有找到冰棺的路。”连绍揽着杜浅柔的肩膀。“浅浅,让我们来告诉前世的我们,如今我们很幸福!”

“嗯!”杜浅柔点了点头。

连绍和杜浅柔对着冰棺里沉睡的人鞠躬,“我们在一起了,我们很幸福!”

他们的话音刚落冰棺闪耀出一道绚烂的光芒,等光芒消失后连绍和杜浅柔发现自己出现在寒砚山的山脚下,刚刚的一切都好像在做梦一样。

两个人相视一笑抱住彼此拥吻在一起。

前世今生他们再无遗憾,他们在一起了,感谢上天对他们的眷顾!

感谢喜欢本文的所有亲人们!

………………………………………………(全文完)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