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 > 步步谋妃 > 第一百零二章 还君明珠双泪垂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一百零二章 还君明珠双泪垂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凄凉别後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太子府(七皇子府)

“哇哇、、、”

旁边站着的奶嬷嬷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主子,“太、、太子妃娘娘?”

玉荷看着奶嬷嬷为难的样子,在看着自己主子怀里一直哭闹的世子爷,轻轻在云裳耳边叫到,“主子?”

只见云裳仿佛失神一般,小小的脸蛋削瘦了很多,不比几年前刚来北汉时那般红润圆滑。或许也是因为刚生完孩子的缘故,脸上没有太多血色,嘴唇泛着不健康的微白。

“主子?”

玉荷几次叫喊才让云裳回过神来,“嗯?怎么了?”

云裳不自然的逼着自己拉出一个笑脸,但是屋子里的人都看得出来,这样的笑脸,比哭还让人心疼。

“世子爷一直哭闹,怕是饿了,给奶嬷嬷抱下去喂吧。”玉荷试探着要接过来,云裳心里一紧,看着自己怀里哭闹着的孩子,想着自己在宫中度过的那段童年,手紧紧一握,孩子感受到疼痛,哭得更凶。

“宋嬷嬷把世子抱下去吧,黄嬷嬷留下,在外面候着。”

云裳小心翼翼的将孩子交到奶嬷嬷手中,再三嘱咐奶嬷们好好照看,这才放心的让她们将孩子抱下去。

“主子今儿是怎么了?一醒来就魂不守舍的?”玉荷将手中温热的参汤递给云裳。

云裳抬眼看了看她,玉荷也出落的越发标致了,从小到大,她们两个的情分,不似主仆,更似姐妹。

“爷进宫许久都没有消息,心里悬落落的不安。”云裳接过参汤,就这勺子搅弄几下,复而又放回茶几上。

“太子爷以前朝廷里忙不也是就在宫里歇下了吗,不碍事。”说着又将参汤端起来,她听府里的老嬷嬷们说,这女人坐月子,必须要精细着养,不让以后就有得苦了。

“主子,这温着刚刚好,快喝了吧。”

云裳接过,捧着碗就喝,碗遮住了脸,挡住了流泪的眼。

“主子生了孩子还越活越回去了,很多年没见过主子这般孩子样了。”玉荷接过碗,正准备出去着人打听着太子爷什么时候回来,却被云裳止住了。

“不去问也罢,你且陪我说一会儿话。”云裳用袖口轻轻拭去泪痕,低着头,摆弄着床铺上的吉祥纹。

“主子想说什么?”玉荷立在床侧,有些疑惑今日主子的反应。

云裳看了看房里的人,淡淡地说了一句,“都下去吧,我这儿暂时不需要伺候。”

待到房中的丫头都退出去,云裳才抬眼看了玉荷一眼,“图纸呢?”

玉荷小心地取下脖子上挂着的长命锁,空心的长命锁里,竟藏着缩型版的图纸。

“主子。”将北汉各地的布防图纸交到云裳手里,云裳接过,只是捏在手中,好一会儿不再言语。

“玉荷,还记得我们在闵梁冷宫里的那些日子吗?”

玉荷猛地一下,不知道为何主子突然提起。

回忆似洪水猛兽,想忘记,却又是那么真实的存在在那里。

“记得。”玉荷淡淡低声地说道。

“那个时候、、、”云裳顿了顿,似乎在很认真很认真的回忆。

“那个时候,主子你可是能吃的。”玉荷打着哈哈,“宫里那些腌臜奴才就知道欺负我们,每顿饭就半个馒头,又冷又硬。”

“没有母妃的庇佑,又有皇后独揽后宫生死权,试问除了皇后膝下的,又有几个孩子活过来了呢?”云裳揉捏着手中的那份图纸,“如果没有六皇兄,或许我不是饿死,就是被那些太监打死在那儿了。”

“主子宽心,现在不是好好儿的,莫要再沉于往事。”

“但是我现在却想,或许这就是我的命数吧,不要挣扎着从死人堆儿里爬出来,就那样无声无息的死在闵梁的深宫之中,会不会是我更好的归宿?我宁愿当年没有向闵升涛争取那个唯一活着的机会,我宁愿不要成为他和太后的傀儡、、、”

“主子、、、”

云裳抬起泪眼,几根碎发搭在眼角,被眼泪润湿贴在脸颊上。

“可是,玉荷,没有如果,一切都容不得我选择,容不得我选择生,也容不得我选择死!我不想在这样活着、、、我不想让我的孩子也那样活着,重复他母亲的悲剧!、、、”

这样的云裳是玉荷从未见过的,这样声嘶力竭,即使在走得最艰难的时候,也从未有过。

玉荷仿佛懂了,一点一点,和主子从小到大,看着主子从一个冷宫中走出来的公主,变成梁后和六皇子口中“掌上明珠”的云裳公主,在变成梁国的棋子,北汉的太子妃、、、

主子是演累了,不想在演了。

对呀,只要自己,玉荷,在,主子就不得不一直演下去。无论她多么想停下来,自己就是她停下来最大的阻碍!

玉荷一点点往前走,她自己也不想在演了,这世间,那么大,原来真的没有自己和主子的容身之所。

既然主子想要自由的活一回,那么,这一次,自己就不要挡路了吧。

“主子,玉荷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玉荷的主子,从来就只有你一人。”

所以,主子你其实不必一直,防着我的,我从来不是您的绊脚石。

那根头上的银簪子,空管里藏了毒药,只要使劲一按,毒液便就会刺入皮肤,只留下针孔般大小的眼。

“玉荷!”

玉荷应声而倒,云裳没有看尸体一眼,只是眼泪拼命的流,怎样都止不住。

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多泪的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大概是从第一眼看见他时吧。

从那时起,自己才有了真正的喜怒哀乐。

只是,那些喜怒哀乐,也是伴随着他而生而死罢了。

而现在呢?

云裳,你终于,将你自己,变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皇宫

卿暖转醒时,已经是午后了,像是一切都没发生过一般,宫里出奇的平静。

“咳咳!”

“姑娘没事吧?”

见这个丫头一身医女装扮,转醒的卿暖不由有些反应不过来,“你是、、、”

“奴婢御药房医女紫冬,特派来照顾姑娘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