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 > 星灿大明宫 > 160章 惩治贪官 匪夷所思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160章 惩治贪官 匪夷所思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咚!

一抹凌空飞影倏然落地,张星妍细细一瞧,面前的男人浓眉大眼,鼻梁高挺,魁梧的身板散发着浑厚的戾气,着实令骆县丞眼角连连抽搐。

“一群饭桶!连一个小小刁民都没法制服!本官白养你们了!”

骆达民气急败坏地瞪着一脸懵逼的刀锋官兵们,旋即又冲眼前的男人喝道:“你是何人?不知道今日乃钦差大人视察之日吗?冲撞了钦差大人你可知罪?”

“哼!”

那男子看着骆达民愤恨地不屑道:“狗官!我就是知道钦差大人在此,才来揭发你的罪行!”

“哦?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田义的眉头愈发紧蹙,甚是疑惑面前男子为何这般嫉恶如仇。

“田大人!休得听这穷乡恶民胡说八道啊!”

张星妍眼瞅着骆达民咬牙切齿的焦急状态,不紧不慢都幽幽道:“骆县丞还没有听此人说些什么,为何如此焦急万分?骆县丞可是在怕些什么?”

“这,这,本官行的端坐得正,为何会怕这等忤逆刁民。”骆达民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地瞄向那男子眸光警告道:“你可莫要在钦差大人面前胡言乱语,否则本官可要依法诛你九族!”

骆达民此言显然激怒了那那男子,只见男子愤恨甩袖喝道:“孬种狗官若不是你罔顾灾民!我洪承畴的老爹也不会被我救出来后,因为没法安置一命归西!”

“简直是岂有此理!”骆达民紧攥双拳喝道:“你们还杵在那里干什么!快快将这刁民割喉!以免扰了钦差大人的耳根子。”

嚯!

数道寒光直逼洪承畴脖颈勃起的青筋。

张星妍明眸微颤,她分明瞧见官兵欲要砍伐的利刃霍然被田义一阵袖风抛出两米开外,心里不禁暗暗称赞田义果然不愧上官皇后身边的得力保镖,可谓与郑贵妃身边的高淮有的一拼。

“咱家倒觉得此人越发有趣!”

田义微蹙剑眉弹了弹袖口瞥向骆县丞幽幽道:“既然骆县丞如此关怀咱家,那就先让咱家审审此人。”

不待骆达民豆大汗珠落地,那洪承畴扑通跪地抱拳激动道:“钦差大人有所不知!骆达民狗官身为县丞罔顾地震灾情,不对灾民施以援救,甚至将朝廷各项救济灾粮中饱私囊,导致乡亲以草根树皮为食......”

“骆县丞,你可有何辩解之词?”

田义坚冰般的面孔顿时布满怒色,仿佛即将火山爆发,却也压着燥火不紧不慢地反问道。

扑通一声,骆县丞泪流满面哭丧道:“哎呀呀,钦差大人冤枉啊!下官兢兢业业哪会如刁民所说这般心狠手辣,大人明鉴呐!”

“田公公,骆县丞所说不也无道理,本官这几日来到这儿,发现此地灾民被骆县丞安置的妥妥当当,怎会如眼前这位小哥所说的呢!毕竟眼见为实嘛。”

吴巡抚倒是有些义正言辞地肯定道,反而激起洪承畴不满道:“你们无非是官官相护!”

“放肆!本官昨日刚刚从福州快马加鞭赶至此地,何故偏袒骆县丞!凡事你要讲究证据不可污蔑朝廷命官!”

吴巡抚此言显得意气风发,却听洪承畴冷哼道:“你们要证据是吧?好,我现在就可以带你们去花瑶山去看看那些被骆狗官关押的灾民!”

张星妍闻言目光斜视骆达民,见他早已脸色煞白宛若一团无血色的白纸人。

花瑶山顾名思义满山尽是绚丽的灿花,可由于泉州大地震今日的花瑶山早已残花纷落,一片狼藉,令张星妍一行人个个眉梢紧蹙,感觉一股死气沉沉的气势仿佛正从山上压了下来。

“相传花瑶山乃是妈祖降临大陆的吉祥圣地,如今却是这般灰暗压抑,是不是妈祖显灵了呢?你说是不是,张典药?”

张星妍柳眉微微一颤,淡笑着撇了撇似笑非笑的朱常浩:“瑞王现如今也入乡随俗地迷信起来了?”

不待瑞王开口接话,那洪承畴义愤填膺地喝道:“瑞王爷所言不虚,正是因为狗官将受伤,得瘟疫的灾民驱逐在此,任其自生自灭,妈祖才显灵的!”

哦?

带着疑问,张星妍一行人徒手徒脚地爬到半山腰,不等他们擦拭满头大汗,就瞅见眼前有一口黑洞洞,昏暗的阳光却怎么也照不亮此洞,仿佛宇宙的黑洞般将所有光亮都悉数吞噬。

“乡亲们,钦差大人为我们主持公道来了!”

洪承畴亢奋的嗓音瞬间传遍黑洞,接着黑洞深处突然出现点点红光,还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随着声音的渐渐逼近,火光越来越近,张星妍才发现原来在这座空洞内部竟然是喀斯特地下溶洞,将神奇的溶洞世界照的璀璨光芒。

“王爷,这些灾民看上去骨瘦嶙峋的,一副副病怏怏的样子,怕是好几天没吃饭了!”

刘时敏此言却是令惠王摇了摇头,不置可否道:“不是好几天,而是一月有余。”

是啊,就连田义都不敢相信眼前的几位衣衫褴褛的灾民会是人,简直是包着皮的骷髅啊!阴森森的着实令人害怕。

张星妍一一为灾民就诊后,发现确实如洪承畴所言,田义一双沉稳的眸子登时夹杂着火焰射向骆达民。

“大人有所不知啊,下官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若是不见他们这些身患瘟疫的灾民赶至这里,怕是会殃及其他灾民啊!”

望着叩头如捣蒜的骆达民,张星妍拧眉冷笑道:“这里灾民少说也有三千人,若他们个个身患瘟疫,怕是早就死了吧?”

“狗官,你贪婪成性,今日就是你下狱之时,往日你犯下的罪行......”

洪承畴如数家珍般陈痛,令骆达民脸色愈发酱紫,不敢言语。

“骆县丞,没想到今日你就与咱家缘分至此,也罢,民意既然如此,你也别怪本座依法将你削职......”

“田公公,您稍安勿躁,且听吴某人所言......”

吴巡抚对着田义一阵耳语,张星妍瞅着田义的眉目越发紧蹙,良久才从嘴角里挤出一句话来:“既然如此,本座姑且先不惩罚你,若再敢欺压百姓,定严惩不贷!”

田义一向秉公处置,为何吴巡抚这般耳语就令他突然改了主意了呢?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