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 > 呆萌师傅腹黑徒 > 第八十章:萌发(四)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八十章:萌发(四)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由于太上老君愣愣地看着苏小萌,不由得催促道:“老君你愣着作甚?还不赶紧看看我家徒儿!”

于是太上老君这才反应过来:“老君这就看,这就看,上神莫急,莫急。”

说罢,太上老君指尖一勾,一把椅子便直直地朝着他飞来,太上老君把那把椅子安置在床边,坐在椅子上,从怀里掏出一块素材的帕子,垫在苏小萌的手腕上,开始仔细地诊起脉来。

花木容一脸着急地看着太上老君给苏小萌诊脉,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太上老君越是诊脉,脸上的表情便越来越沉重,仿佛苏小萌是个将其不就的未亡人。

花木容看得心里发慌,忍不住出声问道:“老君,她如何了?”

太上老君看了花木容一眼,收起小帕子站起身来,示意花木容跟着他出去。

花木容来太上老君府邸的次数也不少,但太上老君很少单独跟他说明病情。难道,徒儿她出了大事?

花木容只觉得心里沉沉的,仿佛被巨石压着一般喘不过气来。

太上老君把花木容带到门外,一脸严肃地看着花木容,压低了声音问道:“上神,您家徒儿最近可有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不该吃的东西?花木容伸出素白的手指摸了摸下巴,仔细想了想,随后回答:“不该吃的东西么,这倒没有。老君,我家徒儿到底怎么了?”

“没有吃不该吃的东西?”太上老君有些意外地看着花木容,“上神您确定吗?”

花木容斩钉截铁道:“当然确定!我家徒儿吃什么喝什么本上神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老君,我家徒儿到底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太上老君摸了摸白色的小胡子,并不回答花木容,只喃喃自语:“这就奇怪了,这就奇怪了……”

花木容听得着急,只催促道:“太上老君,我家徒儿到底怎么了?再不说信不信本上神烧了你家房子!”

强盗!强盗!木容上神绝壁是强盗!太上老君的小白胡子抖了抖,随后一脸深沉地道:“若本君没有看错,你家徒儿应当是中了一种名为未亡人的毒。未亡人,顾名思义,便是还未死去的人,即将死去的人。中了未亡人的毒,身体会日渐衰弱,一天一天,渐渐变成行就将木的人。若是凡人,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子中了未亡人,不出一个月便会变成六七十岁的老太太,老到快要死去,却又不会死去,一直保持着生命离别之际的状态。”

“变成老太太?”花木容错愕。

“上神放心。”太上老君安慰道:“变成老太太那是只针对手无寸铁之力的凡人,您家徒儿拥有神体,是永远也不会变老的。只是……”

太上老君欲言又止。

花木容看得心急,忙到:“太上老君你就别卖关子了,我家徒儿到底会变成怎样,你倒是快说啊!”

太上老君见花木容急得如同锅上的蚂蚁,索性全部说了出来:“若你家徒儿中了未亡人的毒,身体会日渐衰弱,听力,视力,嗅觉,味觉,听觉,都会慢慢消失。智商会下降,意识也会逐渐消失,到最后,很有可能会变成一具空壳。”

这便是21世纪的植物人。

怎么会?怎么会?徒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花木容有些慌乱,眼神里全是不加掩饰的着急与心疼。

太上老君见状,忙到:“上神莫慌,老君尚且还不确定您徒儿是否中了未亡人,还需让老君再仔细甄别甄别。”

太上老君皱起眉头,寻思了半晌,最后抬起头试探性地问了花木容一句:“上神,您家徒儿可有碰着水?”

碰着水???花木容反射性地道:“今儿个她落进千玉湖里了,可是有什么不妥?”

“千玉湖?”太上老君眉眼一凝,“上神,那湖水有问题!”

花木容摇摇头,解释道:“不可能,若说那湖水有问题,本上神也落进了那湖中,怎的就一点事也没有?”

太上老君一脸受伤地拍拍花木容的肩:“上神,您是天地之间孕育而生的上神,自是和您家徒儿是有所不同的。就算您家徒儿也拥有了神身,但她总是赶不上您的呀!”

花木容一脸了然地点点头:“如此,那便把本上神的身体换给她吧。”

换一条胳膊尚且难上加难,更别说换一具身体了。

但花木容说得如此轻松,由此可见,苏小萌在他心里的地位是与众不同的。

花木容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呆呆的,痴痴的模样,但只有太上老君明白,花木容的傻,是对自己在乎的人肆无忌惮的好。

太上老君默默摇了摇头,抚了抚胡子有些:“上神,此是万万不可的,您的身体是换不得的,还是莫说这种话了。”

花木容脸色一暗,只定定地看着苏小萌,不再言语。

太上老君从怀中掏出一粒丹药递给花木容,那丹药圆润光滑,有着透明的水色。

“上神,此丹药可暂且缓解苏小萌的毒发速度,老君我会试着尽快研制出解药的。”

太上老君最爱的便是炼丹,除此之外,就是解毒,遇着一种难解的毒药对太上老君来说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他可以为了解毒呆在房间里十天十夜,也可以为了解毒不吃不喝谁也不搭理。

花木容见太上老君都这么说了,也不再说什么,只默默地抱起苏小萌,转身往木容殿走去。

花木容的背影,修长俊秀,却带着一种深深的孤寂与高深的落寞。

太上老君看得涩然。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花木容对苏小萌看重如此,珍惜如此,当真是羡煞了不少旁人了。

荒芜界里,一个面容精致的白衣女子看着水镜中花木容抱起苏小萌的背影,不由得狠狠咬紧了牙关。

她苏小萌何德何能,能得木容上神的垂青?她不甘,她不甘,她不甘呐!

芜尘精致的脸变得狰狞,随后伸出手“砰”地一声将水镜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