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凤天歌,倾城第一医后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结局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结局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朕怎么在恪己殿?王富贵,去把奏折拿来。”

“陛下,这……”

在恪己殿外听着里头情况的姜一闲一听闻人御这么不争气的话语,恨不能进去给他一巴掌。

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好似是闻人御在自己起床。

一番动作后,闻人御咳嗽得更凶了,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王富贵在一旁干着急,他又让丫鬟送了一碗药上去,并且恳求道,“陛下,您就喝了药吧!喝了药再看奏折也不迟!”

仅是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四碗药全部被闻人御打翻在地。

姜一闲算是懂了刚才那几位御医的苦恼了。闻人御不死无药可救,而是他根本无可救药。

有药不喝,是天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姜一闲有些坐立不安,可是现在闯进去又不是个时候。她忽然想到什么,迈开腿飞快地往制药房跑去。

制药房里支了许多炉子,熬制的都是同一个方子的药。难闻的药味扑鼻而来,这一块地的空气没有一处是清新而无味的。姜一闲皱皱眉,看到一个小丫鬟竟然打起了瞌睡,她有些生气,但也没吵醒那小丫头。她捞起一边的蒲扇,急忙快速地扇着一架炉子,亲自熬制这碗药。

姜一闲虽是当过一段时间的假御医,但是她倒从来没有给人熬制过药喝。制药也有不少讲究,这些讲究姜一闲当然是一无所知。药烟可把姜一闲给熏惨了,又苦又呛的烟味差点没熏得她掉下眼泪来,不过总算熬出了一碗。看着那碗黑乎乎粘稠的东西,她捧着飞快奔往恪己殿。

恪己殿里弥漫着熟悉的药苦味,姜一闲怀疑自己的鼻子是不是坏掉了,没一会儿,她就闻不到这味道了。

闻人御似乎不知道姜一闲闯了进来,他身上马马虎虎地披着一件外套,和着亵衣,坐在书案前批阅奏折。

姜一闲翻了个白眼,怒火直冲脑门的感觉真是十分刺激。她低眉望了望地上跪着的五个人,循着没有碎瓷片的地方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接近闻人御。

她不知道自己手里的这碗药会不会跟这些人端来的药下场一样……

“陛下,请用药。”

闻人御对姜一闲的话语置若罔闻,视线不偏不倚地死死落在手中奏折上。

王富贵真是事事依顺着闻人御,他要奏折,王富贵就给他拿来了?果真是皇命难违抗。

“陛下,您如果再不用药,只会身体更差。那兰花和蜜蜂的帕子迟早有一天要全被您的血浸成鲜红色……”姜一闲咬了咬下唇,不知激将法是否有用。

闻人御只是愣了愣,仿佛对兰花和蜜蜂这两个词有些敏感,“朕的私事何时容你置喙?”

姜一闲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厚着脸皮笑嘻嘻说:“那陛下就不要做出一些能让奴婢置喙之事,如果陛下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奴婢定是一句闲话都不会讲的。”

闻人御的眼神乱了乱,他侧颜对着姜一闲,并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一瞬间的慌乱。

姜一闲壮着胆子离他又近了一步,单膝跪下,把碗举到自己头顶,“请陛下用药。”

“你真聒噪。”说着,闻人御大手一扬,姜一闲手里的药碗被他打飞,碰到地上,是清脆后碎裂的寂静,药碗摔得粉碎,汤药也顺着洒开,弥漫的药苦多了一些让她酸楚的味道。

姜一闲如何受得了这种气?她不计千辛万苦回到沐月城,厚着脸皮踏进宫来,厚着脸皮接近他,厚着脸皮给他说那些她从来不会说的话,受他的气,为他担忧,为他伤神。这是她第一次亲手熬药,不被人领情就算了,那人竟然还打碎了她的一番心血。这是何等的委屈?!

姜一闲忽然觉得自己是贱。他不止一次叫自己滚,她却一次又一次送上门来讨他羞辱,真是拿她一颗真心放在脚底下踩得稀巴烂,这下脚之人还就是她放在心尖尖上的那位。

积累了二三十天的委屈忽然止不住,洪水下山一般地哭了出来,任谁也挡不住这泪水。

姜一闲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哇哇放声大哭,这声音太大,似乎能响彻整个皇宫,似乎能穿透闻人御的耳膜到达他内心深处,犹如千万根针扎着他每一根神经,让他痛的无法呼吸。

王富贵呆呆地望着前头那位姑娘的德行,深深感慨这女人的演技着实太好了,原来眼泪也是说流就能流出来,还这么带劲的?

姜一闲蜷成一团,把脸埋在膝盖间,双肩一抖一抖的,看上去就十分伤心。

姜一闲只觉得有个人从背后轻轻把她抱住,这人的身体滚烫,顿时围裹住她弱小的身体,耳畔传来那人抛却冷情的温柔嗓音,“别哭了,别哭了,是我不好。”

闻人御的手一道一道顺着姜一闲的秀发,他将自己的脖子凑上前来,和姜一闲的紧紧相靠,此时的他,对她是何等的怜爱。

这可是看得王富贵一愣一愣的,啥情况啊?这是,从男强女弱到女子翻身做主人了?

其实一个人哭泣的时候,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怕的则是关心之人的呵护慰怀,有人劝时,姜一闲能哭得更加起劲。她越哭越厉害,抽泣道没办法一连串地讲话,“你,你,一点都不疼惜,那药是我,亲手熬制……的!”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别哭了,别哭了。”说着,闻人御将姜一闲抱得更紧。

“你赔我!”姜一闲不依不饶,开出了她的条件。

闻人御绕身到她正前方,替她拭去了眼泪,一双墨色的眸子里,终于摆脱了往日单调的平静。“好好好,我赔你一碗药,我亲自去熬。”

姜一闲拉住他险些流走的衣角,牵制了他的脚步,“不用了,你,你把她们熬的喝了!”

“都依你,都依你……”

王富贵更是惊诧,在他亲眼所见之下,闻人御似是没了任何脾气,对这个丫头百依百顺。

“还愣着干什么呀?!”王富贵激动得要哭出来了,“快去给陛下拿药!”

“是!”一位丫鬟领命下去,剩下三个丫鬟开始收拾房间里的陶瓷碎渣,待她们收拾干净,一个一个福了礼,纷纷退下。

姜一闲嘿嘿一笑,朝王富贵投去一个胜利的眼神。哼,看你还敢不敢质疑我的能耐!

闻人御把姜一闲打横抱起,“地上凉,去床上。”

姜一闲就着此时的优势,伸手探上他的额头,他的额头,竟是比他的身体还要烫。她的脸色唰的一下更白了,哪儿还管自己哭不哭委不委屈,闻人御把她温柔地放在榻上,身体刚沾到床褥,姜一闲跳了起来,似是要把这床让给闻人御。

“陛下,您才是病人,该您躺在上面的。”姜一闲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闻人御,里头写着的意思是,你要是敢不好好躺着我绝对不放过你。

闻人御轻轻一笑,鞋也未脱地就上了床。姜一闲急忙给他鞋脱了,万一把床褥弄脏了多不好啊。

侍女端来了药碗,姜一闲放心地看了一眼闻人御乖巧的模样,自觉地想要退出恪己殿等待他的召请。哪知闻人御得寸进尺,叫住她的动作,“爱卿且慢。”

他……认出自己了吗?

“爱卿一番肺腑之言令朕醍醐灌顶,不知爱卿可否愿意送佛送到西?”

王富贵不懂陛下怎么忽然之间换了对这丫头的称呼。爱卿?那不是天子称呼臣子的吗?

闻人御的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她,似是不愿意放过她每一个表情。姜一闲自然懂他的意思,那便送佛送到西吧。她上前几步,接过丫鬟手中的汤药,舀了递到自己嘴边轻轻吹凉,才送至闻人御嘴边。

他不觉得药苦,姜一闲每一勺药送到他舌尖,他都不曾眨过眼,皱过眉。

这碗药,足足喝了两炷香时间才算完。姜一闲端着药碗的手都麻了,她把药碗送还给小丫鬟,床榻边传来一个声音,“一闲,过来。”

她眼皮一颤,明明自己这么多天来都是为了他这一声呼唤,为什么如愿以偿后,她的心中百感交集。有感动,有欣喜,有委屈,还有好多的……哀怨。

“哼!你是不是忘了我,你是不是心中有别的女人了!你怎么能不认得我!”姜一闲反身扑了上去,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

王富贵偷偷笑了一声,静悄悄地退出恪己殿,还替自家陛下拉上了门。

闻人御无可奈何,扒开自己的衣服,拉过姜一闲的手,让她的手指戳着他的胸脯,“不如你问问它?这里住了谁?”

姜一闲不争气地羞红了脸。

“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的?”姜一闲故作生气,鼓起两个腮帮子,横了他一眼。

闻人御如夜一般的眸子仿佛一下子升起了繁星点点,他笑一笑,就能化开一池春水。

他没有说话,而是拿出姜一闲送他的那块手帕,摊开在手心里。除了鲜红的绢布有些骇人之外,姜一闲觉得,这块手帕没什么异常啊。

“除了你,没人知道这上面绣的是兰花,和蜜蜂。”闻人御轻笑。

“……”

她绣得未必有那么不像?!

**

大凛国来了个脸上带疤的女郎中,长得就很具有江湖阅历的样子。这郎中可厉害了,把当朝圣上多年来的心病医好了!

所以说啊,吃着朝廷饭的那群御医,都是庸医!听说这女郎中,又是出现在西域又是出现在南疆的,行踪不定,最后还是因为大凛国圣上给她的酬劳太过丰厚,她才留在大凛国。

拂川和向宇隆行至沐月城,在沐月城的一户酒家住下。这几天吃的住的都是用的拂川的私房钱,向宇隆对她有些愧疚。他和拂川坐在酒家一楼的窗户旁,望着外头形形色色的行人,听来了一些又像是传言又像是真事儿的话语……

他的心头无端蹦出来一个脸上带疤的女子,她的音容笑貌,好似替旧如新。仿佛自己和她的分别,也只是上一秒的事情。

拂川给向宇隆倒了一杯水,浅笑着问他:“公子,需要吃些什么吗?”

向宇隆回过神来,没有回答拂川的问题,而是握住拂川的手,“拂川,还好,本公子还有你。”

拂川被向宇隆无端的热情整得心花怒放,她笑得更加灿烂,“公子,那等咱们寻到贵人,就回去把婚事操办了吧。”

向宇隆还是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女子,忍不住提醒她道,“拂川,你不会觉得委屈吗?你若是不跟着我,你或许能做个正室平妻,可是你嫁给我,就注定只能是一房小妾……”

拂川摇摇头,安抚向宇隆,“公子,拂川爱慕你多年,所为不是一个名分,而是永远地陪着你啊。”

“那咱们早些去寻贵人!他手中的神水一定能医治好我爹!”向宇隆心中的石头可算是放下了,原来一切都只是他想得太多,他总是替别人盘算人生,却总是把自己的勇气赔了进去。

一条长且阻的路很可怕,但只要一路上有个人默默地陪着你不离不弃去涉足,去闯荡,那些艰难险阻就不是洪水猛兽。

林月大抵会在宫中守着一方宁静,过完她青灯礼佛的一辈子。她总算是在佛经里找到了过去迷失的自我,她万般感激佛祖的眷顾,也感激于自己从前的犹疑,才让她没有做出更多的伤天害理的坏事。她将用自己剩下的半生,去清洗前半生的余孽。

她以为自己的生活会很平静,不会有人来打扰她,她也不会去打扰别人。直到有一天,雅裕殿来了一位稀客。

杨栾爽朗地赠与林月自己亲手绣的一副花鸟图,她欣然收下。这意味着,林月在这后宫中,多了个朋友。很幸运不是吗?两个同样寂寞的人,或许可以说说贴心的话。但也很悲伤不是吗?都不是属于这里的人,却要在这里蹉跎一生。自己有自己的选择,她相信杨栾也有她留下来的理由。

流月宫的那位已经被人秘密地送出宫去了。没过多久,宫外有人捎了口信,说钟落落在一个小渔村安了家,嫁给了那里一位砍樵为生的农夫。那农夫很是心疼她,给她吃水里最难捕捞的鱼,给她吃山顶上最新鲜的竹笋,给她穿小户人家才舍得穿的九霞缎拉成的衣裳。相信再过不久,钟落落就可以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或许,她还可以和那位农夫怀上一个新的孩子?

姜一闲不愿住在冥泽殿,她说感觉那里跟阴曹地府靠得太近,她要住恪己殿。

明明冥泽殿的花开得最好最盛,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怎么就成了阴曹地府的近处了?众多宫人十分不解。

闻人御几乎什么都依着姜一闲,不仅把她接到了恪己殿来,还让人再把冥泽殿翻新一遍,至于这座宫殿该叫什么,由姜一闲自己定夺。

从泽闲宫到冥泽殿,这座宫殿经历的实在是太多了。皇帝一个不开心就给它大动土木,女郎中一不开心,皇帝就遂了她的意思再来大动一次土木,着实很惨。

恪己殿成了闻人御第二个书房,自从那女郎中住在恪己殿,闻人御连御书房都懒得去了。

姜一闲的怪病又发作了。这个月圆之夜,他全程守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黎明降临的时候,闻人御命人打来热水,把昏迷的她如同呵护珍宝那样放在水中,让她放松身子。水温差不多快凉了他再把她抱起来,替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黎明过去,他才将她抱到床上让她好好好休息。可是自己上早朝的时间到了,他一夜没有休息,第二天为国事操劳整天。

姜一闲急了,让王富贵把闻人御从御书房叫来恪己殿。

王富贵知道这位姑娘的真正身份,几乎一点也不敢怠慢她说的每一句话,在姜一闲和闻人御中见,王富贵很聪明地选择了姜一闲。

姜一闲噼里啪啦地指责闻人御不为自己身体着想,她说的最多的是“你以为你体力很强”“你有铁人精神吗”之类之类的,当她感觉到一丝危险的讯息散发出来的时候,恪己殿里除了她和他,再无其他人了……

姜一闲要跑,被他抓住按倒在床上。

闻人御身体力行地告诉她,自己体力真的很强,自己真的有铁人精神。

从烈日当顶一直到太阳西落,闻人御才餮足地从姜一闲身上翻身下来,抱着她满足地笑。

姜一闲觉得自己动弹不了了,又羞又气,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不知是为了自己的辛苦还是为了自己的痛,“你……你都不怜惜人家,人家还是第一次!!!”

“怎么?我也是第一次。你不放松一些,我又累又疼。”闻人御轻笑着吻去姜一闲的泪水。

“……”她正了神色,义正辞严地拆穿他的谎言,“你瞎说,就你还第一次?!那钟落落肚子里的娃,难不成还是别人给她塞进去的?!”

闻人御的眼神里有些委屈,他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别人塞进去的啊。”

姜一闲心中略略有些喜悦,面上神气昂昂,“哼,你说说,怎么个塞法啊?”

闻人御附在她耳边吐热气,“就像刚才我对你那般。一闲是不是忘记了?那……再来一次好了。”

“别……”一个字音还没吐完,就被淹没在他铺天盖地的吻里。

姜一闲用实践得出来的经验总结了一番,“闻人御,你真的,很强,很行,很棒。”

“过奖。”

“……”

这位女郎中驯服圣上有一套,听说圣上差点遣散后宫只留她一人。好在后宫里那几位都是无心权势无心圣宠之人,才能保全了地位。

生女当如女郎中。

即使没有后位,这又有什么关系?人说圣宠最是难留,闻人御这如风一般的男子,却是生生地被这女子套牢了。大概她是天空织成的网,留住了春夏秋冬的每一道风,这是多少人艳羡不来的。

姜一闲怀了孩子的第一个月,她提出要去光孝皇后的坟墓看看。

坟墓建在皇陵里,她的坟上长了许多草和花,若不是突兀出来一个小山包,谁也不会想到,这里是一个人的墓葬之处。

里面葬了她的前半生。

她留下的,是自己的后半生。

到底这前半辈子和后半辈子的分割线是什么呢?姜一闲无端在想这个问题。

一阵春风吹过,她方觉得,冬天过去了,春天的风是那么的温和。

一件衣服被搭上自己的肩膀,她微微扭头,朝那人笑了笑。

他还是从前的模样,玉树临风,英俊傲岸。

而自己……她摸上右脸颊的疤痕,那里经过一年的光景,已经完全愈合了。只是留下一块疤。

这块疤,就是自己前半辈子和后半辈子的分割线吧。

闻人御破天荒地给姜一闲讲了个故事。一位剑神下凡间的故事。

那位剑神还是个痴情种,为了替自己心爱之人报仇,不惜和情敌联手,杀掉他们共同的敌人,颠覆了一个朝代。

姜一闲为这个故事所动容,是谁那么幸运,被两个优秀的人同时爱着呢?她没有深究,也永远不会知道吧。

张御医全权负责姜一闲的孕期药膳,他几乎要成为姜一闲最好的男性朋友了,姜一闲也不懂,为什么闻人御让张御医负责她的药膳而不是自家父兄。张御医有日说起闻人御生病时候的事,他说,“那日我一见你,便知道光孝皇后没死。”

为什么呢?

因为……人的感觉吧。很神秘,很微妙,不是吗?

你一直都是你自己,从来没有变过。我们,却在时光的流逝中,被磨圆,被历练到面目全非。

其实大部分人都过得很快乐吧,你有理由自己选择一条道路,并且一直走下去。到了一个阶段,你想休息休息,安于现状,也是一种幸福吧。

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到此总算是雨过天晴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