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现言 > 重生之祸水皇后 > 第四十三章 鹤宜承日1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四十三章 鹤宜承日1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然而在每月十五,他体内的戾气便会离奇暴涨,就连杀人也难以完全抑制,他的身体会如同被千蚁万虫不断啃食一般疼痛难忍,令他几欲发疯,夏术忍受多年,始终没有放弃寻找能够医治这种怪病的名医,当然这是在私下里寻找,不能放在明面上。

他也曾偷偷找过孟溪云,但孟溪云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她的师父医圣倒是有可能会医治,只是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没人能找得到他。

其实孟溪云并非无法医治,根治可能不行,但尽可能地抑制缓解痛苦却是可以做到的。

至于她为什么没有告诉夏术……

实不相瞒,是因为孟溪云觉得炼制起来太过繁复,而夏术只是问了有无方法根治,所以她没有主动告诉他。

姜祸水托她炼制的便是这种药,但又不完全相同。

这药可以短时间内抑制夏术的戾气,但药效过后反而会变本加厉地激发他的暴戾,使用一次不会被察觉,但会逐渐使人产生依赖,经年累月之后便会彻底把人逼疯。

姜素迎与吴奎生的婚期定在九月十五。

夏术如此迫切地寻找神医,如果姜素迎带着这样的药出现在他面前,夏术会作何感想呢?

是会感叹功夫不负有心人,还是觉得自己有眼不识明珠?

面对一个一心爱慕自己的女子,多情如夏术,定会把姜素迎迎娶进府吧?

眼看八月十五就要到来,每逢中秋,皇帝都会举办宴会,与嫔妃皇子公主一齐召集群臣携带家眷同乐,这可不是一个现成的让姜素迎出头的机会吗?

当然在此之前,她还需要做一些必要的铺垫。

……

回府时路过之前那间卖“琼浆玉液”的胭脂铺子,姜祸水心神一动,让车夫在店前停了下来。

在门口负责揽客的伙计见到这辆装潢不俗的马车停在自己眼前,眼珠子瞪直了,不用人招呼便笑容狗腿地凑上前,眼巴巴等着车上的人下来。

姜祸水掀起车帘一角,入眼便见这伙计灿烂的笑容,巧了,竟是那日死乞白赖只差扒着她大腿求她买“琼浆玉液”的那个伙计,姜祸水对他印象很深刻,这小伙子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身量不高,却生了张笑脸,长了张舌灿莲花的嘴,是很容易便取得人喜爱和信任的模样,怪不得掌柜会让他负责招揽客人。

那伙计显然也记得她,见到她,笑容热情了几分,主动弯着腰要扶她下车,泷儿蹙着眉正要呵斥他没规矩,被姜祸水示意噤声。

虽然伙计在伸出手前已在衣服上擦了擦,可仍有一些汗渍和尘灰,姜祸水好像没看见似的,淡笑着搭上他的手下了车。

伙计低着头,叫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只是抬眼时笑容多了些真诚,陪着姜祸水边走边说:“小的记得姑娘,是个人美心善的好人,不知道姑娘还记不记得小的,那日掌柜刚刚将琼浆玉液摆出来,给小的们下了死命令,一人若卖不出一瓶,这一月的工钱就都没了,多亏了姑娘心善,否则小的一家老小都要挨饿了。”

这伙计说话时絮絮叨叨像在和人唠家常,语调轻快活泼却不失尊敬,言语间满含感激。

说起来也算缘分,若不是那日他极力推荐,她也不会买那瓶“琼浆玉液”,昨夜将那瓶毒药换出来就无法做到不打草惊蛇。

因此真要说感谢,还不知道该谁谢谁呢。

不过姜祸水向来脸皮厚,可以面不改色地应了这伙计的谢。

说话间两人便走到了铺子里,两人边走边看,他和姜祸水见过的伙计有些不同,并不会上来就拿着东西一股脑让她买,而是留心观察着她的眼神,每当姜祸水目光落在某处,哪怕只有短暂的一眼,他也会停下来走过去,把她看的东西拿过来,仔仔细细地为她介绍,还为她分析着是否适合她,与什么一起搭配会更好。

他口若悬河,绕是姜祸水一开始并没有购置的打算,一颗心也被他说得蠢蠢欲动。

好在关键时刻她记起自己的目的并不是买这些胭脂水粉,淡笑着婉拒了,见他还在认真的说:“这口脂是以蝴蝶兰制成的,可不是普通的蝴蝶兰,而是经过特殊培植散发香味的蝴蝶兰,姑娘可以闻一闻。除了这种淡红色,还有一种紫红色,姑娘肤白胜雪,小的以为这淡红色更适合姑娘,不信姑娘可以试一试。”

她突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伙计一怔,反应极快地回答:“小的叫王鹤,”顿了一下,补充:“是丹顶宜承日,霜翎不染泥的鹤。”

姜祸水点头,称赞道:“是个好名字。”

被如画如仙的姑娘夸奖,王鹤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着说:“我是家中独子,虽然爹娘不识几个字,但对我寄予厚望,我刚出生便请村里的先生为我取名,送我去学堂读书,可惜做儿子的不中用,书没读成,在这里做个小伙计,只能尽力让二老温饱,过不上好日子。”

他对客人一向嬉皮笑脸,说话讨巧,许是见到冷漠刻薄的贵客多了,乍一遇见这一位,瞧着外头的马车和她的穿着打扮、容貌气度,便知晓是为娇生惯养的贵小姐,可她不仅出手阔绰解了他的急,还不曾对他露出过不耐和嫌弃的神色,令他不由自主多说了几句。

意识到自己失言,王鹤耷拉着脑袋,身旁客人的沉默令他不由得惴惴起来,暗骂自己怎么会管不住嘴,客人哪里关心他一个小伙计的私事,这下说出来恐怕要扫了客人的兴致了。

在姜祸水眼中,面庞稚嫩的王鹤就像她的弟弟一样,他说起这番话时虽然是笑着的,眼神却藏不住失落,她从未安慰过这样的人,一时间沉默了下去。

见他耷拉着脑袋露出懊恼惶恐的表情,不用猜都知道此刻他心中在想什么,姜祸水有些想笑,但没笑出来,她心念微动,刚才在马车上思索的困惑突然得到了解答,笑着说:“我给你念一首诗吧。”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