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科幻 > 血铸荣光 > 018章 经验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018章 经验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这些野兽的眼中,隐有忌惮的光芒。

但随即,疯狂还未敛尽的野兽,被血腥惨烈的搏杀刺激得嚎叫着冲了过来。

弹匣子弹有限,铁背狼高速突进中不断变线,使得实战经验不足,身体受伤又影响了状态的宁随安,连续射击的精准度太差,竟是一枪未中,自己的腰肋部也愈发疼痛难忍。

他不停倒吸凉气,强撑着继续射击。

已然不再抱有生还希望的他,将射击重点瞄向了冲向师父的铁背狼,以及那些被吸引来的各种野兽,他希冀着能够震慑、驱散那些野兽——自己不行了,希望,师父能活下来!

这样的行为,大概是自己这辈子,最英勇,最正确的一次吧?

可惜了……

大好的人生啊!

宁随安露出了苦涩、无奈、绝望的笑容。

几头铁背狼距离石缝不过六七米远了,只需一个纵跃就能扑到,宁随安却仿若未觉,强打精神,专注地盯着给师父带来威胁的野兽。

开枪!

再开枪!

便在这时,眼角余光发现了一幕令他心生诧异的情景,以至于怀疑自己体力不支出现了幻觉——几头冲至近前几乎做好飞扑姿势的铁背狼,突兀地停下,面面相觑。随即,几头铁背狼明显犹豫了,恐惧了,它们的身躯颤栗着,竟是不约而同小心翼翼地缓缓后退。

看到几头铁背狼已经冲到宁随安藏身之处的附近,本已强弩之末的齐默尔曼,骤然迸发出一股生猛的潜力,怒吼着连杀数条铁背狼,扭头向宁随安这边冲来,长枪所向,挡在身前的野兽接连毙命,鲜血泼洒得到处都是。

然而他这般不顾身后的搏命厮杀,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凶险,一只近两米长的黑松鼠蹿到他的身后,锋利的爪子插入了战甲甲片的缝隙,将遭受过多次击打,系统受损不复颠峰效能的“银月”战甲后背的护甲,生生剥落一大块。与此同时,一头独角野猪从侧面狠狠撞向齐默尔曼,将一直如战神般势不可挡的他撞得踉跄着倒在了几米开外,旋即强撑起身,挥动长枪,一枪刺入独角野猪大张的口中,枪尖从后脑透出,带出一片白的红的液体。

哗啦!

战甲头盔的面罩掉落了半片。

这预示着,整套战甲的效能几近全无。

但齐默尔曼仍旧挥动着长枪,几乎完全凭个人的力量,厮杀,厮杀……身上的战甲甲片不断崩裂掉落,有的甲片被内甲牵扯着没有掉,晃晃荡荡,使得齐默尔曼像一个衣衫褴褛脏污不堪的乞丐。

然而,他还在战斗,继续战斗!

宁随安被这一幕刺激得忘却了疼痛,忘却了恐惧,忘却了一切!

他端着枪冲出石缝,开枪!

他大步向着师父跑去,换弹匣,开枪……

也许是被师徒二人不要命的厮杀给吓到了?又或是,兽潮爆发到现在,疯狂的野兽逐渐恢复了理智?总之,先前围拢冲杀过来的野兽,纷纷四散逃回林间,只有个别野兽还在犹豫、徘徊。

宁随安冲到师父身边,伸手搀扶住身形不稳的师父,转身就要往石缝那边跑,却被师父一把拽住。

“别跑,冷静!”齐默尔曼气喘吁吁地低声斥道。

“嗯?”宁随安愣住。

齐默尔曼喘息着,微驼着腰背,目光凶狠地扫视那些仍在犹豫,随时可能再次扑来的野兽,一边缓步移动,却不往石缝的方向,而是,向那两头菱甲虎的尸体走去。

菱甲虎的尸体旁,二十几条丑陋的红毛鬣狗,正在兴奋十足地掏挖,撕扯吞吃菱甲虎的内脏。

没有了战甲的效能支撑,失去绝对战斗力的齐默尔曼,就这般斜托着长枪走了过去,就像是没有看到菱甲虎的庞大尸体旁,有二十多条凶残丑陋,战斗力相当强悍的红毛鬣狗。

他的步伐越来越大,步履越来越快!

宁随安有些发懵。

师父疯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情况,令宁随安震惊的同时也终于明白了,师父为什么喝令他不能往回跑,又为什么做出这般近乎疯狂的行动。

正在大快朵颐的红毛鬣狗群,本性极为护食,此刻发现那个之前强大疯狂,毙杀了这两头菱甲虎,给它们带来食物的人类,拖着长枪又回来了……红毛鬣狗群警惕万份地抬起头,露出锋利獠牙的嘴边还在滴答着鲜血和内脏、撕扯出的肉丝,它们呲牙咧嘴不断发出威胁警告的瘆人呜呜声,然而当它们发现,这样的威胁并不能震慑住那个人类,对方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时,它们害怕了,呼啦啦……二十几条红毛鬣狗,夹着短短的尾巴四散逃开。但贪婪的天性,让它们舍不得跑远,在十几米开外徘徊,呜呜呜地叫唤着,呲牙咧嘴地表达着不满,同时,它们还向不远处的其它野兽作出攻击、警告的姿势。

宁随安在书本上学到过,未配装战甲面对凶残的野兽,如果没有绝对把握逃掉,那么你最好别逃。

要么搏命厮杀致死,要么,慑退野兽。

你如果选择逃,必死无疑!

但真正遇到这般状况,尤其是刚刚经历了惨烈的战斗,还面对着许多处在半疯狂状态的野兽,又有几人能做到如齐默尔曼这般沉着冷静的判断?在如此凶险的状况下,齐默尔曼走向菱甲虎的尸体,慑退二十几条凶残红毛鬣狗的行为,是最明智的行动——红毛鬣狗会被齐默尔曼吓退,而不甘远遁的红毛鬣狗又会帮他们师徒二人,震慑外围其它的野兽。

站在原地的宁随安,一时间又是震惊,又是后怕,又是佩服,又……不知所措。

我该怎么办?

跟着师父一起过去?

还是,原地不动?

稍稍犹豫后,他一咬牙,学着师父先前的气势姿态,端着枪板着脸,大步走向菱甲虎的尸体。

几头红毛鬣狗立刻炸毛般朝他呲牙咧嘴呜呜着。

宁随安下意识地停步。

刚一停步,他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要么站在原地别动,要么,就应该表现得毫不畏惧,继续走下去!

但他停步了!

害怕了!

几条红毛鬣狗立刻绕着圈尝试向他靠近,跃跃欲试准备进攻。

唰啦!

零散甲片撞击的声响中,之前蹲下菱甲虎的兽核,塞进菱甲虎头颅中的齐默尔曼起身,拖着两个硕大的菱甲虎头颅往回走。准备攻击宁随安的几条红毛鬣狗,当即吓得夹住尾巴远远逃开。

齐默尔曼走到徒儿身边,轻声道:“别慌,慢慢走。”

宁随安应了一声,脚步有些僵硬地跟在师父身旁,往巨石堆走去。

不远处,几头野兽和几条红毛鬣狗,极为不甘地远远缀着师徒二人,但,不敢过于靠近。而在那两头菱甲虎的尸体旁边,围拢过去的红毛鬣狗群和几头抢食的野兽,嗷嗷叫着撕咬起来。

在野兽凶残的注视下,师徒二人走进了狭窄的石缝。

刚走进山洞,宁随安往旁边让开一步,转身准备在洞口架起枪防御,却见把菱甲虎两个硕大头颅扔到地上的师父,魁梧的身躯晃了晃,随即双腿一软瘫了下去,长枪脱手落地。

幸亏宁随安就在旁边,及时扔下狙击步枪搀扶住了齐默尔曼。

只是这一个小小的搀扶动作,牵扯得宁随安肋部剧痛,气力瞬间衰竭,师徒二人全都支撑不住,歪倒靠在了石壁上,宁随安咬牙忍着,挺着,搀扶着,才没让师父直接摔倒。

两人靠着石壁慢慢坐下。

“师父,您,您到里面去,里面有草,软和……”宁随安抹了把泪,脸上更脏了。

“携行具里有手雷。”齐默尔曼靠着石壁,气喘吁吁,声音微弱地说道:“把,把洞口外的石头炸了,用碎石添堵缝隙,再用菱甲虎的鲜血抹在石头上,能,能吓退一般的野兽,还能掩盖,你我的气味,避免被野兽发现,最要紧的是,避免被人发现。”

“人?”宁随安诧异道:“什么人?”

齐默尔曼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了气力,脸上露出苦涩笑容,头一歪昏了过去。

“师父,师父……”

宁随安骇得赶紧扶住师父的身体,发现他还有呼吸,似乎是过度的疲累,或者是伤痛让他暂时昏迷了吧?宁随安心下稍定,忍着伤痛吃力地把师父拖到里面厚厚的干草上放平。

顾不上休息,也不敢耽搁丝毫时间,他从携行具中取出一枚手雷,想了想,又将另外两枚全拿出来。

走到洞外石缝的曲折转弯处,观察到离地大概一米多高的地方,有一处更加狭窄的裂缝,随即将三枚手雷引信全部拉开,扔进缝隙中,急忙闪身退回洞中,蹿进最里面蜷缩成一团,捂住耳朵大张嘴巴。

轰隆!

剧烈的爆炸!

地动山摇!

洞顶扑簌簌掉落碎石,强烈的冲击波席卷洞内。昏迷躺在草窝上的齐默尔曼被冲击波掀得滚了两圈,仍然保持先前平趟的姿态。

蜷缩着的宁随安后背撞在石壁上,疼得直打哆嗦。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