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山 > 第五六零章 你们的辫子…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五六零章 你们的辫子…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第五六零章你们的辫子……

“好,那我就不客套了。”

杨远的脸色终于活泛了一些,他对程老爷点了点头。

这个长得面团团,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老头,方才王略偷偷给他介绍过——这是米行会首程老爷,在场众人中,他是最有实力和人脉的大佬了。

随即,他转头对那几个军人打扮的人说道:“头一件重要的事,便要落实在你们壮班头上。”

“卑职们……”

一个头目眨了眨眼皮,面露疑惑——莫非,这是要我们壮班打头阵?

“诸位请移步。”

杨远打断了他,从战术马甲的口袋中摸出一张叠好的纸,铺开后摊在面前一张茶几上,招了招手。

几个头目当即凑前来瞧,见是一张手绘的草图,再定睛一看,上面的笔画虽然不多,但能看出,像是扬州城的方位图。

“你们的第一个任务,”

杨远也顾不上解释此图的来历,他指着城南的一处地点,沉声说道:“立刻将城外无家可去的百姓疏散到这一带。”

“荷花池?”

“对,已有大军在此接应,是安全的。”

“明白!交给卑职了!”

一听是这个任务,有人自告奋勇,抢先应道。

“……”另几个人。

“好,那就看你的了,不过动作要快,越快越好……”

杨远点点头,抬头望了望窗户,“快三更了,一个时辰后大军登陆,子时二刻,开始攻城!”

“好嘞!事不宜迟,卑职这便去了!”

这头目应得爽快,腿脚更快,拱了拱手拔腿就走。

“你们几位的任务,”

杨远看了看剩下的几个,又低下头,指点着城内几处画着圈的地点,沉声说道,“你们各总甲将队伍分好组,城破之后紧跟我的人,迅速控制这几处柴薪堆积点,严防鞑子趁乱纵火。”

“遵命!”

众人闻言[铅笔]松了口气,抱拳应道。

“嗯,有一件事不要忘了,”

杨远点点头,吩咐道,“通知所有起事的士兵,白布条子要在同一时间扎上,以防误伤。”

“得令……”

“还有,”

杨远摆了摆手,皱了皱鼻子,戏谑道,“天亮后,你们的辫子……我看就拆了吧。”

“那当然,当然,”

这时,一同围了过来,站在他们身后的程老爷连忙凑趣道,“全城的百姓都要拆……咱们重做大明子民,再也不是被鞑子驱赶的猪狗了。”

“嗯,这就对了,”

杨远点头赞许道,“你们反正的义举,我日后会向我们侯爷禀告的,我们侯爷宽宏大量,定会有优待。”

“啊,那就谢过大人了。”

程老爷使了个眼色,众大佬慌忙起身作揖。

接着,见杨远的态度好了许多,程老爷便将城中缙绅商人们商议好的“犒劳”说与杨远——大致天兵每人多少“犒赏”,军官每人多少,主将又是多少……

见杨远脸色古怪不置可否,他忙陪着笑问道:“不知这个价码是否合适……自然,到时候还得烦请大人在上官面前多多美言……”

杨远看着这个一本正经的老滑头,暗暗好笑。

虽说有军纪的严厉约束,这钱不该拿,不过他觉得,这帮老财们可不是首长说的那种“普通群众”,他们之前肯定没少给鞑子进贡,这种钱粮给谁不是给,不要白不要,没必要替他们节省。

况且,这钱咱们讨虏军可以不要,但郑军得要啊。

郑军可是客军,他们远道而来,获得一笔额外的军费补偿亦无不可,免得到时候郑军士卒忍不住在城里“打草谷”,那个陈将军又要为弹压军纪大伤脑筋。

当下,他勉强表示“愿意美言”,程老爷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银子就减半好了,”

杨远眼珠一转,意味深长地微微一笑,“你们不是米行么,还是多拿点粮食出来吧,我听说,城里储粮可是不多了。”

“应当的,应当的,咳咳,”

程老爷闻言干咳几声,陪笑道,“虽说各米铺已被鞑子搜刮一空,不过大家在乡下寨子里,倒还剩有一点……”

“是呀,虽然不多,但是还能拿出一点来的。”

众人慌忙点头哈腰地附和着。

“很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杨远一正脸色,干脆快速地敬了个军礼,沉声道,“我代表难民们,感谢诸位了!”

“不敢不敢,”

程老爷双手乱摇,“大人太客气了,客气了。”

“不过,”

说着,他话音一转,神秘兮兮地说道,“老朽还有一问,不知能否请教大人……”

他觉得,趁此机会出手,显摆一下自己本事,同时多捞点好印象的时候到了。

“会首有什么疑问但说无妨。”

“额,四更时分,第一拨百姓想必都出来了,这城门八成是要封闭了……不知天兵……如何破城?”

“你的意思我明白,”

杨远听了一咧嘴,淡淡道,“城内乱兵已如惊弓之鸟,稍有惊吓便会炸营,咱们人少,自然不便强攻……”

“……”

“诸位放心就是了,我们连,可是咱们侯爷麾下最厉害的警卫连,”

见众人又一脸疑惑了,杨远懒得和他们说具体的细节,干脆开始吹上牛了,“你们就瞧着吧,我的人个个身手不凡,捕俘摸哨,就如探囊取物……”

“那便好,那便好,”

程老爷谄笑着奉承道,“不过,老朽倒有一计或能赚开城门,不知能否献与大人?”

“哦?会首请讲。”

……

一个多时辰前,参将孟铁头借故支开了所有的亲兵,只带了几个最贴身的家仆,开始了逃亡之旅。

凭借多年的行伍经验,孟铁头深知,战乱之中乔装逃亡,人多了反而碍事。

亲兵们再好,说到底俱是当兵吃粮的,算不得一家人,危难时刻,只有本家的奴仆才最靠得住。

在他新置的下处,已经秘密准备了几套百姓的衣服,包袱细软什么的都是现成的。

这会,他和三个贴身家仆都已经换上了褐衫小帽,打扮成市井小民的模样,每人身上只背了一个不大的包袱,匆匆奔出了大门,混在正被驱逐出城的难民群里,一股脑向东门逃去。

街道上早已乱成了一团,满街人头攒动,一路上,到处都是人群的哭喊号叫声……

孟铁头发现,汹涌逃命的人群中不全是百姓,也有不少乱兵三五成群的混杂期间。

快到城门的时候,忽然,西边的天空隐隐窜起了红光,孟铁头暗想,大约是有人开始放火了。

满街的人群先是一愣,纷纷回头望着天边的红光。

突然,人群里爆出一个男人变调的尖声嘶喊——“不好啦,起火了!”。

所有人都像被猛然抽了一鞭子似的直蹦起来,急速向大东门涌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