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现言 > 羞色 > 第二十六章 张瑞芬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二十六章 张瑞芬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过了很久,阿辉的QQ才收到她的回信。

“没干什么,找我有什么事啊?”

“没事,就是看到了一段特别美的句子,突然想起了你……”

在两个人没有产生特别亲密的感情之前,不要直接说“我想你”,这么突兀的话。

虽然“想你”是一定要表达出来的,但是要加上另外的东西,告诉她你的情从何起,心往何处,也好让她安心的收下你的思念。

“什么句子啊?”

“我喜欢三月的风,四月的雨,不落的太阳和最好的你。”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看这么清新的文字了?”

“我只是偶然看见的,然后就想起你了。”

“为什么是不落的太阳呢?那星星和月亮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也许作者不喜欢黑天吧。”

“可是我喜欢月亮,也喜欢星星,虽然微弱,但却是黑暗里唯一的光亮。”

“我还是更喜欢太阳一点,因为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我还可以感受到太阳的炽热,但我走在夜里,却经常见不到星星的光了。”

“所以你是太阳,而我是星星,你喜欢白天,而我喜欢夜晚。”

我感受到了张瑞芬对阿辉产生的距离感,但这正是我想要的答案,因为有了距离,你就知道自己和她还有多远,最怕的是你连距离都感受不到。

“所以我们构成了完整的一天,你要这样想,总会有人喜欢白天,也总会有人爱上黑夜,但只有黑夜和白天加在一起,我们才会完整。”

又过了很久,她才给我回复。

“今天你有点儿不太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就是感觉怪怪的,周四放学我想去图书馆看书,你要一起去吗?”

我想了想,回复说:

“周四家里有些事情,去不了,我们可以改天?”

张瑞芬想要约阿辉出来,我觉得这倒是一个认识她的好机会。

我决定周四和她在图书馆来一次“偶遇”。

那晚我们聊到了很晚,然后互相道了晚安,阿辉在另一个房间早早的就睡着了。

周三那天我们没有去上课,而是在家休息,时间转眼来到周四放学。

我来到图书馆,开始寻找,最后在近现代的文学区域看见了她。

她穿着黑白格子的校服,黑色线条里有青藤一样的花纹,那校服看上去不如我们的校服有朝气,但却也别有一番韵味。

她还是那么美丽,就像是在万千草木之中,开出的一朵异域风情的花。

她拿着一本张爱玲的,细细的读着,我走上前去,问道:

“你好同学,你这本书是在哪里拿的?我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

她对我微笑,然后指了指一旁的书架。

“那里,在第三层靠左一点的位置。”

我按她指的方向寻找过去,也找了一本同样的书,那是张爱玲最有名气的短篇《倾城之恋》,我很早之前就读过,然后就坐在她的斜对面看了起来。

是她先开口和我说的话。

“你也对张爱玲的作品感兴趣吗?”

我点点头。

“当然,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我也很喜欢这句话,这是张爱玲在送胡兰成的照片上,写的句子,字字戳心。”

“可见她是多么喜欢这个男人。”

“是啊,可是胡兰成太渣了,才和张没结婚多久就喜欢上了武汉的一名17岁的小护士,都快40岁的人了,还是这么不稳重。”

“所以张爱玲才说,我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我全部给了你,但是你离开了我,你叫我以后怎么再对别人笑。”

张瑞芬撇着嘴说:

“是不是时间久了,人都会变心?”

我看着她的眼睛,也想起自己,我曾有过和她一样的疑问,所以不知觉得从心里涌了一句话,对她说:

“花开花谢是平常,人来人去莫悲伤。”

“嗯……也只能这样了。”

我其实并不擅长鼓舞别人,因为我心底大概也是一个比较悲观的人,但是为了阿辉,我还是换了一种方式和她对话。

“但是胡兰成也造就了张爱玲,张也曾说,她和胡婚后的生活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成就一个作家,无非让她经历莫大的欢喜,再让她承受那种刺骨的悲伤。从此她的快乐和痛苦,都无法和旁人诉说,只能写在文字里,等后人揣摩。”

“所以才有她那句,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就是推我入地狱的人,也曾带我上天堂。”

“对,但还有后半句!

从此,你没有了天堂,也没有地狱,终于回到了人间。

天堂只有快乐,地狱只有痛苦,这都不能成就张爱玲,唯有在人间,悲欢参半,才能写出这样通达的语言。

所以我们这些在人间的人,为何不学张那样,用爱表达,用痛成长,这才是人啊,在人间不经历磨难,避重就轻,死后又怎么去天堂呢?”

她开心的点头。

“你说的有道理!悲欢离合才是人间。”

我感觉她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悲观了,于是问道:

“你有男朋友吗?”

她犹豫了一下,说:

“没有……”

这一句“没有”让我一下子明白,在她的心里,从没把阿辉当做自己的伴侣,但想想也是正常,阿辉的性格随和,但是大大咧咧,张瑞芬确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如此,他们也很难心理交融。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呢?”

“嗯……个子高一点的,阳光一点的,笑起来好看一点的……”

这“一点一点”的要求,也像极了我曾经对自己爱情的期许。

年少时的爱像风一样,不知从何而来,更不知要飞到哪里去。

那风定是温暖的,干净的,上天入云,自由自在的。

我捉不到那风,就好像乌云留不住雨一样。

我猜不透那风,就好像落叶读不懂秋一样。

我把思念带到风里,让它说给你听,它却像孩子一样溜走了,不知去了哪里玩儿。

于是我没有再见过那风,也没有再见过你。

我笑着对她说:

“我们的要求如此相近,也许我们会喜欢上同一个人。”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