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现言 > 我真的只是村长 > 090 天上掉馅饼?不,是陷进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090 天上掉馅饼?不,是陷进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长丰麻纺厂。

麻纺车间。

看着车间里面陈旧的设备,刘春来皱起了眉头。

这些设备,大多数都是六十年代的,根本就没有多少竞争力。

整个车间规模很大,拥有15000纱锭,630台布机。

孙小玉对这些设备倒是比较熟悉,“整个车间的生产能力是多少?”

脸上的肿还没消的康全林急忙回答,“如果材料供应充足,订单饱满,三班倒,年产纱3000吨,坯布1700万米,这是整个厂产能最高的车间……”

刘春来不懂这产能是高还是不高。

“应该不止这么点产能吧?上万的纱锭,600多台布机,一年能生产这么多?”孙小玉瞬间发现了问题所在。“平均算下来,一个纱锭一年生产差不多400斤……而且这些纺机都已经老化……”

刘春来听不懂。

难道产量没有这么高?

服装行业,他并不熟悉。

之所以进入这个行业,是因为他们村里就这么点东西能给他折腾。

“如果是粗纺,产能比这还高。只不过,这些年随着棉花产量的增加以及化纤的产能增加,一直无法全功率生产……”康全林解释着,“很多年这边车间都没有多少订单,厂里面也把资金投入到棉纺跟混纺等领域……要不然,根本就没可能一年只需要一万的承包费。麻纺车间算是一个完整的工厂……”

要不是这样,康全林也不会想要承包。

只要找到市场,这个车间每年能带来超乎想象的利润。

可惜,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

“如果有足够的经费改造纱机跟布机,产能还能提升,我们自己有设备车间……”

刘春来只是默默听着。

不懂的事情,他不会胡乱干涉。

孙小玉不断询问各种情况,刘春来甚至好奇,这女人难道不是制衣厂的技术负责人?

制衣跟纺织可不是相同的领域。

一路跟着逛整个车间,从原材料的脱胶,到梳理、并条,再到最后的纱锭,进一步则是织布跟后续的印染。

说是麻纺车间,其实可以算是一个完整的麻纺工厂,所有工序都是齐全的。

看着两侧密密麻麻的纺织机,刘春来想象着生产繁忙时候整个工厂纺织女工们忙碌的景象,感觉自己摇身一变成了资本家啊。

“怎么样?这个车间,绝对划算。而且一年不到一万块钱的承包费。”张建民一直跟着几人。

他不懂这些,却能通过孙小玉跟康全林的对话了解到,这里面有很大的利润可赚。

在整个车间溜达一圈,眼看就要中午了。

他们身上湿透的衣服,都已经干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而且很大。

刘春来却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如此大的产能,这么低的承包价,可能么?

张建民不清楚,他刘春来可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每年这样的产能,至少能超过2000万的销售额。

8000块钱一年的承包费,跟这个比,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还有别的条件对吧?一并说出来。”刘春来看着康全林,“厂里是不是要求负责所有退休干部职工的工资跟医药费报销等?”

孙小玉诧异地看着刘春来,她也发现这中间的问题,一时想不透,没想到刘春来问了出来。

“对,承包合同上,是有这样的条件。”康全林也不隐瞒,“即使这样,只要达到一半的产能,每年也会有很高的利润。”

“这车间不能要。”刘春来直接摇头。

“春来兄弟,这么好的事情,打着灯笼也难找啊!”张建民急了。

刘春来要是不接手,他哪里去找十万块钱?

或是把手头的十万继续投入到这里面?

投入进入也没用,刘春来那边的制衣厂产能多大到现在都不知道。

今天早上又到了一船,上万条裤子。

“厂里这是为了转嫁成本。承包费看起来确实很低,但是整个车间,这么多年,有多少退休干部职工?”刘春来终于明白为什么承包费这么低了。

他宁愿给更高的价格,也都不愿意用这样的方式。

退休干部职工的工资,这是很多国营单位的沉重负担。

“这不是应该的么?”孙小玉眉头拧在一起,看着刘春来。

如果不负责退休干部职工的工资、医药费报销等,他们的制衣厂怎么办?

“那些退休干部职工这么多年,可是给厂子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不能因为承包就不管他们不是……”康全林也无法理解刘春来的想法,“整个车间,一共只有一千二百多名退休干部职工,每个月退休工资也就只要不到五万,医药费报销等,一个月也不会超过一万块……”

“现在确实是这样,以后呢?”刘春来冷哼了一声。

他甚至有些佩服康全林的胆子。

纺织厂里面,工人以女工为主。

根据国家规定,女工人退休年龄是50岁,有些岗位甚至45岁就退休了。

整个麻纺车间,生产工人才五百人左右。

“她们确实为国家做出了贡献,这个不可否认。同样,也是为厂子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如果我承包,他们为我们做出过什么贡献?”刘春来冷笑了一声,“要我承包,没有问题,但是必须把这些剥离开。”

“春来,你不能这样。要是传出去,一旦那些退休干部职工闹腾……”孙小玉没想到,刘春来会说出这样的话。

张建民这会儿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

他之前就没问清楚,昨天就跟康全林签订了转包合同,这个车间现在是他的了。

可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些问题。

上千的退休职工,仅仅是工资,每个月就得好几万。

刘春来不说,他甚至没想过这些。

“所以,这车间不能要,除非他们改条件,重新签订承包合同。”刘春来叹了口气。

康全林也意识到问题。

刘春来说得没错,厂里退休的干部职工,确实为厂子发展、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

可没有给承包的人做出贡献。

承包合同长达12年,在这12年时间内,至少还会有三四百人退休。

到了后面……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