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现言 > 嫁恶婿 > 第171章 算账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171章 算账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突然就有些……

想她。

非常想。

待池映寒计数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他估摸着隔壁那位,许是睡熟了。

妈的,害他半夜生病、难受得睡不着,他自己睡的倒是香!

这世上,岂能有这种美事?池映寒会告诉他,不存在的!

他就是在等顾相笙睡熟了之后,偷摸从自己的考棚上面翻出去,翻出去后来到隔壁顾相笙的考棚外,为了不发出声音,他干脆偷偷从下面钻入隔壁顾相笙的考棚。

悄无声息。

此刻的顾相笙正在熟睡,呼噜打得如雷鸣一般响,哪里知道池映寒偷偷跑到他这儿来。

池映寒看着床榻上的顾相笙,冷冷一笑。

不是说只要不闹出人命,就不算犯事吗?

行啊,咱们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池映寒想着,便轻轻翻开顾相笙的被子,他一边小心翼翼的将顾相笙的被子撤走,一边查看着顾相笙的反应。

见他毫无意识,池映寒便撤得更用力一些,直到顾相笙的整个被褥都被池映寒撤走,扔在地上。

顾相笙仍毫无知觉。

池映寒得意的挑了挑眉。

大功告成!

末了,池映寒又灰溜溜的钻回了自己的考棚,将被子盖实,一边催眠自己一般的数着:一只顾相宜、两只顾相宜、三只顾相宜、四只顾相宜……

然后,渐渐睡去了。

后半夜的时候,又下起了雨。

归雪阁内,顾相宜一直睡不实。

这半夜这么冷,也不知池映寒的病症如何了。

她心里打实担心他,可又不得违背考场规矩。

侧床的宁儿见顾相宜辗转反侧的,试探着道:“少夫人,这都几更天了,还没睡呢?”

顾相宜叹道:“怎么睡得实。”

宁儿无奈的摇了摇头:“采薇姐姐说的没错,少夫人你就是个操心的命。白日还要去药堂忙活生意、教导海哥儿,夜里睡还睡不好,这都多少天了,熬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无妨,过了这夜,便能好许多了。”

这一夜,雨越下越大,从起初稀稀拉拉的小雨,后转为暴雨。

池映寒后半夜在考棚里睡得倒是香沉。

直到次日,他是生生的被一阵阵雷鸣般的喷嚏声吵醒的。

“阿嚏!”

“阿嚏!”

“啊啊啊啊……啊嚏!!!”

睡得迷迷糊糊的池映寒似是忘了临睡前自己干的那档子事儿,烦躁的用被褥蒙住脑袋,斥道:“谁呀?吵不吵啊大清早的!”

隔壁的顾相笙是打实被冻醒的,他一醒来才发现自己的被褥不知何时掉到了地上去。

加之昨夜下了一夜暴雨,顾相笙一醒来,惊觉自己也病了。

“阿嚏!”顾相笙昨日一整日都担心自己被池映寒害得染上风寒,没成想今日他竟还是没逃过去。

倒是池映寒,这会儿反应过来隔壁是怎么回事了。

他几乎强忍着不在隔壁捧腹大笑,而是学着顾相笙之前不耐烦的模样,喝道:“啧!你能不能小点声?大清早的吵了一圈人了不知道吗?”

顾相笙目瞪口呆。

池映寒这厮竟也好意思训他?!

但巧的是,池映寒是第一场考试前一晚病的,过了第一场、第二场,现在是第三场的后半场,可以说是病期的第五天,他的症状已经没先前那么严重了。

现在天道有轮回,该顾相笙好好尝尝这种感觉了。

而且这考场里,可没人给顾相笙送药!

池映寒想到这儿就极力忍住想捧腹大笑的情绪,待到开考锣再响起的时候,果真是风水轮流转,这回开始顾相笙不停的咳嗽、打喷嚏。

而池映寒可不会因为他打喷嚏而没心情答题,反倒是隔壁喷嚏打得越响,池映寒心情越好,发挥得越好。

待到晌午,元知府例行送药的时候,险些走错了考棚,走到顾相笙那里去。

元知府惊道:“你怎么也病了?!”

顾相笙不承认昨夜自己被褥落地了,怒道:“肯定是池二传染的!”

池映寒昨夜听过元知府的托词,遂道:“你别血口喷人啊,这隔着一面墙呢!怎么能传染到你那儿去?”

元知府也道:“是啊,这隔着一面墙呢,相当于两个屋室,隔壁生病,怎能传你这儿来?”

顾相笙不满:“就是他传染的,就是他!他那边空气流过来了!”

池映寒又“啧啧”两声:“怎么?这一大圈的人,空气就往你那里流?这么稀罕你呢?”

元知府懒得看这两个草包天天干仗,道:“行了行了,你俩都消停点!池二,吃药了啊!”

“诶!”池映寒故意嘚瑟道。

这把他喝药喝得可是痛快,虽然苦,心里也痛快。

顾相笙这病的头疼脑热的,还没吃上药,也求元知府道:“知府大人,我也病了啊!能不能给我也那碗药来?”

元知府“啧”了一声:“本官又不是济世救人的,池二这药是他媳妇特意给他带的,嘱托本官给他熬药。你呢,今儿再撑半天就考完了,然后回家好生治病去,碍不到什么。”

顾相笙:“……”

这什么事儿啊!他病了连个药都没有啊!

池映寒见他似乎生无可恋了一般,更是煽风点火的气他,道:“诶!要么怎么说你三姐姐贴心呢!你三姐姐这人,谁娶谁享福,你说是不是?”

顾相笙一脸菜色,却又驳不得这话。

更是没理他。

池映寒一边答题,一边道:“还有啊,这眼瞅考完了。我们池家这三天是由于我还得先考试,没找你算账,过了今晚,你得给我们池家一个交代。我这人可是清醒着,还知道喝完你的酒我就晕了,醒来的时候躺在山顶,险些误了考试。而且还差点吓坏了家里人,你说我昨天那么大岁数的人,被吓出了事儿,你得怎么赔啊?”

顾相笙被他这话更是刺激到,敢情他现在都这么惨了,池映寒还要给他找事儿?

顾相笙驳道:“三姐夫,这就是个误会。我当时让马车送你回家的,谁知道马车给你拉那儿去了?”

“行啊,那咱们找找那位马车夫,问问怎么个情况?”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