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都市现言 > 娘子万安 > 第二章 傻女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二章 傻女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山西,崔家老宅门口,一辆马车缓缓停下,崔四太太带着管事立即迎了上去。

这是五年前周如珺下葬之后,周家人第一次前来祭拜。

周二小姐上前搀扶周三太太下车。

一路的奔波,让两个人脸上都多了几分疲惫,但是撩开帘子看到崔家的门庭之后,周二小姐的精神为之一振。

周三太太拍了拍女儿的手,轻声叮嘱:“崔家规矩大得很,一会儿进去不要多说话。”

“女儿记住了,”周如璋道,“女儿向崔四太太行了礼,就去拜祭长姐。”

周如璋跟着母亲一路到了崔家堂屋,陪着长辈说了一会儿话,才拿着祭品去供奉周如珺牌位的屋子里。

亲手将糕点和手抄的佛经摆上,望着那黑漆漆的牌位,周如璋的表情十分感伤,她看向崔家管事:“我想为长姐念诵几遍吉祥经。”

崔家管事会意立即道:“周二小姐有什么吩咐便唤我们。”说完带着人走了出去。

周如璋跪坐在蒲团上打开了手中的经书。

屋子里安静下来,周二小姐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笑容,定宁侯两年前迎娶了张家小姐,谁知张家小姐刚进门不久就重病缠身,眼看就不成事了,等到张家小姐去了之后,她嫁给定宁侯做继室……姐妹同嫁一人也算是美谈,所以她这才前来崔家,只要慢慢打通关节,到时候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周如璋想到这里,抬眼向周如珺牌位上看去,牌位前青烟袅袅,她垂下眼睛正要开始念诵经文,却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她再一次抬起头,目光落在长案上供奉的糕点上。

方才还齐齐整整摆在白瓷盘子里的桂花糕少了两块。

这里除了她之外没有旁人,那桂花糕是谁拿的?

周如璋皱起眉头又仔细地看了一眼,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长姐生前最喜欢吃桂花糕,想到这里她脖颈后突然感觉到一丝凉意,身上的汗毛也跟着根根竖起。

周如璋攥紧了手中的经书,正准备将外面的下人叫进来问问清楚,供桌一旁青色的幔帐突然无风自起,幔帐落下后,多了一个白影背对着她站在那里。

紧接着一只纤细的手从白影中伸出,又捏起了块桂花糕。

屋子里的灯火开始晃动,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周如璋慌乱地起身,那白影似被她惊动了,突然转头向她扑过来。

周如璋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从头罩住,紧接着一双冰凉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摸索,最后停留在她脖颈上。

“来人啊……快来人啊!”

周如璋忍不住大声喊叫,手脚不停地动,恨不得立即将身上的东西甩脱。

门口的下人听到屋子里的动静,立即推开门查看。

大风灌进屋中,吹灭了牌位前的蜡烛,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怔愣片刻才七手八脚地上前拉扯。

周如璋如同一个将要被溺死的人,手脚不停地挥舞着,终于感觉到身上一轻,蒙在头上的布帛也被人扯去。

白妈妈的声音传来:“小姐,没事了,没事了。”

周如璋强压着心中的恐惧,她方才看到长姐的鬼魂了,就在那里……

她的目光扫向四周,慌张地寻找着,最终落在不远处的一个少女身上。

少女看起来十五六岁年纪,大大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望着她,脸上挂着抹纯粹的笑容,光看五官本该很漂亮,但神情却显得太过稚气、呆板,如同美玉上起了裂纹和瑕疵,再也引不起别人探究的兴致。

难道方才那团白影是这少女?

那她岂不是闹了大笑话。

“表小姐,您怎么会在这里,”崔家管事看着那少女,“宝瞳姑娘正四处找您呢。”

“宝瞳在哪里?”少女露出欢喜的笑容,看起来十分的孩子气,“我在园子里采花,一眨眼就找不到她了。”

少女话还未说完,一道声音响起:“小姐,小姐……”

紧接着一个丫鬟甩着大脚片子,风风火火地走进门,还不等周如璋等人看清楚,就冲到少女跟前:“小姐,我可算找到你了。”

丫鬟说着仔细地打量着少女,当目光落在少女凌乱的衣衫,松散的发髻上时,立即皱起眉头,颇为不善地看向屋子里的人:“谁欺负我家小姐了?”

少女肩膀微缩躲在了丫鬟身后。

崔家管事面色一紧,立即解释:“宝瞳姑娘,我们怎敢怠慢表小姐,这都是误会,方才……”说着去偷看周二小姐。

周如璋道:“方才我在为长姐诵经,这位小姐忽然就向我冲了过来,我一时躲避不及摔倒在地。”

宝瞳向周如璋行了礼,才冷声道:“为何只有我家小姐这般狼狈?”

周如璋不禁皱眉,只有她家小姐狼狈?屋子里最狼狈的人分明是她,这丫鬟眼睛里除了她家小姐,仿佛就没有了旁人。

白妈妈立即道:“你仔细问问这位小姐便知。”

宝瞳似被触了逆鳞,立即瞪圆了杏核眼:“我家小姐只有三、四岁,她怎么能说得过你们。”

三、四岁。

周如璋惊讶地再次看那少女,这么大的人怎么可能是三、四岁?

宝瞳接着道:“我家大小姐,吃了仙药芳龄永驻,这是人尽皆知之事。”

周如璋看向崔家管事,崔家管事微微点了点头,她立即明白过来,这少女竟是个傻子,怪不得看着那般奇怪。

虽说那丫鬟强词夺理,但谁也无法与一个傻姑娘论长短,她再揪着不放,倒是她的过错,周如璋看向那少女:“妹妹没事吧?都是姐姐的不是,姐姐给你赔礼了。”

少女露出笑容,一脸懵懂,没去理会躬身的周如璋,高高兴兴地拉起丫鬟的手:“宝瞳,我要去园子里。”

“奴婢陪您过去。”宝瞳搀扶着少女,主仆两个扬长而去。

等到两人走远,崔家管事才上前向周如璋道歉:“周二小姐,都是奴婢们的错,一时疏忽让表小姐进了这屋子,惊吓到了您。”

“你说她是谁?”周如璋问道。

管事妈妈回话:“怀远侯家的大小姐,闺名明珠,是顾家上下的宝贝。”

周如璋喃喃道:“原来是顾大小姐。”

怀远侯的夫人是崔太夫人的堂妹,两家又都是勋贵,平日里想必不少走动,不过这怀远侯与定宁侯却截然相反,定宁侯乃是国之肱骨,深得皇上信任,怀远侯却是个没落勋贵,空有个爵位而已。

虽说家世没落,供养一个傻女是足够了,可再宝贝又如何?一辈子嫁不出去,父母在的时候还好,父母走了难免落得凄惨下场。

崔家管事上前躬身道:“周二小姐,奴婢服侍您去换件衣服吧!”

周如璋点点头,轻轻地舒了口气,到底只是虚惊一场。

……

顾明珠走到园子中,抬头看向碧蓝的天空。

她在大牢里被杀之后,再次醒来就成了顾明珠,开始时她精神不济,大多时间都在昏睡,顾家上下仔细地照顾着她,就这样将养了几年,她才渐渐康复。

从前她父母去的太早,未曾有机会承欢膝下,如今却一下子全都给她补了回来,父亲的纵容、母亲的宠溺,让她成了被奉在手中的明珠。

父亲、母亲照顾她多年,也该让她来守住顾家,不过在外人眼里她永远都是傻女顾明珠,顾家也不需要鹤立鸡群、引人注意,只要稳稳当当地过好日子。

“小姐得手了?”宝瞳低声道。

顾明珠从袖子里拿出一只荷包,这是方才她从周如璋身上解下了的。

宝瞳看着顾明珠从荷包中取出的东西:“这是蜡丸?”

顾明珠点点头,蜡丸封的很好,没有被人打开过。

这样大小的蜡丸里面一般会放置密信,显然一个内宅小姐身上不该带着这样的东西。

这几年山西匪患严重,就在月初时,又有商队在官路上遭贼匪劫杀,周家马车恰好从官路上经过,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商贾,周家将商贾送去最近的城中医治,可惜商贾伤势太重途中就不幸身亡了。

案子到这里线索一下子就断了,倒是周如璋从这件事后,开始让人查问那些商贾的情形,并送了书信给定宁侯,如今又大摇大摆来到崔家,邀功之意溢于言表。

定宁侯崔祯这两年在大同、宣府带兵,粮草大多来自山西,山西的几次匪患让定宁侯大军吃到了苦头,粮草出了问题,不战自败,定宁侯对此事自然十分关切,周如璋是想要助崔祯抓住那些贼匪,博得崔祯的欢喜。

她猜测周如璋从善贾那里应该得到了些线索,这几日她让人盯着周三太太和周如璋,总算发现些蛛丝马迹,于是今日趁机近身试探周如璋,果然在周如璋贴身的荷包中发现了这个蜡丸。

顾明珠道:“看来定宁侯这几日就要回来山西老宅了。”

宝瞳道:“那这荷包怎么办?若不然奴婢偷偷地还回去,可是里面的东西……”

顾明珠将蜡丸收起来,她会找一个好法子让这荷包自然而然的消失不见。

“表小姐,”崔家管事妈妈快步走过来,“四太太说家里来了客人,正好现在天气也不错,让奴婢来请表小姐去划船。”

顾明珠展颜露出欣喜的笑容:“走,宝瞳,我们去划船。”

……

“快去找找,”周如璋吩咐白妈妈,“可能是在屋子里,可能是换衣服的时候掉了。”

荷包里面东西她要交给侯爷,千万不能弄丢了。

想到这些周如璋就觉得懊悔,被顾大小姐吓了一跳之后,她既然一时慌张忘记了荷包的事。

她从商贾那里得到那蜡丸,偷着藏起来没有给衙差,又偷偷地去查案子,就是为了能让定宁侯高看她一眼。

如今来到了崔家,定宁侯也答应相见,她的荷包却不见了。

不说收买那些人侦探消息花了大笔银钱,她要如何向定宁侯交待。

周如璋心事重重无暇观赏湖上的景致。

“噗通”落水声传来,周如璋下意识地看过去,只见那傻女顾明珠正站在船头向湖中丢石子。

“珠珠,”崔四太太不禁道,“你可慢着点,这湖水深着呢。”

“好了,好了,丢完那些就回来吧!”崔四太太向顾明珠招手。

顾明珠显然还没有玩够,背着手不知在想些什么,周如璋只觉得好笑,正欲从那傻女身上挪开眼睛,就发现顾明珠长长的袖子下露出一抹桃红色。

那桃红色像极了她丢失的荷包,她想要看个清楚,顾明珠袖子一垂又将那抹桃红色遮掩住了。

周如璋却已经按捺不住,急着开口道:“明珠妹妹,你手中拿着的是什么?”

周如璋的话仿佛将顾明珠吓了一跳,下一刻,顾明珠手一挥,将手中的东西径直抛入了湖水中。

“啊~”周如璋惊呼起来。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