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历史 > 唐赟 > 第五章 逼宫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第五章 逼宫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武德九年,金霄赟早已习惯李宽的身份,他已经彻底融入现在的生活轨迹。从前朝九晚六的上下班,极少的休息时间,让他在事业上耗费太多时间与精力,俨然忘记活着的意义,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如果没有足够的物质条件作为基础,活着的意义便是生存,每天不知疲倦的生存。当基本生活都无法保证时,理想那就是梦想,就算机会放在你眼前也无法去掌握,因为你必须为了每天的吃穿用度发愁,早已没有过多时间去思考其它。

人生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好不容易自己有了这次机会,他岂能轻易错过?每天追求的不是吃穿用度,而是更快更好的融入现在这个世界,最快的方法便是熟读史书,唯有历史记载下来的大事件才能让他明白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当他熟读大唐以前的历史时,发现与记忆中的历史有着很大的区别,历史上记载的是秦朝历经十五年便亡国,然而从他了解到的发现秦始皇病故后继承帝位的居然是公子扶苏,并非胡亥,使得秦朝经历一百七十六年才灭亡;历史上记载秦国以后便是西汉,再之后是东汉,然后是三国两晋南北朝,可是现在记载的居然只有汉朝,三国两晋直接跳到隋朝,直到现在的唐朝。

得知记忆中的历史与史书出入很大,这让金霄赟的思绪都乱了,“难道这不是自己熟知的大唐帝国?又或是说自己来到的是另外一个平行宇宙的封建王朝,历史轨迹并非自己熟知的那样?”

平行世界理论是由休·艾弗雷特三世在1957年提出来的,这是一种假定存在无数个平行世界,并以此来解释微观世界各种奇特现象的量子论。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在平行世界里都会有对应的自己,假设这个世界上的自己死亡,那个世界中的自己却依然存活,总之这个假设是否成立依然有很多争议。

“既然历史与自己知道的不一样,有可能初唐最大的事件十有八九都不可能发生。”金霄赟脑中想的自然是‘玄武门之变’,这可是初唐时最大的事件,李世民在玄武门杀了大哥李建成、三弟李元吉,又逼迫其父李渊退位让贤。

现在他已经是李宽,李渊对他十分宠爱,除了休息时候几乎都在太极宫中待着,就连他的授课都是李渊亲自监督,可以说第三代中除了李宽再无其他人有此殊荣。

李渊建立大唐帝国以后,他最在乎的不是权力,而是亲情,他极力的平衡两子的势力,依然造成两人势同水火,加上突厥、吐谷浑等外敌入侵中原,直逼太原,这些事李宽都零零散散知道一些,而这些又与自己知道的十分相似,这让他心事重重,着实不明白历史有一部分一样,有一部分又不一样。

李宽根本没想过自己是不是来到平行世界中的初唐时期,不过他已经来了又有疼爱自己的爷爷,李宽也不希望那件事发生,主要还是不想李渊受打击,手心手背都是肉,实在难以抉择。

沉思许久,李宽觉得自己知道的历史不可能发生,与其在这里忧心忡忡,倒不如顺其自然。历史如何发展,也轮不到他来管,想通以后又继续沉浸在书海之中。

除了朝代时间不一样外,其它的倒也没什么发现。

“楚王,陛下让您前往太极宫!”

李渊身旁的公公恭敬地走到李宽身边,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来,李宽对他也十分尊敬,要知道李渊的日常起居大部分都是他来安排,而且此人乃是内侍监的长官之一,他与另外一人伴随在李渊身边,官居从三品。

李宽连忙将书合上,起身站起来,微笑道:“王侍监,皇祖父喊我有何事?”

“楚王殿下不可如此称呼老奴!”王公公急忙躬身作揖道,“陛下并未提及何事,吩咐老奴前来招呼楚王前往。”

李宽也没多想站起身率先走了出去,王公公紧随其后,两人很快便到了太极宫内。想都没想就蹦蹦跳跳的跑向坐在龙椅上的李渊,高兴地呼喊着“爷爷”,李渊闻声望去瞅见自己最疼爱的孙子跑来,愁眉苦脸的脸上也顿时绽开笑容,一把将李宽接住。

李宽还没来得及与李渊说话,就看见他脸上的倦容与无奈,失落的眼神让李宽心里一跳:“难道是玄武门之变发生了?”

“父皇,儿臣真的不知为何太子与齐王衰人犯上作乱,为保父皇安危,儿臣无奈之下只得在玄武门将其杀之。”李渊脸上的愤怒显而易见,僵硬的身体瞬间有些颤抖,湿润的眼眶强忍着心中丧子之痛,面无表情的望着带着兵器进入太极宫的那人,复杂的眼神让人一时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李宽闻言顺着李渊的眼神看了过去,只见那人穿着出征的盔甲,腰间上佩戴着利剑并未解下,而且身上有不少血迹,苍白的脸色让人一眼就看出他心中的悲伤,李宽心里一阵寒意涌上心头。

此人是谁不言而喻,李世民带着佩剑上殿本就是大忌,非圣旨不得入殿带兵器,李世民光明正大,大摇大摆的上殿,而且身后跟随着一众文臣武将,就连宫中侍卫也全都站在一旁,满脸的淡然,唯有李渊身旁的两位公公倒是没有丝毫犹豫笔直的站在李渊面前。

该来的始终要来!

李宽脸上满是无奈之色,此时的李世民在他眼里就像是拿着剑架在李渊脖子上,逼着他退位让贤,如若不然便要将李渊杀了,就像是他杀了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以及李建成子嗣一样,活脱脱的刽子手,顿时他眼中也浮现出戾气。

李世民脸上的泪痕未干,可他目光始终注视着李渊,仅仅是偶尔瞟了一眼李宽,其它的话也没多说一句,一直等待着李渊的答案。如果李渊下令将其擒获问罪,李宽相信李世民绝对二话不说将李渊控制起来,李宽相信他绝对不会杀了自己父亲,以及杀了兄弟的罪名扣在他身上,要是在背负弑父的骂名,就算夺得江山也坐不稳,而且朝堂政局必须依仗李渊来稳固。

玄武门之变事发突然,文武大臣知晓者少之又少,要是李渊也死在其手,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局面将会再次天下大乱,这不是李世民愿意看见的,自然也不是李渊所期待的。

面对着弑兄杀弟的李世民,李渊打从心底对他失望之极,碍于父子之情以及大局着想,李渊一直保持缄默心里也在犹豫不决,父子两人对视许久后,李渊收回目光又看向怀中的李宽,摸了摸他的头,哀叹道:“罢了!罢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