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去看书网 > 军事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七 都回去和家人团聚吧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七 都回去和家人团聚吧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

“步兵?”

刘策闻言一怔,但随后就释然了,回想起昔日与姜浔商讨蒙洛大军的兵制,要是没有一支强大的步兵,仅靠骑兵又如何攻城拔寨呢?而且他敢肯定,蒙洛人的步兵实力同样不可小觑,至少比冀州东部草原那些半吊子步兵要强悍的多。

想到这里,刘策顿觉此次玄武关之行可能并没有这么简单。

然而,现在是冬季,蒙洛人真的会选在这个季节攻打城关么?

见刘策愁眉不展,皇甫翟问道:“军督大人,你在担心什么?说出来,或许在下能替你分忧一二……”

刘策闻言,便把内心的担忧向皇甫翟说了一遍,不想皇甫翟听后却没有任何意外的神情,只是反问道:“那么敢问军督大人,您和呼兰人多次交过手,对他们战力评价如何?”

刘策回道:“若单兵与之作战,本军督麾下除开少数精锐部队,与之常年在马背上的游牧种族相比,确实远远不如,然这和本军督的疑虑有何联系么?”

皇甫翟说道:“其实,蒙洛人的个人蛮力和呼兰人相比,并不占绝对优势,可为何呼兰人会视蒙洛人为草原共主?自己只是充当在爪牙的角色?

就因为蒙洛人的军制不同,八幡的建立让每一旗麾下都有一支彪悍无比的精锐部队,他们有骑兵,也有步兵,有来自蒙洛本国的族人,也有来自征服地区的各部奴役,

虽为塞外异族政权,但蒙洛人并非未开化的野人,他们至今都处在一个上升期,不断吸收和学习新鲜的知识和文化,并将他们运用到实践之中,

这就是为何蒙洛人有雄霸天下的野心和计划,而其他部族大都仍然停留在强盗逻辑之中,这就是最大的区别,

说到这里,军督大人应该明白了,蒙洛人为何就不能在冬季发动攻势呢?永远都不要小看一个冉冉而起的新生势力,哪怕他它曾经或现在再弱小,也比腐朽的大号王朝要强悍十倍百倍!”

皇甫翟最后一句话可谓是一语双关,似乎是另有所指……

刘策想了想说道:“也就是说那什么绣红幡酋奴极有可能会对玄武关发动猛烈的攻势?”

皇甫翟点点头说道:“不然军督大人以为他们六万人在玄武关塞外为的是什么呢?如果军督大人心有顾虑,那现在就可以转道回远东,在下独身前往便是了……”

刘策笑着说道:“本军督也想回去,但军令如山,既然决定了,那就义无反顾去做,更何况,避不了的,本军督和蒙洛人终归会有面对的一天,这次就当提前了解下他们的实力,也好为将来与之战场对决获胜打下基础……”

皇甫翟闻言,眼中露出一丝赞许的目光,而后说道:“军督大人,你有这样的想法真是中原百姓之幸,令大周王朝上下都闻之色变的蒙洛人,您居然会在谋划将其击败,实在令在下忍不住想要夸赞你几句……”

刘策罢罢手止住皇甫翟的恭维说道:“好了,皇甫先生,这次前往玄武关,你有什么良策么?”

皇甫翟说道:“其实局势也没到毫无转圜的余地,玄武关内出现乱局是肯定的,然而如果在下所料不差,八幡内部也起了不小争执,

毕竟攻打玄武关这样的关隘,蒙洛皇室怎会可能只让绣红幡一旗来攻打呢?这其中定有蹊跷,只要了解蒙洛人的意图和原因,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容易解决了……”

刘策想了想,觉得皇甫翟所说的话确实有道理,毕竟南侵如此重大的事,怎么可能只让绣红幡的部落前来攻打呢?看来内中的门道还不小,具体还是得等抵达玄武关再做了解定夺。

……

十一月十四日,玄武关内……

“韩将军,您考虑的怎么样了,都这么多天了,也该给个答复了吧?”

将军府内,蔡全将一份总督府签发的委任文册递到韩旷跟前,“诚恳”地说道。

韩旷眉头紧皱,轻点桌面久久没有说话,一双瞳孔只是盯着那份摊开的委任文册内容,但见上面所写是让自己调往黔州朔颜郡太守兼任兵备的内容。

良久,韩旷才开口对蔡全问道:“蔡将军,本官想问一句,总督大人为何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让韩某上朔颜赴任,关外那些动向不明的蒙洛人又该怎么办?”

“这不是有在下暂代玄武关的主将位置么?”蔡全说道,“何况韩将军,你将本该休假的边军将士半途调回,已经引起很多人不满了,为了防止兵变之危,总督大人才出此下策呢……”

韩旷解释道:“可玄武关外六万蒙洛人集结,本官不得不防啊,万一他们要是趁我关内守备空虚发起攻势,又该如何抵挡呢?”

蔡全说道:“韩将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关外百步之外,本来就是蒙洛人的领域,他们搞什么动作,又与我等何关呢?再说了,玄武关又岂是想打就能打下的?”

韩旷摇摇头说道:“蔡将军,这次我觉得宇文纣可能真的会对我玄武关发起动作,万一关隘有个三长两短,本官何以对的起关内的中原百姓啊?”

“够了,韩将军,你就不要再啰嗦了……”蔡全不耐烦地说道,“总之韩将军赶紧前去朔颜赴任,莫要辜负了总督大人的一片心意,另外,玄武关内的守军要调一半至威远城内听候总督大人调遣,这两件事就一起办吧,天色:不早了,韩将军就即日启程吧。”

韩旷闻言大吃一惊:“蔡将军,玄武关本就是御敌前线,二十万大军调走一半,一旦塞外蒙洛人进攻的话,又该如何迎敌?”

“玄武关的一切,从现在开始都由本将军说了算,韩将军就赶紧前往朔颜赴任吧!”蔡全以一副不容拒绝的语气对韩旷说道。

韩旷嘴角抽搐了几下,刚要再说,却见蔡全冷眼一扫,对他阴冷地说道:“韩将军,莫非你想违抗总督府的旨意不成么?这些日子本将军也算仁至义尽了,你说你要准备些时日等处理完玄武关的事再动身,本将军也是应承了,可算算时日已经有十几天了吧?

再不动身,那本将军就只能回总督府与总督大人禀报,说韩将军拥兵自重,不尊总督大人号令,有引军作乱的嫌疑……”

韩旷闻言忙道:“蔡将军,本官的为人你难道还不清楚么?那是对大周对总督府忠心耿耿,岂会做出这等人神共愤的事情来?请蔡将军不要侮辱本官的人格!”

见韩旷发火,蔡全连忙陪上笑脸对他说道:“韩将军不要生气,本将军也就随口这么一说,韩将军人品在下自然是晓得的,但现在总督府命令难违,你也不好让本将军在总督大人跟前不好交代不是么?还请韩将军早些动身吧……”

韩旷叹了口气说道:“既然是总督府的调令,本官也的确该遵从,罢了,今日就启程吧……”

蔡全闻言,脸上堆满了笑容,起身对韩旷说道:“那正好,请韩将军回去收拾一下,在下这就替您去准备好马车,送你出关前往朔颜郡……”

韩旷点点头:“那这玄武关就有劳蔡将军多多看护了……”

说完,韩旷取过赴任文册,神情落寞的步出了将军府,前去准备收拾东西了……

而蔡全在韩旷出门之后,脸上的笑容瞬间被阴冷替代,然后对大门之外的随从大吼一声:“来人,速速集合关内所有军士至校场,本将军有要事宣布!”

……

校场之上,寒风凛冽,冻的面青唇紫的二十万将士分为数百个方队,齐齐等候着新任的玄武关守关指挥使发话。

这些时日以来,对于韩旷要前去他处赴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耳朵,尤其和韩旷搭伙的副将张定边为此是忧心忡忡……

不多时,随着总督府亲兵一声吆喝,蔡全就在一堆士卒的簇拥之下来到了校场检阅台前冲着下人望了一眼,然后沉吸一口气大声说道:

“将士们,本官受总督大人之命,暂代韩将军就任此处守军指挥使,本将军今日将你们都召集到这里除了相互认识一下之外,所下第一道命令就是,调任两个师旗十万将士前往威远加固城防听候总督大人调遣!”

此话一出,迅速传遍各队,瞬间让沉寂的队伍发出一阵不小的喧哗,不少人无法理解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调遣军队入首府呢?关外蒙洛人动作频频,身为小卒的自己都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同,难道蔡全一点都不知么?

但还是有很多人对蔡全这条命令感到满意和兴奋,毕竟这天寒地冻的,关外又有蒙洛人虎视眈眈,这时候撤往威远,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另外……”只见蔡全拿着铜皮制造等我扩音器,继续对三军将士大声说道,“本将军听闻之前本该休假回乡探亲的将士,又被韩将军半道召了回来,本将军知道你们心中有怨言,所以,这次本将军特允许你们加假双倍,好好回家与家人团聚吧……”

此话一出,所有将士都震惊了,不少人怀疑自己耳朵几乎听错了,尤其是张定边,要是人都走光了,这等于不是将玄武关拱手送给蒙洛人么?蔡全为何会下这种奇怪的命令?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张定边出列对蔡全拱手说道:“蔡指挥使,请您收回成命,若玄武关内的将士都离开了,一旦敌人进犯,我们又该如何御敌?”

蔡全闻言笑着说道:“张副将多虑了,蒙洛人是不会在眼下这个时节进攻关隘的,难道他们就不怕冷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